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老道士已经放出狠话说要杀了他,可陈晓东也没有表露出丝毫的害怕,他反而还很镇定的把那位金发美女从地上抱起来,然后放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对他来讲到底有多重要,但看他如此伤心的甚至流下了眼泪,这至少能证明这个女孩跟他关系很不一般,可无论他表现出多么的可怜,我跟老道士也不会对他有半点同情,他伤害了紫幽,触怒了老道士的底线,这就是他应得的下场。

  当我也走进别墅大厅后,陈晓东突然从金发美女身上把那柄拂尘拔出来,然后转身来到老道士面前,他死死捏着手里的那柄拂尘,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说道:“来吧,就算是死,我也绝不退缩。”

  不得不承认的是,陈晓东虽然做事手段很卑劣,可此刻的他还挺像是个男人的,一般到了他这个层面的人物,在遭遇到生死关键的时候,大多数人可能都会想着来日方长,只要保住这条命,那也许还有更多报仇的机会,即便是我遇到这种情况,我可能也会妥协,甚至是求饶,因为在我看来,还是自己的这条命比较重要,但陈晓东却没有这么做,他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老道士的对手,他还是义无返顾的去面对。

  只可惜,老道士根本没想过要放过他。

  接下来可想而知,他才刚冲上去,就被老道士一脚狠狠踹飞,身体如抛物线砸在我脚下,可他很快又站起身,连续吐了两口鲜血,竟然又再次朝老道士冲了过去,但结果依然还是毫无悬念的被暴打。

  老道士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一拳砸下去,只听到咔嚓两声,关节骨头直接错位,紧接着又是两拳砸在他头上,陈晓东终于支撑不住,身体仰后倒了下去,而这一次,他半天都没能再爬起来。

  我本以为老道士还不会罢休,但他这时候也并没动手了,而是转头跟我说道:“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想要怎么处置他,你说的算,不过你也得想好,他死了后会不会给你带来更大的麻烦?如果会,你当然也可以放了他,如果你不担心会有人来报复你的话,那就动手吧,现在是你最好的机会。”

  我深呼吸口气,立即走到酒柜那边拿了瓶没开封的红酒,我狠狠把瓶口敲烂,毫不犹豫的走到了陈晓东面前,而就在我正准备一个酒瓶朝他喉咙扎下去的时候,老道士突然喊道:“等等!”

  我下意识抬头,冷声说了句,“他必须得死。”

  老道士伸手指了指茶几上的那个手机,屏幕已经亮起,并且正处在震动的状态,显示的是一个国外的号码打来的电话,我有点不解,刚想开口问他怎么回事,老道士立即走到茶几面前拿起手机,然后接通了电话,而陈晓东也正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他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无比凄惨。

  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果然,老道士在接了电话后,脸色也逐渐变得很难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打来的,但我听他用英语说了句,“立刻叫他给我滚回韩国去,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他。”

  老道士说完,用力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此时,陈晓东也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背靠着茶几,阴狠笑道:“想这么轻易的就弄死我,你们还真没那个本事,我敢保证,如果我这次不能活着回去的话,那你们接下来也绝不会有好日子过,别以为你个老家伙躲在昆仑山上就高枕无忧了,我们搞不定你,可还有紫幽啊,我的人迟早会杀了她。”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冲过去,猛然伸手掐住他的喉咙,硬生生把他从地上举了起来。

  陈晓东脸庞狰狞,呼吸很急促的说道:“还有你张邪,从你当初杀了荣先生开始,你跟青帮就已经势不两立了,就算是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我始终相信,绝对还会有更多的人来找你麻烦,不信你就好好等着吧,你小子的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我掐住他喉咙的手更加用力,我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弄死他。

  可就在我下定决心的时候,老道士走过来,用力把我推开,“放了他,我们走吧!”

  被我松开的陈晓东双手连忙捂着自己喉咙,连眼泪都咳嗽出来了。

  我很不甘心的跟老道士问道:“他差点害死了紫幽,为什么还要放过他!”

  老道士捡起地上那柄沾满鲜血的白尾拂尘,叹气道:“他说的没错,你杀了他麻烦会更大!”

  就这样,我被老道士拉出了别墅外面。

  PQ酷、匠)?网正版9首发

  站在别墅的院子门口,他转头跟我问了句,“紫幽什么情况?”

  我低着头回道:“已经失去了记忆,我刚刚已经让人把她送去医院了。”

  老道士突然抓起那柄拂尘狠狠抽在我背上,“真想一巴掌扇死你,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你还算是个男人吗?当初口口声声跟我保证说会照顾好她,现在呢,你怎么跟我解释?”

  我依旧低着头,轻声说道:“我愿意接受处罚!”

  老道士恨铁不成钢,“罚你什么?罚了你就能让紫幽恢复记忆吗?”

  我仍然不敢抬头,不敢解释,更不敢有任何的狡辩。

  老道士最终只是叹了叹气,“还愣着干什么,带我去医院啊!”

  我马上拿出手机给赵平安打了个电话,等了大概十几分钟,他亲自开车来接我们两个,见到我满身是血的样子,赵平安先是拿了瓶矿泉水给我洗了把脸,然后他还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让我穿上,老道士一身很干净,他没打算换衣服,也根本不需要换,唯独就是那柄白尾拂尘沾满了触目惊心的鲜血。

  到了医院后,我让赵平安带着老道士去了紫幽的病房外,而我自己就去找了个护士给我包扎身上的伤口,可就在这时候,赵平安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你赶紧上来,紫幽刚刚醒了,情绪很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