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点,萧山国际机场。

  一架从青海飞往杭州的班机缓缓降落,随着人流从出口处走出来,一位穿着青蓝色道袍的老家伙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在如此现代化的大城市内,他这身装扮确实格外的引人注目,更夸张的是,他那满头白发盘在头上,黄杨木别起发簪,看起来也当真很有仙风道骨,而最吸引人的还是他那留了很多年才留出来的长胡须,以及手上那柄白尾拂尘,第一眼看到他,可能还真会以为他是从金庸武侠小说里穿越而来。

  但没有人会知道,看起来顶多四十岁的他其实早已经过了花甲之年,也更不会有人知道他是真正在昆仑山道观修身养性了十几年,而就是这么一个从来不问世事,也早已经撇弃这个江湖多年的老家伙,这一次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心爱的徒弟,他破格下山,也违背了他当年在祖师爷面前立下的永不下山的誓言。

  事实上,他还有个只存在传说中的身份,黑榜第一。

  当年他加入黑榜的时候,才刚刚三十岁出头,在那短短的半年时间里,他平均每天接手两个任务,以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迅速冲到黑榜前三,一年后,他在榜单上的积分远远超过当年的黑榜第一,至今为止也无人能打破他的记录,后来还有人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杀神”,名副其实的杀神。

  往后的十年里,他的名字始终排在黑榜第一,无人能撼动,但也就在那个时候,他开始退居幕后,平均每年只接手两个任务,当时黑榜组织的高层领导还想把他招募为内部人,却被他果断拒绝,又过了三年后,他真正退出黑榜组织,有人欢喜,也有人忧愁,但属于他的那个时代也终于落幕。

  可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关于他的故事也永远都在流传着。

  再后来,他回到了国内,匪夷所思的干起了坑蒙拐骗的勾当,每天在街上摆摊给人算命,运气好一天能赚好几百,运气不好赚不到钱不说,还得被人骂,被人戳脊梁骨,被城管赶着到处跑。

  直到那一年,他在街头遇见了紫幽。

  两年后,他在上海跟陈家老爷子成为忘年交。

  两个老人似乎是拍屁股做出一个让世人无法理解的决定,他们带着紫幽前往昆仑山,花费无数人力财力修了那座堪称豪华的道观,刚开始生活的还有滋有味,可后来因为生活所迫,他还经常会带着紫幽下山继续干着坑蒙拐骗的勾当,一直到紫幽八岁那年,他似乎慢慢醒悟,就再也没下过山了,他甚至还在祖师爷面前发誓,这辈子永不下山,而这一晃又是十年过去,直到紫幽十八岁那年,道观来了几位年轻人。

  四年后,他让自己心爱的徒弟跟着张邪下山。

  这一天,他为了自己心爱的徒弟重出江湖。

  杀神出世,必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

  原名叫木长青的他走出机场大厅,他拿出自己那个很古董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可是连续拨了好几次,对方都没有接通,很恼火的他隐约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这时候他也不知道该去找谁了。

  许久后,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来到机场大厅内一家便利店里,他先是跟服务员问了下,店里的座机电话有没有开通国际漫游,在确定开通后,他马上就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丢在收银台,笑着道:“我打个国际漫游电话,只需要两分钟的时间,好吗?”

  酷m☆匠网唯$一h正版`,其,他都是盗}h版

  美女服务员下意识点了点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老道士跟她笑了笑,拿起电话,很熟练的拨了个号码出去。

  等对面接通后,他也直接开口用更熟练的英文说道:“帮我查个人,刘雀,我需要知道他现在所处的确切位置,我只有两分钟的时间,你马上给我查,然后告诉我。”

  对方愣了许久,“等等,我没听错的话,你……你应该是杀神?”

  老道士不想跟他废话,又说道:“别宣扬出去了,快点查!”

  对面激动的语无伦次说道:“按照组织上的规矩,我是不能随便暴露杀手身份的,但既然是您的吩咐,那就是丢了这份职业,我也得给你查,你等等啊,再给我一分钟的时间。”

  老道士抬头,又跟那位睁大眼睛盯着他看的美女服务员笑了笑,妹子可能是害羞,连忙低下头,装模作样的继续数钱,她也实在是没见过这副打扮的道士,英语居然说得如此流利。

  不到一分钟时间,电话对面说道:“杭州西溪玫瑰园别墅区,二单元十栋。”

  老道士轻声说了句,“记住,不要到处宣扬我给你打过电话。”

  对面连忙说道:“不说,打死也不说,对了,那您啥时候来总部报道?您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老道士冷笑声,说了句很莫名其妙的话,“可能不会去了,可能很快就去!”

  挂断电话后,老道士一甩白尾拂尘,然后跟那位美女服务员说了声谢谢,接着他潇洒转身走出店外,来到机场大厅门口,他立即上了辆出租车,跟司机说道:“去西溪玫瑰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