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昨天在陈晓东那边吃了个大亏后,曾紫若就已经放弃要去帮助张邪了,她甚至也想通了,很多事情既然自己已经做了,那就应该要去坦然的面对,不能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就总想着要去如何的弥补,更何况她也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她只是心里对张邪有点愧疚而已,抛开这些,还有什么?

  前段时间,曾紫若从深圳调来了一个管理团队,准备在杭州这边建立庆国集团的分公司,依然是做房地产项目,这个项目曾大伟也有参与,目前在调研阶段了,耽误了两天时间后,曾紫若打算今天去分公司那边看看,也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她去处理,可就在她刚来到酒店楼下,她见到了一个熟人。

  赵平安,那个曾经跟他订婚的男人!

  曾紫若在见到他的时候,也并没有多么的惊讶,因为她早就知道赵平安会来到杭州,只是没想到他会来的这么快,可既然已经见到了,那当然也得保持微笑去面对。

  ¤v酷w+匠网?v首O发`f

  曾紫若走下台阶,轻声问了句,“你找我?”

  赵平安点了点头,“是的,能聊聊吗?”

  曾紫若皱眉想了会,“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可以晚点再说!”

  赵平安连忙道:“晚点我可能没时间了,就现在吧!”

  曾紫若很了解赵平安,知道他不是个不懂礼貌的人,既然他执意要在这个时候聊,那可能还真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在短暂的犹豫了会后,她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两人倒回酒店,来到五楼的一家茶餐厅。

  赵平安跟服务员要了杯果汁,曾紫若只是要了杯白开水,可是等了很久,赵平安始终没开口,这让她有点不耐烦了,最后也是她忍不住,问了句,“说吧,到底什么事?”

  赵平安终于回过神,笑着道:“我常常在想,如果当初咱们两个能结婚的话,那也许我们两个人都不会搞得这么累,至少你一个女孩子完全可以不用挑起家族的事业,而我要是有了你,我觉得我不会再对那些名利多么的感兴趣,我也不会被家族的使命去牵绊着我往哪个方向走,可是没有这些如果。”

  曾紫若嗤笑声,“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没爱过你,真在一起了,可能会更累。”

  赵平安尴尬笑了笑,“好了,咱们跳过这个话题,说说张邪吧!”

  曾紫若皱眉,“说他干什么,你们两个不是……”

  没等她把话说完,赵平安立即打断他,“我们两个确实有矛盾,很深的矛盾,可现在我们必须得放弃这些矛盾,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而且是很强大的敌人,你来杭州也有段时间了,你应该也猜得到我说的是陈晓东,我也不瞒你,这么多年以来,这个陈晓东算是我遇到过的最让我头疼的人了,对张邪来讲也是如此,所以我们才会联合起来对付共同的敌人……”

  “等等,你这是想跟我表达什么?”曾紫若打断他,很不解问了句。

  赵平安叹了叹气,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这个时候我不会来杭州。”

  曾紫若皱眉更深,“你是想让我离开杭州?”

  赵平安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肯定会很难接受我的这个提议,但我想说的是,你现在待在杭州,当真是非常的危险,我没有故意去吓你的意思,我只是比你更了解那个陈晓东,比你更了解他背后的那两个组织,一旦他要盯上你的话,那到时候你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曾紫若冷笑声,“赵平安,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赵平安也很无奈,“紫若,我真的没有危言耸听,我是把你当朋友,我才这么跟你说的,你要真没办法放弃这边的话,没关系,等我和张邪把陈晓东赶出去了,你到时候也可以再杀回来啊!”

  曾紫若冷笑更甚,“你当我傻啊,等那个时候再回来,还有我存在的余地?”

  赵平安知道自己是没办法说服她了,他想了许久,又说道:“曾大伟这个人不可靠,据我得到的消息,这家伙有可能跟陈晓东合作过,你要继续这么相信他的话,也许有一天会让你吃亏,还有我已经知道张邪当初在机场为什么会突然被警察带走,但是这件事我至今没跟他说过,以后我也不会跟他说,可纸总是包不住火的,如果有一天让他知道了,你能想象到他会对你做出什么事请来吗?”

  “你再想想,这件事给张邪带来了多大的痛苦,先不说他自己差点丢了命,而且到现在为止他很在乎的那个紫幽还没有找回来,你说这要是把他逼急了,他说不定就得怪罪到你头上来?我相信你也不希望自己背负着那么多的罪名吧?所以我请求你听我的,离开杭州,只要等我跟张邪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后,你随时都可以回来,你要真怕那个时候没有你落脚的余地,很简单,我可以退出,让你顶替我的位置。”

  曾紫若有点傻眼,她还是想不明白赵平安这到底几个意思。

  可是,赵平安也并没有跟她解释太多,他站起身最后说了句,“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怎么做决定还得你自己选择,我当然希望你能听我的,即使不听,我肯定也不能逼你,我先走了,得去趟市局。”

  看着赵平安走出餐厅,曾紫若脑子里还有点没转过弯。

  她搞不懂,这个赵平安到底是在玩花样,还是真的转性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