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辈子最讨厌两个地方,一个是医院,一个是把你关起来限制你自由的地方,可在这几年里这两种地方就像是魔咒一样始终缠绕着我,医院虽说进的次数比较少,但每次进来前几乎都没了半条命,那种限制人生自由的地方,我也进过好几次,最开始是在传销窝,后来到了死亡学校,再后来被关在岛上那座监狱里,我记得在南京的时候,姓朱的也关了我好几天,再加上这一次不知道被谁关在那个昏暗房间里,又是好几天。

  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在自己上辈子走的太顺利了,所以这辈子就注定要遭受那么多磨难,尽管这种怨天尤人的想法不会给我带来任何的改变,可人都是如此,当你在经受过太多的打击后,直至你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你往往都会觉得很失败,从而开始变得随波逐流,甚至是周而复始的一直堕落下去。

  有些人可能会在中途醒悟过来,然后重新开始,把之前所有的磨难都变成自己一往无前的动力,可大多数人还是栽在了半路上,而这终归结底还是跟每个人的经历有关,有些人一次失败再也爬不起来,有些人在第一次失败爬起来后,接下来无论再怎么遇到挫折,他都会坚持着走下去,明知道前路艰险,可他还是不罢休。

  因为经历过大大小小的磨难后,失败在他眼里就变得没那么可怕了,这种人不敢说一定能成功,但只要坚持下去,他至少不会混的很差,哪怕就是一个疯子,一辈子要真的坚持做一件事情,那也是可怕的。

  我其实得感谢自己这些年所遭遇过的那些磨难,要不然在很早的时候我可能坚持不下去了,我甚至得感谢那些一次次把我逼上绝路的对手,或者说仇家,如果没有他们的激发,我大概也活不到现在。

  这一次在医院醒来,我非常的冷静,冷静到可怕,以至于梁雅琴都觉得我是受了什么刺激,直到医生过来说我没什么大碍后,她才放下心来,但接下来她的表现却又让我很心疼,尤其是看着她那想哭却又不敢哭的样子,看着她那因为我而担心到疲惫的神情,这让我心里非常的愧疚,可是我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梁雅琴显然也不想在我面前表现的太难受,她在酝酿了许久后,强壮镇定的跟我挤出个笑容,说道:“黑龙去给你买吃的了,我先给你削个苹果吧,你都昏迷两天了,肯定要吃点东西。”

  听到她说黑龙后,我连忙问了句,“黑龙没什么事吧,还有小野呢?”

  梁雅琴笑回道:“在你住院的那天,黑龙跟小野就被放出来了,但他没跟我说是被关在哪里,小野今早上去上海了,黑龙亲自送她去的机场,你放心,等我回上海了,我会给小野安排合适的工作。”

  我心里算是松了口气,“你给我倒杯水吧!”

  梁雅琴立即放下手里的苹果,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双手颤抖着端起杯子,还没给我递过来,就摔在了地板上,接着她就开始慌了,甚至还想蹲在身子去捡那些玻璃渣,不过被我迅速的拉住了,可即使如此,她还是很颓废的蹲下身子,脑袋埋在膝盖间,或许是彻底崩溃了,她耸动着肩膀,哭得很压抑。

  我心疼的看着她,却只能很无奈的说了声对不起。

  没过一会,梁雅琴立马又站起身,她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再次跟我挤出个笑容,说要重新给我倒杯水,但还没等她转身,我又再次拉住她,让她坐在床边,说道:“我知道你是太担心我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两天你肯定也没怎么睡,可现在你也看到了,我没事了,如果你不想让我担心的话,你听我的,好好回去睡一觉,等明天再来看我,有黑龙陪着我,你尽管放心,我肯定老老实实待在医院里好好养伤,行吗?”

  梁雅琴长吁口气,狠狠点了点头。

  我伸手帮她擦掉眼泪,笑着道:“去吧,好好睡一觉!”

  在看着她走出病房后,等了几分钟,黑龙就提着份外卖走进来。

  我立即从下床,直接跟他说道:“你去弄辆车过来,咱们现在去杭州!”

  黑龙很担心我的样子,“大哥,刚刚梁雅琴还吩咐我……”

  我抬头怒瞪着他,说道:“别废话,赶紧去找辆车,我有急事。”

  黑龙犹豫了会,他把手里那份外卖放在床头柜上,只能老老实实又走出病房,这时候我也感觉到肚子确实有点饿了,于是我就拿过那份外卖吃了起来,可还没等我吃两口,房门突然又被人推开。

  我下意识抬头,见到的是柳韵芝站在门口。

  )B最%新章节;I上hP酷gz匠my网

  她手里提这个袋子,面无表情走进来。

  我很疑惑看着她,可没等我开口,她就把手里那个袋子丢在我身边,说道:“知道你在医院待不住,我在来的路上给你买了套衣服,不知道你能不能穿,你赶紧吃,吃完把衣服换上,你要去哪里,我带你!”

  我愣了半响,很感激涕零的说道:“太好了,我还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柳韵芝二话没说,转身又走出了房间。

  看着她把门关上后,我随便吃了两口东西,就立即把衣服换了,出门后,在走廊上刚好碰到小欧,没等他开口,我就跟他说道:“我跟柳韵芝出去一趟,你在医院待着,如果梁雅琴来了,一定想办法帮我敷衍过去。”

  黑龙睁大眼睛盯着我,可没给他开口的机会,我就直接走进了电梯。

  来到医院大楼下,我看到柳韵芝坐在一辆保时捷上朝我招手。

  我拉开车门坐上去,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坐姿。

  柳韵芝把车开到马路上,跟我问道:“想去哪里,你说。”

  我犹豫了会,跟她反问句,“你能找到曾紫若吗?”

  柳韵芝轻笑声,“就知道你会去找她,但她可不一定会见你。”

  我叹了叹气,自嘲道:“不见也得见,现在只有她能帮我找到紫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