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田在十岁那年就开始跟着他师父,今年刚满二十岁,这十年里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练武,事实上他在练武这方面的天分并不高,但他底子非常的不错,尤其是那身结实的肌肉,很恐怖,而且他的力气也很大,扳手腕他师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就这么一个笨鸟先飞的家伙,保持了十年如一日的苦练,本身也算是个高手了,可在面对白衣男子的时候,他连简简单单的一拳都没躲过去。

  倒不是说这一拳的速度有多快,只不过是因为白衣男在背后偷袭,所以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小田已经无法躲避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伸出自己的拳头去抵抗,两拳碰在一起,如果换成寻常人,以小田的力气,早把对方击飞出去了,可面对白衣男,他不但没得逞,反而还被对方把自己逼迫的退了好几步。

  此时,曾大伟身边那位中年男子也出手了。

  玩贴身肉搏,这中年男子曾经在军队是拿过无数冠军的,在国外那几年的雇佣兵生涯里,他也很少遇到对手,可是这次面对白衣男,他才刚准备冲上去,就被白衣男占据上风,并且主动出击,依然是毫无水分毫无花俏可言的一拳轰出去,中年男子下意识脑袋后仰,却没想到对方又是一拳狠狠砸在她腹部上。

  强大的力道让中年男子整个身躯倒飞出去,狠狠砸在了不远处的吧台上。

  等他好不容易站起身,却是一口血水吐出来,不折不扣的大内伤。

  那边,小田跟白衣男两个又纠缠了起来,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实力相差如此的悬殊,小田也只有被暴打的份,最后两个人一起上,仍然也无法扭转局面,他们越战越勇,受伤也越来越严重,而白衣男却毫发无伤,照这么打下去,他就上打上一整天可能也还精力十足。

  可是,小田跟中年男子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好在这时候,曾紫若大喊了一声,“都给我住手!”

  白衣男轰出去的一拳硬生生在小田面前停下来,可陈晓东没开口,白衣男当然也不会如此罢休,最后,他那一拳还是砸中了小田,而就在他又准备朝那位中年男子下死手的时候,陈晓东终于开口了,“够了,放过他们吧!”

  白衣男低着头,转身,倒回沙发上坐下。

  头发遮住他大半张脸,依然看不清他的模样。

  “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立刻给我滚蛋!”陈晓东语气不容置疑。

  曾紫若抬头盯着他看了许久,最终妥协,她站起身去把小田搀扶起来,曾大伟同样也扶着那位中年男子,四个人大摇大摆进来,最后却是灰溜溜的出来。

  陈晓东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曾紫若也逐渐意识到了强大的危机感。

  --------

  市医院,住院病房内。

  我躺在病床上,两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心情简直糟糕透顶,明知道紫幽的下落了,自己却又无能为力,这无疑是在折磨我的内心,我不是没想过要直接进去救人,可柳韵芝都说了,那个白衣男子是黑榜前三的高手,而以我现在的这身体状况,去了不但救不出紫幽,可能还会让自己栽在里面。

  “怎么?还想去送死?”坐在病床边的柳韵芝冷笑跟我说道,“你要真想去送死,我肯定不会拦着,但你也别指望我会帮你什么,我实话跟你说吧,虽然我对这个黑榜很不屑,可是排在前三的那几个人,我还是很忌惮的,就算是我出面,以我的实力也顶多跟那个刘雀打个平手,这样我们又能改变什么呢?”

  我双手死死捏着拳头,也没开口说话。

  柳韵芝叹了叹气,又说道:“现在想要对付陈晓东,硬抗硬是行不通了,但我们可以想想别的办法,刚好我有个很好的主意,你可以找姓朱的帮忙,通过的官方的力量来逼迫他放人,你也知道,他的国籍是韩国的,而且他还跟黑榜组织有关系,仅仅这两条,就完全可以让他在国内寸步难行了,甚至还能把他遣返回韩国,我就不信他还有那个胆子跟官方斗下去,说不定一把枪就足够让他投降了。”

  我想了许久,依旧也没有开口。

  柳韵芝站起身,“你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了!”

  而就在她离开没多久,黑龙跟梁雅琴两个从建德市那边也赶了过来,以梁雅琴的聪明,她肯定能猜得出我为什么会突然转院,但现在看到我安然无恙的躺在病床上,她也没说什么。

  也许是看出来我心情不好,梁雅琴也问了句,“怎么了,你有什么心事吗?”

  我跟她强挤出笑容,说道:“没事,就有点饿了,能帮我买点吃的吗?”

  梁雅琴笑了笑,很爽快答应了下来。

  在看着她走出病房后,我立即让黑龙把手机拿给我,我准备给姓朱的打电话,柳韵芝说得对,既然没办法硬碰硬,那就只能动用官方的力量了,只是还没等我把电话拨出去,敲门声骤然响起。

  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走进病房,他身后还跟了位保镖,我起初还以为他们这是走错地方了,却没想到那位中年男子直接朝我走过来,并且还一副笑容和蔼的样子。

  “找了这么久,总算是找到你了!”中年男子站在病床边,笑的很灿烂跟我说道,“对了,先跟你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姓林,叫林达,是朱总的秘书,这次也是他特地让我来看你的。”

  我皱眉盯着他,“朱总?姓朱的那老家伙?”

  叫林达的中年男子苦笑声,“没错,就是他,你伤还好吧?”

  这大概也算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只不过来的不是本人而已,可他说自己是姓朱的秘书,那我把事情跟他说或许也一样能得到结果,只是想到老子这两天吃得苦,我就一肚子火。

  于是,我就故意冷笑声说道:“还好,暂时还死不掉!”

  中年男子笑了笑,坐在我身边,“其实这次来找你还有点事情想跟你说说,朱总可是亲自吩咐让我转告你的,要不咱俩单独谈谈?”

  听到这话后,黑龙很自觉的走出房间,这老家伙的保镖也同样走了出去。

  酷?M匠P1网!z永G;久免T费看!小.说

  可也没等他开口,我就抢先说道:“谈事情可以,不过我现在有件事需要你们帮忙,你们要答应帮我的话,那什么我都可以跟你们谈,如果你们不答应,那就别浪费时间了,我现在没空跟你们玩。”

  中年男子愣了下,“行吧,那你先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