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曾紫若相遇相识是在那个传销窝里,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缘分,但后来我们为了逃出去,也一起经历过许多的磨难,再到后来也许算是两情相悦,可又因为各种操蛋的现实问题,我们不得已分隔两地,几年后再次相遇,却已经变得物是人非,可即使如此,我们也并没有熟人相见分外的眼红,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我们竟然会面对面坐在一起,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谈判。

  之前我就很担心我们会走到这一步,所以我潜意识里一直在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可终究还是发生了,而且我连逃避的余地的都没有,这让我心里很难受,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做出这样的选择。

  而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那我就算是现在逃避,以后肯定还得面对,所以在这短暂的几分钟时间里,我也仔细思考了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曾紫若不让我踏足杭州,她应该就是担心我会在这边跟她抢钱抢粮抢地盘,其实换位思考下,我也能理解她的这种想法,可她不会想到,即便是我离开杭州,那也会有别人来跟她抢这些东西,先不说那个幕后的陈晓东了,单单只是赵平安都会让她头疼。

  我沉默了许久,始终也没有开口。

  曾紫若大概是有点不耐烦了,她跟我笑了笑,又说道:“你如果没法接受的话,我也可以给你时间去慢慢考虑,当然我也会一边帮你打听那个女孩的消息,但是交换条件永远不会变,如果你想早点找到你那位朋友,或者说不希望她出事的话,那我还是建议你早点给我答复。”

  我长吁口气,自嘲笑道:“不考虑了,我现在就给你答复。”

  曾紫若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嗯,说来听听!”

  我下定决心,正准备开口,可就是在这时,敲门声骤然响起,曾紫若跟我同时愣了下,她说了句让我等等,然后就跑去打开门,出现在门口的也不是别人,而是一直在隔壁房间的柳韵芝。

  我坐在沙发上,听到她跟曾紫若说道:“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两个了,但现在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要跟张邪谈谈,方便吗?”

  曾紫若退后两步,让柳韵芝走进房间,“你出来,我跟你说件事。”

  可能是坐的太久了,再加上身上的那些伤口正在恢复阶段,我站起身那一下差点就摔倒了,好在及时扶住了沙发,但是我也感觉到大腿上缝了十几针的伤口好像裂开了,本来曾紫若想过来扶着我,不过她才走两步就停了下来,然后是柳韵芝过来搀扶着我,让我很艰难的跟她走出了房间。

  来到隔壁房间后,我立即跟她问了句,“到底什么事这么重要?”

  柳韵芝拨了个电话出去,然后把手机递给我,“赵平安找你好像有急事。”

  我皱眉问道:“她找我?为什么电话打到你这里来了?”

  柳韵芝耸了耸肩,“这个圈子就这么大,他知道我在杭州,那肯定就知道我们在一起,而你的电话又打不通,她还能找到我头上来,那说明这可能真的是急事,你问问他吧!”

  很快,对面赵平安接通了电话,比我先开口说道:“张邪,你的事我听说了,恭喜你能够死里逃生,但我可以跟你保证,你这次出事真的跟我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希望这不会影响到我们之前谈好的合作,而为了表示诚意,我现在可以跟你分享几个重要的消息,是关于那位陈晓东的。”

  (酷匠网T首发!E

  我丝毫也没当回事,说道:“我现在没心思去想这些,我是答应过要跟你合作对付那个陈晓东,但我没说是现在,如果你等不及的话,那你就自己来杭州,别他妈的躲在京城不露面。”

  赵平安破天荒的没有跟我对着来,他反而还苦口婆心跟我说道:“我已经在机场了,大概晚上七八点能到杭州,前几天是因为我在上海这边处理了一点私事,所以才没能赶过去,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没有做缩头乌龟的打算,要不然我不会这个时候赶去杭州,我现在找你是真的有重要的消息跟你说。”

  “行了行了,别解释这么多,说吧!”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这会肯定是想找出那个紫幽的下落的吧?”赵平安突然问了句,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致,只是也没等我开口,他又说道,“是这样的,我之前一直在关注陈晓东去杭州之后的动向,而就在刚才,我在海关那边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说那家伙前两天从韩国那边运了批医疗仪器过来,具体什么用途目前还没查清楚,但我觉得这事情肯定不简单,我希望你能现在抽时间去查查!”

  我很疑惑问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赵平安回道:“确实没什么关系,但万一有关系呢?”

  我很不解,又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帮你想了下,在杭州能够有本事制服你身边那位紫幽的人,除了这个陈晓东之外,也不可能会有第二个了,我现在严重怀疑紫幽的消失是跟这个陈晓东有关系,我不知道你现在正在做什么,可我觉得不管怎么样,你这个时候也应该先从他身上查起,还是那句话,万一有关系呢?”

  我愣了许久没开口,其实我也得承认他这话说的有道理。

  赵平安最后又跟我说道:“就这样吧,晚上我到了后有时间见个面。”

  电话迅速被挂断,柳韵芝坐在我面前,连忙问了句,“怎么了?”

  我抬头看着他,反问了句,“你知道那个陈晓东的下落吗?”

  柳韵芝点了点头,“知道,在西溪玫瑰园别墅区那边。”

  我想了会,连忙跟她说,“你现在就带我过去。”

  在柳韵芝很诧异的眼神下,我又跟她说道:“等等,你想办法先给我在市区找家医院,办好住院手续,我等下办完事了,就直接去医院,别问我为什么,好人做到底,行吗?”

  也没给柳韵芝开口的机会,我马上又给黑龙打了个电话过去,“你现在去找梁雅琴,你告诉他我已经转院到杭州市区这边来了,她要问你谁帮我办的手续,你就跟她说是柳韵芝,然后你尽量多拖延时间,别这么早过来,我等下会把医院地址发给你,我事情忙完后,会直接去医院等你们,记住,别穿帮了。”

  柳韵芝看我挂了电话,冷笑声,“这么害怕梁雅琴?”

  我叹了叹气,也有点无奈道:“没办法,她都快被我吓的崩溃了。”

  柳韵芝不屑道:“希望你不会再次吓到她!”

  这句话很有深意,我当然也知道她其实也不想让我再次受到伤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