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两点,紫幽终于醒来了。

  起初我还特别担心她见到我后,会变得很疯狂,以至于我都做好了跟她大战一场的准备,可让我很欣喜的是,她这一次醒来显得非常的平静,即便是见到我了,她也只是表现出了一副很茫然的样子,似乎根本不认识我,但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认出了老道士,她居然朝老道士喊了声师父。

  医生说的果然没错,紫幽的确是在慢慢的恢复记忆,后来我也问了医生,为什么紫幽不认识我,却只认识她师父,按照医生的说法,这是因为老道士跟紫幽相处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她脑子里就先记起了老道士,但是医生也说了,可能不到半个月,紫幽就能慢慢记起我,然后再到彻底恢复。

  由于这两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紫幽一醒来就开始说肚子饿了,于是我就立马下楼,给她在楼下买了点吃的上来,本来我还打算多陪陪她,却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跟老道士说不喜欢我,然后硬是要把我赶出病房外,最后没办法,我也只能听从她的话,毕竟她现在是病人,我总不可能跟她对着来。

  在跟老道士打了个招呼后,接着我又来到了楼下。

  今早上的时候,我还看到黑龙跟赵平安身边那位王叔在同一个病房内,可现在我只看到黑龙躺在床上看着电视,旁边的床位是空的,也不知道那老家伙去了哪里。

  黑龙在见到我进来后,他也连忙跟我解释道:“半个小时前,那老家伙办了出院手续,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出院,他说是要会上海,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要不你问下赵平安?”

  我摇了摇头,“不用问了,他应该是跟赵平安回上海了。”

  黑龙哦了声,又跟我问了句,“对了,这还有不到一个星期过年了,咱们是不是也要回上海?”

  我长吁口气,笑着道:“肯定要回上海,不过在回去之前,还要办最后一件事。”

  黑龙很疑惑盯着我,可也没等他开口,我就主动跟他说道:“曾大伟这王八蛋当初背叛我,前段时间又联合陈晓东想要弄死我,这次我怎么也得让他付出点代价,否则我也不会甘心。”

  黑龙愣了下,说道:“可是,他跟曾紫若……”

  “我知道,他跟曾紫若现在是属于合作的关系,但这并不是什么麻烦事,我现在只是想让曾大伟彻底完蛋,我并没有对他在江浙这边的生意感兴趣,到时候曾大伟死了,等我也离开杭州了,那整个江浙地区不就是她曾紫若一个人说的算了吗?这么相比起来,我相信曾紫若她自己也会权衡利弊的。”

  黑龙笑了笑,又问道:“那需要我做什么吗?”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我已经让李星星过来帮我了,你现在好好养伤就行了。”

  黑龙哦了声,“那好吧,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可以随时找我。”

  ;更新1-最!P快上酷IT匠\%网(Z

  他话音刚落,我放在身上的手机恰巧响起,正是李星星给我打来的,他说他已经在机场了,让我现在过去接他,我立即从黑龙身上拿过车钥匙,是一辆黑色的奥迪,这辆车是我们来杭州的时候租的。

  来到楼下上车后,我连忙打开副驾驶席的柜子看了眼,很庆幸,林秘书给我的那份资料还在里面,怕等下接到李星星回来后,又忘记把这资料拿走,于是我就干脆把资料对折起来先放进了裤袋里。

  大概二十几分钟后,车子开到了机场这边,我刚把车停下来,大老远就看到李星星站在机场大厅门口的位置,她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装备,黑皮鞋,黑大衣,黑手套,黑围巾,如果再把头发往后梳起来的话,这活脱脱就是第二个许文强,当然时代不同了,就算是有第二个许文强,那肯定也不敢这么嚣张。

  我下车朝他走过来,李星星先是跟我来了个男人之间的熊抱,紧接着他又跟我说,“按照你的吩咐,这次我带了六个兄弟过来,有两个昨天就来了,有两个晚上到,还有两个要明天才到,我已经给他们在三个酒店订好了房间,而且相互隔得不是很远,基本上能随叫随到,总之你不用担心。”

  我很满意点了点头,在带着他上车后,李星星又问了句,“大哥,这次要对付谁,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我笑回道:“在杭州当然是对付曾大伟了,但是也不着急,我先带你去酒店,明天再说吧!”

  李星星嘿嘿笑了笑,“听说杭州这边的妹子很不错,大哥有没有去试试?”

  我没好气道:“你要想玩就去玩,别他妈拉我下水!”

  就在李星星又准备开口的时候,我放在身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李星星帮我从口袋把手机拿出来,是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但来电显示竟然是京城的号码,最开始我还以为是歌怨拿别人的手机给我打的,因为她上次找我的时候,被我挂断了电话,所以我也在想,她有没有可能是故意换个号码,想要我接电话。

  不管怎么样,接当然是得接,只是接通后,才发现并不是歌怨打来的,因为听声音是个男的。

  “你好张邪,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韩峰,你可能不认识我,不过我对你很熟悉,这么冒昧给你打电话,主要就是想约你见个面,我想跟你说说关于曾紫若的事情,请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猛然皱眉,问了句,“你姓韩?”

  对面笑回道:“是的,也许你猜到我是谁了!”

  他都说的这么明显了,那就是傻子也能猜到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韩峰到底是那个韩老头的儿子还是孙子,可既然都是姓韩,而且他又认识我,并且还跟紫若有关系,那起码能证明他跟韩家关系不浅。

  可是我也想不明白,他找我见面竟然是因为曾紫若,这玩的哪出?

  我想了许久,轻声说道:“我想我们应该没什么好谈的。”

  对面微笑道:“我就在四季酒店旁边的咖啡馆,我会等你两个小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