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我在带着紫幽离开昆仑山的时候,我特意给老道士留了部手机,但他那个山上面信号很不稳定,而且我们走了后,我也不确定他会不会经常用那个发电机,如果他不用的话,那就没办法给手机充电。

  果然也不出我所料,我打了十几次电话都打不通。

  最后没辙,我打算找雨墨的父亲帮我联系。

  他跟老道士关系一直都很不错,说不定他能想办法帮我联系上,也好在梁雅琴手机里存了陈相如的电话,我拨通之后,对面也迅速接通,跳过废话,我很开门见山说道:“陈叔,我这边遇到了点麻烦,需要联系上在昆仑山的木道长,可我打他电话打不通,你能不能想办法帮我联系下他,有很急的事情。”

  陈相如愣了会,问道:“到底什么事这么着急?”

  我也如实跟他回道:“紫幽出了点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陈相如叹了叹气,“我试试帮你联系下吧,不行的话,我就找人去昆仑山,对了,你最近怎么样?这还有半个月就是除夕夜了,我先把话跟你说清楚,如果除夕夜你还不回来陪你儿子的话,那你以后就别回了。”

  要不是被他提醒,我还真不知道这么快又要过年了。

  好在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里应该也足够我处理紫幽的事情了,于是我也跟他保证道:“陈叔放心吧,这次不管多忙,我肯定也会回上海过年,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你有消息了打这个电话找我。”

  “等等!”陈相如连忙又说道,“你个臭小子这么快就改口叫我陈叔了啊,是不是觉得我不够资格当你父亲啊,不过也没关系,只要你这个父亲能做的称职就行了,小锦子就在我身边,要跟他说两句吗?”

  我深呼吸口气,很愧疚的说道:“算了吧,等下次我再打给您!”

  陈相如迅速挂断了电话,似乎很不爽我这个态度。

  我傻愣愣拿着手机靠在床头发呆了许久,梁雅琴就坐在我身边,她盯着我看了会,似乎鼓起很大勇气才开口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紫幽出事了吧,其实我能理解……”

  没等她把话说话,我立即打断她,“紫幽没出事,但现在比出事还严重,因为她已经失去了记忆,现在不但不认识我,连她师父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她以后还会不会记起我。”

  酷y匠《网f唯一8*正版¤,UH其他_都是盗版

  梁雅琴微皱眉头,很不敢置信道:“怎……怎么好端端的失忆了?”

  我很痛苦的摇了摇头,“这个解释不清楚,对了,你帮我在国内找找,看有没有这方面的脑科专家,只要能帮助恢复紫幽的记忆,无论花费多大的代价也必须得试试,国内找不到,就去国外找。”

  梁雅琴点了点头,“没问题,这个事情我会放在心上。”

  接下来我们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已经完全打乱了我的方寸,以前不管遇到多么可怕的麻烦事,我始终都相信,只要我有足够的信念,那我就一定能坚持到最后,可现在遇到的麻烦,却让我很束手无策,我更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紫幽被陈晓东蛊惑着来杀我的话,我该怎么办?

  印象中,除了雨墨去世的那次,我似乎从来都没有如此的无助过!

  许久后,梁雅琴拉着我的手,轻声说道:“这段时间憋了很多话想要跟你说,但我总是不敢开口,我也害怕我说的话会影响到你的思绪,可是今天我忍不住了,你知道前两天在见到你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我有多么的绝望吗?有时候我真的想不明白,从刚开始认识你到现在,整整七年的时间了,这七年里,你吃了那么多的苦,走过那么多的路,甚至无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为什么你就没想过要停下来好好休息一会?你不要跟我说什么身不由己,你要真想甩开所有包袱过你自己的生活,以你今天的实力,谁能把你怎么样?”

  梁雅琴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起来,“张邪,其实不止是我,还有很多人都在关心你的安危,在你看来,这或许是一种鞭策,但不是的,他们其实都跟我一样,都希望你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你却越走越远,我甚至都开始对未来感到迷茫了,我不是说累,而是一种不知道怎么去表达的复杂心理,你明白吗?”

  我没想到梁雅琴会突然跟我说这么多话,看着她哭泣的样子,我伸手帮她擦了擦眼泪,很愧疚的说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事实上我自己经常也在问我自己,我可以不可以停下来休息会,但事实告诉我,不能,这其中有很复杂的关系,有朋友兄弟们的支持,也有对手们的激励和威胁,甚至也有我自己的不甘心,如果我现在停下来,即便是我能继续活着,那结果肯定是我变的一无所有,而且失去的不仅仅只是那些虚无缥缈的财富,甚至可能还会失去我身边最亲近的人,而如果真到了这个地步,那我还能给我儿子留下什么?”

  梁雅琴哭得泣不成声,“你觉得你累吗?”

  说不累当然是骗人的,但是累这个字我根本说不出口。

  梁雅琴伸手自己擦了擦眼泪,很自嘲说道:“你肯定比谁都累,可是你从来不说出口,你以为这样别人就不会担心你,可你错了,你越是如此的压抑自己,反而会更加的让人担心,我知道不管我说的再多可能也无法让你停下脚步,那现在请你回答我,你到底还打算拼到什么时候?”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黑龙刚好推开门走了进来,他一副很急切的样子,说道:“赵平安打来电话,说让你立刻去趟市局,急事!”

  我想也没想,马上从床上下来,梁雅琴拿了件外套给我穿上。

  走的时候,我转过身把梁雅琴抱在怀里,柔声道:“你先回上海吧,我答应你,除夕夜之前我一定赶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月初了,挖掘机撸撸票都给我啊,都是免费的,每人都有,动动手指点下就行了,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