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雅琴找的那四五个专家,在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了杭州这边,他们先是详细了解了下关于紫幽目前的病情,然后又联合医院这边几个教授专门开会讨论了几个小时,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没多大事情,按照医生的说法,这种人为造成的失忆,只要没达到很深层次的地步,其实是可以慢慢恢复的,当然在她恢复的期间里,也还需要细心的照顾,比如说要经常跟她说说以前的事情,但是也不能去刺激她。

  我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总算是松了口气,虽然暂时紫幽还恢复不了记忆,可既然医生都说了没什么大事,那接下来只不过是需要时间慢慢调养而已,反正不管怎么样,这对我来讲绝对算是最好的消息了。

  紫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有很大原因是由于我对她保护不周而造成的,现在得知她并没有什么大碍了,那我当然会觉得很开心,甚至整个人都变的轻松了许多,可老道士却表现的很淡定,比平常还要更加的淡定,可我同样也能感受得到他心里的愉悦,只不过是因为不想在我面前拉下脸面,所以他只能装模作样拿着份报纸坐在病床边看着,貌似还挺认真的,而紫幽此刻就正处在熟睡的状态中。

  我在房间待了会,一直到吃中饭的时候,我本来还想去楼下买点吃的上来,但老道士突然把我叫住,他先是问我去干嘛,我说去楼下买点吃的上来,然后他就让我带上他一起,还说有点事情想跟我谈谈。

  紫幽这一时半会估计也醒不来,所以我们走的时候也只是跟护士打了个招呼,来到医院楼下,起初我是想带着老道士去个人少的地方吃饭,毕竟他现在这幅装扮实在是太惹眼,不管去哪里都能吸引无数的目光,可老道士却很享受这种状态,结果就变成了他带我,而且还带着我去了一家很热闹的湘菜馆。

  这里离医院大概也就两三百你的距离,老板强还是个风韵犹存的少妇,穿着套红色裙子,除了长相稍微有点跟不上之外,其余的是要啥有啥,甚至就连气质都还非常的不错。

  但这种女人不管是再漂亮,对我来讲也没有半点吸引力,这大概就是上升到某个层面的问题了,我这些年一路走来,能出现在我身边,能跟我有瓜葛的女孩,几乎个个都是有姿色并且有能力的,所以就眼前这个老板娘,就算是她再往上爬十几个阶层,长得再漂亮,那也不一定就能让我为之所动。

  可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老道士居然会很色眯眯的盯着老板娘看,尤其是看到他那似乎有点猥琐的样子,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那个这么一本正经老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轻佻了?

  在等服务员上菜的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住故意咳嗽了声,说道:“师父,你别看了行吗?”

  老道士立即把眼神收回来,很没好气瞪着我,“什么师父啊,我有答应说收你为徒吗?别乱喊。”

  我低着头轻轻哦了声,又问道:“你刚刚说找我有事,到底什么事?”

  老道士冷眼撇着我,反问了句,“你真的不担心那个陈晓东回来报复?”

  我毫不犹豫摇了摇头,回道:“以前没担心过,以后也照样不会担心,我知道他所在的那个青帮确实很厉害,但那又怎么样啊,这是在我自己的地盘上,只要他们敢来,我就绝不会让他们离开。”

  老道士撇了撇嘴,又说道:“青帮你不怕,那黑榜你怕不怕?”

  我微皱眉头,有点不解问道:“您想跟我说什么?”

  老道士叹了叹气,终于跟我进入正题,说道:“我杀了刘雀,还差点让陈晓东也死在这边,按照黑榜组织上的规矩,如果连经纪人都遭受到了迫害,那他们是绝对会报仇的,而我又早已经退出了这个组织,现在不管我说什么,可能也没人会愿意听,所以到时候我们也很有可能会遭到黑榜组织的追杀!”

  我愣了下,试探着问了句,“杀人的是你,他们应该不会追杀我吧?”

  老道士很没好气说道:“你小子想得倒是挺美,只要他们真杀到这边来了,你肯定走不掉。”

  这时候,刚好有个服务员过来上菜,那位老板娘也帮忙端了个菜上来,而更让我傻眼的是,老道士居然还趁着这个机会在老板娘屁股上轻轻捏了把,这绝对不是看花眼,我也实在没想到这老不正经的家伙原来是这么的不正经,当然也可能是他在山上待得太久了,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在紫幽恢复记忆之前,我什么都不想去思考,管他什么青帮黑榜的,反正还是那句话,只要他们敢来找麻烦,那我也绝对不会怕他们,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话你又不是不知道?”

  听到我依然如此坚定的语气,老道士又叹了叹气,说道:“行,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我也就不需要去担心什么了,等紫幽恢复后,我就马上回昆仑山,这次上山,可能就真没机会下山了。”

  我心里有点黯然,抬头问了句,“你还愿意把紫幽留在我身边吗?”

  老道士自嘲笑道:“我不愿意也没有办法啊,紫幽现在还这么年轻,她总不可能一辈子跟我待在昆仑山上,当初让她跟你下山,就是想让她跟你锻炼锻炼,让她适应这个社会,这次发生了这种事情,就当是一次教训吧,我也不想去追究你的责任了,但如果以后她还要出了什么事,我肯定第一个就弄死你!”

  我狠狠点了点头,“放心,我绝不会再让她出事了。”

  9V酷匠网唯/一正!r版},其◇4他8都是盗版

  老道士最后又跟我问了句,“这都快过年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微笑回道:“准备去上海,过年还是得跟我儿子在一起,到时候我也带紫幽过去。”

  老道士没说什么,可就在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他又突然说了句,“如果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偶尔去趟昆仑山,雨墨需要你的陪伴,我这个老头子你们也是见一面就少一面了,要懂得珍惜啊!”

  我心里莫名觉得很酸楚,回道:“好,我一定抽时间去看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