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韵芝很早之前就见过紫幽,严格意义上来讲,她跟紫幽也可以算是师姐师妹的关系了,因为她们两个的师父都是出自同一门下,只不过那两个老家伙相互之间的关系貌似不那么好,可这些也并不会影响到柳韵芝愿意帮我的好心,不过我也确实没想到,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又是她主动主动站出来帮我。

  “在你昏迷的这两天里,我查了下,目前在杭州除了曾紫若跟曾大伟之外,还有一股势力就是你上次跟我提到的那个荣先生的师兄,好像是叫陈晓东吧,不过我观察了他两天,也没发现他哪里不对劲的地方,但以紫幽那身本事,除了这个还是黑榜组织成员的陈晓东之外,在整个杭州谁还能制服得了她?”

  柳韵芝跟我说出了她的猜测,我听着也觉得很靠谱。

  可在仔细想了想后,我又觉得很疑惑说道:“如果那个陈晓东要针对我的话,他完全可以冲着我来,可他为什么要对紫幽下手?难道他知道紫幽很厉害,所以就想先除掉她,然后再来对付我?”

  柳韵芝摇了摇头,“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按照正常情况来讲,他既然能搞定紫幽,那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转一个大圈来对付你?以我的猜测,他应该是控制了紫幽,如果他真要除掉紫幽的话,那这个时候他肯定也会跟你放出消息,可是至今为止我们也没得到任何关于紫幽的消息,至于他为什么要控制紫幽,这只有两个原因,要么就是用来威胁你,要么就是紫幽对他来讲有很大的用处,目前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点。”

  听了她的分析后,我又问了句,“你的意思是说那个陈晓东想要策反紫幽?”

  柳韵芝笑回道:“任何可能性都会有,但不管怎么样,你必须要坚信两件事,首先就是紫幽的消失只不过是暂时的而已,你要相信她没有出事,另外就是你得相信她对你的忠诚,你们在昆仑山相处了那么多年,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而且她还是她师父亲自交到你手里的,这么一个女孩,哪有那么容易策反?”

  我长吁口气,说道:“希望如此吧,不过现在还是要确定紫幽到底在哪里!”

  柳韵芝没再继续跟我这个话题问下去,但在短暂的沉默了会后,她又跟我说道:“你被关了两天两夜,可幕后的黑手也并没有直接把你除掉,这件事我觉得有点蹊跷,你能猜到是谁在背后整你吗?”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我现在不想去思考这事。”

  可柳韵芝又继续跟我说道:“我那天去救你,是因为我接到了一个匿名的电话,对方跟我说出了你被关押的地址,而且还说你快要撑不住了,但是他们又威胁我不许报警,我当时还以为是谁想要耍我,可没想到对方又给我发了张你的照片过来,后来我就宁信其有赶了过去,没想到还真找到你了,再后来我也追查过对方的电话,可没有收获到丝毫信息,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是有人要放了你,要不然你肯定不能活着出来了。”

  我自嘲笑道:“我知道,就我当时那种情况,一个小孩过来捅我两刀,我肯定没还手的余地。”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所有的事情就不难推测了,首先我们能肯定的是,这次针要针对你的人绝对是手腕通天级别的人物,要不然他们不可能会悄无声息把你给转移,而正是因为对方来头大,所以导致很多人想要救你却又无可奈何,可是两天后,他们让你吃尽苦头又放了你,这说明对方应该是妥协了,至于对方为何会妥协,这大概就牵扯到了高层面的人物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姓朱的这次肯定帮了你大忙。”

  我冷笑声,说道:“我真要死了,那他肯定也不会有好好日过,他敢不帮我吗?”

  柳韵芝嗤笑声,“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对那些高层面的政客来讲,他们所谓的合作伙伴,只不过是把你当做他们往上跳的跳板而已,一旦他们跳上去了,那你对他来讲基本上算是可有可无了,心狠的可能还会怕你威胁到他,而对你斩草除根,就算是他们不忍心伤害你,那也绝对会在背后对你打压,而你目前对姓朱的来讲还算是比较重要的,所以他愿意去帮你,可要过了这个阶段,你就别想有好果子吃了。”

  我叹了叹气,说道:“走一步算一步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考虑。”

  柳韵芝最后又跟我说道:“我记得很早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些话,这次之所以要再跟你说一遍,我就是希望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要记得给自己留后路,最起码你不能觉得谁少了你就没法活下去,这种心态是一定不能有的,其实说起来,我就是很好的例子,自从我背后那老家伙跟我翻脸后,我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没那么自由了。”

  我转头盯着她,故意打趣了句,“还是你对我最好,要不咱们合伙干场大的,咋样?”

  柳韵芝满脸不屑的样子,“别妄想了,就你现在这点实力,我还真看不上。”

  我很没好气说道:“你个娘们别得瑟,你自己刚刚也说了,你现在走下坡路,但我实在稳步往上爬,等我有一天超过你了,老子再把你按在床上来个几百回合,到时候你的不还是得变成我的?”

  柳韵芝冷笑不已,“说大话谁都会,你要做到才行!”

  我心里有点黯然,在经过这件事后,我对自己的未来其实也开始变得茫然了,可不管怎么样,不管以后的路多么的艰险,那也只能先放到一边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心全意找出紫幽,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杭州市区四季酒店门口。

  柳韵芝带我坐电梯到顶楼,然后来到走廊尽头那间房门口。

  ◇酷☆&匠网正版首◇Y发(

  我按下门铃,给我开门的正是许久不见的曾紫若。

  她很惊讶的看着我,似乎很不知所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