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明要我冷静,可我根本冷静不下来,紫幽现在都开始对我动手了,要再这么下去的话,是不是有一天她还要来杀我?但现在就算是让她跟在我身边,那又能怎么样呢,她都已经不认识我了!

  “刚刚是林秘书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先把人放了,而且这是朱总的意思,林秘书还告诉我,这个陈晓东在韩国那边势力很强大,在得知被我关起来后,他们韩国领事馆那边的人就直接打电话到上头去了,那这就意味着,就算是他真犯了什么事,顶多也就是把他遣返回国,但如果说我们能找出证据证明紫幽姑娘是被他洗脑了,能证明他给紫幽换了个韩国身份,那最起码我们可以把紫幽从他身边夺走。”

  黄道明说了这么多见我没反应,他双手抓住我的肩膀,又跟我说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你自己的手段去找出陈晓东给紫幽调换身份的证据,就算没办法查到韩国那边的户口,但你可以找我们国家驻韩国的领事馆,那些人给紫幽办了真实的旅游签证,我想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还有海关那边的出入境记录怎么回事,你也可以去查查,只要能把紫幽从陈晓东身边夺回来,你就再想办法让她恢复记忆。”

  我抬头看着他,问道:“你能给我提供多少这方面的资料。”

  黄道平苦笑不已,“就知道你会问我这些,这样吧,你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明天早上我就把资料整理好给你,到时候你就直接找那些人去问,用什么手段是你的事,但千万别给我惹麻烦,行吗?”

  我点了点头,“行,那我先回医院了!”

  黄道平送我下楼,而就在我刚跟黑龙走出市局大楼,我就看到赵平安从那辆银色宝马车上下来,他跟我笑了笑,说道:“我刚刚看到他们领事馆的人过来了,上车吧,我送你去医院!”

  我也没客气什么,直接带着黑龙坐上车。

  路上,赵平安也跟我说道:“其实我觉得你现在也不必要太过担心,至少我们能确定紫幽没什么事,她跟在陈晓东身边或许也是最安全的,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找出证明紫幽被调换了身份……”

  没等他把话说完,我立即打断他,“这个我已经让黄道明帮我去查了,你跟我说说,那王八蛋背后到底是谁在给他撑腰?”

  赵平安苦笑声,“我刚刚给我父亲打电话了,他说帮我查查,大概要明天才能回复我。”

  O@更新“U最o快上酷t匠*Z网

  我长吁口气,完全是下意识跟他说了句谢谢,赵平安明显是愣了下,许久后,他才跟我说道:“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咱们两个没那么多矛盾的话,或许还真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其实对我个人来讲,我也是比较乐意跟你这种人做朋友的,最起码不用那么累,不用每天那么装腔作势,你说是吧?”

  我转头望向窗外,很和适宜的保持了沉默。

  赵平安也没自找无趣的再说下去,送我到医院后,他交给了我一个牛皮纸袋,说里面是我的手机还有钱包,前几天在机场被人带走,他们把我的东西没收了,是赵平安今晚去帮我要回来的。

  但可能是怕我怀疑他什么,他又跟我解释道:“千万别乱想,我只是恰好知道你当初是被哪个局子带走了,然后我就顺便找了点关系,他们就把你的东西交给我了,就当是表达我对你的诚意吧,免得你每天都要防着我,你不累,我都觉得累了,好了,今晚就这样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看着他开车走了后,我心里对他的印象确实有点改观了,但我始终还是知道,只要陈晓东这件事处理完后,我们接下来肯定还会站在对立面,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而且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跟他说了算。

  在带着黑龙上楼后,来到我之前住的那间VIP病房内,我没看到梁雅琴,我只看到了一张她留给我的纸条,就放在病床的枕头边,我立即走过去拿起来打开,只有短短的几句话。

  “我知道我在你身边还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麻烦,所以我回上海了,你呢,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再让我担心了,至于我今晚跟你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其实我也想通了,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既然心甘情愿的要跟在你身边,那我就不应该有抱怨,总之你放心,从今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这么胡思乱想了,不管你要走到多远,不管别人会不会一直跟着你走下去,我梁雅琴一定不离不弃!”

  我看完后,仰头深呼吸口气,转身跟黑龙说道:“走,不住院了,咱们住酒店去!”

  在黑龙很诧异的眼神下,我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柳韵芝又打了个电话过去,我让她开车来医院接我。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柳韵芝没来,我只看到那位杀马特开着那辆保时捷赶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上了车后,我总感觉到这杀马特对我的态度跟以前不同了,貌似还很忌惮我的样子。

  一直在车子快要开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杀马特突然说了句,“我那天去了现场,不得不说,你够狠。”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哪个现场,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家伙肯定也是被当时那场景给吓到了,也许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我的态度有很大的改观,可是我也并没有在他面前得意什么。

  杀马特把车停在酒店门口,他亲自给我和黑龙两个开了个总统套房,就在柳韵芝住的隔壁。

  上楼后,我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敲开了柳韵芝的房门。

  她站在门口,见到我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立即让我进屋,然后二话不说就让酒店服务员拿了个医药箱过来,她让我脱掉衣服,亲自给我包扎伤口,很细心,细心到甚至让我感觉不到疼痛。

  最后,我就这么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这一晚上,我隐约听到柳韵芝在我耳边唠叨了很久。

  可惜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不记得她跟我说了什么。

  而就在我正准备爬起来的时候,手机响了。

  老道士给我打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