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没用的东西,紫幽到底怎么了?”

  老道士对我的语气很凶狠,这也是我早就料到的,以他的脾气,如果此时我在他面前的话,他肯定还会狠狠修理我一顿,而我现在也确实如他说的那样很没用,没保护好紫幽,这本身就是我的不对,所有我也没有半点底气跟他对着来,我也只能老老实实把事情的经过跟他如实说了出来。

  老道士听完后,跟我问了句,“控制紫幽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我沉声回道:“陈晓东,从小在东北长大,后来去了韩国,现在加入了韩国籍,他有两个身份,一个是你以前跟我说过的那个黑榜组织的经纪人,还有个身份是跟青帮协会有关。”

  老道士愣了下,又问我,“他为什么要控制紫幽?”

  我心里有点黯然,回道:“还不清楚。”

  老道士沉默了会,又说道:“你刚刚提到的那个刘雀我认识,他的确是排列黑榜前三,实力很强大,可能紫幽也顶多就跟他打个平手,你如果要跟他打,那只有死路一条,等着我,两天后我会到达杭州,这两天里你必须得找出证据证明紫幽的身份,到时候如果那个陈晓东不放人,或者说紫幽不愿意跟我们走,那就直接杀过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把她抢回来,刘雀敢拦着,就让他死。”

  老道士很霸气的说了这番话,可没等我再次开口,他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时,房门突然打开,柳韵芝提着份早餐走进来,她来到我面前坐下,看到我拿着手机,她也好奇跟我问了句是谁打来的,我当然也没隐瞒,而在得知紫幽的师父要下昆仑山后,柳韵芝也明显有点惊讶。

  “以木道长的实力,对付那个刘雀应该很轻松,这下好了,你也不用这么担心了。”

  柳韵芝说的轻松,可我必须得承认,这件事对我的打击非常大,连紫幽这么强大都能被人控制,而且我明知道她现在的处境,也不敢轻易的去解救她,这种无力感让我很挫败,如果说今天被控制的人不是紫幽,是我身边其它人的话,那我可能更加没办法去保护了,这只能说明现在的我还是不够强大。

  不单单只是自身不够强大,我自以为很有势力的背景其实也同样不够强大,一个从国外来的家伙就能随便把我玩弄于鼓掌,甚至还能让我毫无还手之外,这当真是让我如梦初醒,也许很多时候确实是自己太过于自信了,而往往自信过头后,那面临的多半都是更残酷的打击,就比如我此刻的现状。

  在我边吃着早餐的时候,柳韵芝又问道:“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低着头说道:“陈晓东想方设法给紫幽换了个韩国身份,而且这家伙还有外交豁免权,背后还有人给他撑腰,姓朱的那边暂时也拿他没办法,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证明紫幽的身份,这样他就必须得放了紫幽,到时候我会再想办法恢复紫幽的记忆,即便是不能恢复,我也绝不会让她落在别人的手里。”

  更4b新*N最快上酷D匠‘√网、

  柳韵芝轻声笑道:“是不是觉得这个陈晓东比你想象中要强大很多?”

  我抬头看着她,点了点头,“是的,强大的不只是一点点。”

  柳韵芝耸了耸肩,“我说句实话,你当初杀了荣先生,这真的不是个明智的举措,虽然说荣先生在整个青帮协会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他父亲甚至他爷爷曾经都是青帮的高层领导,而且他被安排在上海扎根十年,这对整个青帮来讲,他算是一颗很重要的棋子,因为这会关系到青帮协会以后在亚洲的走向,可眼看他就要对外扩张的时候,却被你和赵平安两个活活的玩死了,还死的那么稀里糊涂。”

  “当年这件事肯定是触怒了青帮协会最高的那些领导层,你跟青帮的这个梁子也算是结下来了,赵平安肯定也知道这点,所以他才会这么着急的找你合作,但我觉得,你们这么下去根本不是个办法,就算是你这次赶走了陈晓东,我保证绝对还会有另外的人从国外过来取代他,青帮协会的强大远远不是你能想象的,我现在真的很担心你接下来还会遇到哪些麻烦,有时候想帮你都觉得很无能无力。”

  我也不知道柳韵芝是不是说的太夸张了,不过说实话,我心里也的确是有点忌惮,可是现在我面临的并不是什么青帮的挑衅,也不是说陈晓东会给我带来多大的威胁,我现在要做的是拯救紫幽,如果紫幽出了什么事,那我还管他妈的什么青帮不青帮,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得抗争到底。

  柳韵芝见我半天没反应,她叹了叹气,又说道:“本来还想在杭州待一段时间,可现在就连木道长都出山了,那看来也不需要我了,我今天就回深圳,有什么事到时候再电话联系吧?”

  我点了点头,继续狼吞虎咽吃着东西,也没开口说什么。

  柳韵芝嗤笑声,紧接着又说道:“我刚刚说的话,我希望你能放在心上,我比你要太了解青帮了,这么说吧,那个所谓的黑榜跟青帮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如果说你们这个矛盾不解决,那你以后恐怕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我知道你现在也没心思去想这些,没关系,等我回深圳后,我给你整理一份关于青帮的资料,你到时候自己看看,你就会知道我说的这些是不是危言耸听了,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我放下手里的一杯豆浆,抬头跟她说了句,“谢谢你!”

  柳韵芝似乎觉得很无奈,“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我很疑惑道:“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

  柳韵芝咬着嘴唇,怒道:“滚出去!”

  我从茶几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巴,然后站起身老老实实走出门外,在隔壁房间叫上黑龙后,我们直接下楼来到酒店门口,而就在这时,柳韵芝给我发来一条短信,只有寥寥的几个字。

  “为什么不让我留下来帮你?”

  我看完短信,马上又把手机放回口袋。

  欠了她那么多,我害怕我还不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