在看着曾紫若走进酒店后,我立即拿出手机给黄道明打了个电话过去,跟他说了下这次招标的事情,其实我找他是没抱多大的希望的,毕竟工作性质不同,但黄道明还是说了会给我想想办法,可现在离招标会开始也不到半个小时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只能找姓朱的身边那位秘书帮忙了。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我绝不能让曾紫若失望。

  这是我第一次帮她,我当然要说到做到。

  很焦急的在车上等了大概二十分钟,黄道明终于给我打开电话,刚接通,他就跟我说道:“你小子走狗屎运了,这次招标的负责人刚好是我一个同学,还是副市长,主管市建这块的,我跟他说这事的时候,他本来还不愿意帮忙,因为我知道他这些年跟曾大伟走得近,而且他还明确跟我说了,本来内定的庆国集团,也是因为曾大伟跟他打了个招呼,就撤销了,然后我就吓了他两句,他现在还反过来谢谢我了!”

  我有点不解道:“你怎么吓他的?”

  黄道明笑回道:“我跟他说我正在调查曾大伟,他就开始怕了,他这些年估计拿了曾大伟不少钱,现在被我提醒了,他肯定会想方设法跟曾大伟撇清关系,但不管怎么样,你小子得记着,欠我顿饭!”

  “吃饭就算了,就当是欠你个人情吧!”

  跟黄道明挂断电话后,我心里也慢慢平复下来,这时候我也开始思考,曾大伟现在离开杭州,突然跑去南京那边,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按照黄道平的说法,他在江苏那边势力渗透的比较深,这个其实可以理解,因为他本身就是江苏人,但仔细想想,我觉得可能没这么简单,他这个离开杭州,那就代表他放弃了整个浙江的市场,他能做出这个决定,那必定是有了更好的打算,否则的话这明显是划不来。

  难道真如黄道明所说,他现在是在憋大招?

  现在离过年还有六点的时间,这六天里想搞定曾大伟估计也不现实,那看来这事得推到年后了,但这几天里也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不做,于是我又拿出手机给李星星打了个电话过去。

  对面接通后,我直接跟他吩咐道:“你现在安排你带来的那几位兄弟去南京,等晚上我回酒店给你看看关于曾大伟的一份资料,然后你带着这份资料明天早上也赶去南京,在过年之前的这几天里,你的任务就是给我死盯着曾大伟的一举一动,年后咱们开始下手,不能给他任何喘气的机会。”

  李星星笑回道:“好,我现在就去安排!”

  再一次挂断电话后,我伸了个懒腰,靠着车座椅休息了将近一个小时,结果还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直到有人在车外敲了敲玻璃,我听到声音后,猛然睁开眼睛,看到的正是曾紫若站在外面。

  可看她那郁闷的样子,貌似有点不对劲。

  等她上车后,我连忙问了句,“怎么样了,没拿到?”

  曾紫若低着头没说话,这时候我也有点慌了,答应她的事情没做到,我当然也不好受,而就在我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黄道明问怎么回事的时候,曾紫若突然抬头跟我笑了起来,笑的很灿烂!

  我有点愣神的看着她,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S更新最(j快Y8上酷匠T_网r

  曾紫若主动朝我扑上来,搂着我脖子,“圆满完成任务,你的功劳!”

  听到她这话后,我再次松了口气,其实我刚刚都想好了,如果这次他们公司真没中标的话,我不介意再给姓朱的打个电话,相比起欠别人的一次人情,能帮助曾紫若一次,肯定要更加的重要。

  回去的路上,曾紫若本来说好请我吃中饭,但刚好他们分公司那边给她打了个电话,要有事情需要去忙,所以我只是送她到了公司,而我也正好趁这个时候去医院看看紫幽。

  在下车之前,曾紫若脑袋凑在我耳边,说了句让我热血沸腾的话。

  “晚上来酒店找我,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别忘了哦!”

  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这句话,可能都会往那个方向去想,我也不例外,但在看着她走下车后,我突然又喊出她,说了句,“我父亲去世的时候,他跟我说过一句话,你想听听吗?”

  曾紫若皱了皱眉,“说了什么,跟我有关系?”

  我深呼吸口气,轻声道:“他说你是个好女孩,他希望你能够做他儿媳妇,之前我以为这辈子可能是没办法完成他的遗愿了,但现在已经完成一半了,我得谢谢你,谢谢你能够原谅我。”

  曾紫若嘴角微翘,“如果哪天你梦到咱爸了,你告诉他,我这辈子只给他当儿媳妇!”

  看着她踩着高跟鞋走进大楼,我一直充满雾霾的心里,突然就明亮了起来。

  这一次,也许真没有任何的困难会再把我们两个拆开了。

  离开这边后,我马上开车赶到了医院,可是到了紫幽的病房外,里面居然没人,我连忙拿出手机,准备给老道士打个电话,但这时候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一下,“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转头,看到的正是紫幽,“你师父呢,他去哪里了?”

  紫幽今天换了套衣服,她皱眉盯着我,“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话没说出口,我又硬生生吞了回去,她都还没记起我来,我现在跟她解释再多,估计她也不理我,于是我就继续给老道士打电话,可是连续拨了几次,对方都无法接通。

  “你别打了,他已经回道观了!”紫幽突然又跟我说了句。

  我很不敢置信转头,死死盯着她,“那……那你……”

  “我什么……我本来想跟师父一起回去,我不想在跟着你了,可是他不让我,所以就把我丢下了,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就只好在医院等你,我现在肚子好饿,我要吃饭,你带不带我去!”

  我仰头深呼吸口气,狠狠在她额头上亲了下,“你要吃什么都带你去,把我吃破产都行!”

  紫幽嘴角微翘,勾起个很迷人很倾城很颠倒众生的笑容,把我看傻眼了!

  我知道她这是在告诉我,她已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恶魔果还有吗?有的话都给我啊!!!

  ps:接下来还会有个大大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