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

  急救室外,一帮人站在走廊上,显然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手术结束,可自从病人进去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也没有见到一个医生走出来,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才能结束,谁也不知道里面那位遍体鳞伤的病人能不能撑过来。

  站在走廊靠窗位置的是柳韵芝,她双手抱胸望着楼下怔怔出神了许久,那位杀马特靠在墙壁上抽着烟,之前有护士来提醒他医院不能抽烟,可他并没有搭理,那位护士大概也是被他这副很奇葩的样子吓到了,所以也没敢跟他上纲上线,而就这么几个小时里,他愣是连续一根接一根烟抽了两包,但即使如此,他那内心里还在不停的翻江倒海。

  他跟柳韵芝是最先赶到那个工业区大楼的,仅仅只是站在外面,他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直到进了那间屋子后,他看到地上躺着几具尸体,墙壁上地板上,全是鲜血淋漓,一个被咬下来的耳朵,两个眼珠子,还有被铐着双手靠着墙壁不知死活的某个家伙。

  这幅画面不断冲击着他那敏感的神经,最终他还是没忍住,扶着墙壁就吐了起来,他不敢想象,在这间屋子里到底发生了多么激烈的打斗,他更加不敢想象,一个双手都活动不了的家伙是如何弄死这么多人的?

  这一次张邪的表现,是彻底让他服气了,心服口服。

  -------

  柳韵芝虽然心理素质很强大,但在见到今天那副血腥场面的时候,她还是被震撼到了,可她并没有像杀马特一样扶着墙壁吐个不停,她马上走到张邪面前,确定他还有呼吸后,她立即又把他摇醒,可让她没想到,都死到临头了,这家伙居然还睁开眼跟她笑了笑。

  柳韵芝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她迅速把他背起来下楼。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家伙竟然还开口说话了。

  “没想到是你最先来救我,这种感觉真好。”

  “别说话,保持体力,我送你去医院。”

  “其实挺后悔的,我之前还怀疑是你要整我呢!”

  “我让你别说话,你听不懂吗?”

  “我怕我挺不过来,就再也没机会说话了。”

  “你瞎说什么啊,你不会死的。”

  “如果我死了,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不行,我什么都不会答应你。”

  “帮我照顾我儿子……”

  这句话说完,他就再也没能开口了,一向很镇定的柳韵芝也彻底慌了,她嘴里不停的喊道:“张邪,张邪你给我醒醒啊,不是说好了总有一天会把我按在床上吗,你现在怎么回事啊,你给我说句话啊,你死了你儿子怎么办,你个王八蛋,我可没答应帮你照顾你儿子……”

  一路上柳韵芝都在他耳边不停的说话,可张邪依然还是没能醒来再说一句话,柳韵芝以前总觉得自己不是个感性的人,她甚至把自己归为冷血那个类型,可想到张邪还在手术室不知道能不能挺不过,想到他最后说的那些话,她也忍不住鼻子有点发酸。

  这个家伙伤了太多人的心,他怎么能死呢?

  -------

  梁雅琴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她虽然没见到那最恐怖的场面,但是张邪那狼狈不堪到奄奄一息的样子她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她也不敢想象,在这短短的两天时间里,他到底吃了多少苦,到底经受了什么样的折磨,她跟张邪认识最早,她最清楚张邪这几年一路走过来的遭遇,她有时候特别的恨,恨老天爷的不公平,为什么所有的苦都让他一个人尝受,为什么?

  梁雅琴忍不住双眼变得通红,别人都觉得她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事实上她也确实做得很了不起了,偌大的一个初澜集团被她打理的整整有条,在张邪消失的那几年,她一个女人能把初澜集团做到这个地步,这种能力,这种本事,有几个女人能拥有?

  可她自己却还是觉得自己很没用,在张邪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却什么也帮不了,结果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遍体鳞伤被送进了手术室,就连医生都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来。

  压抑了那么久,梁雅琴彻底崩溃了。

  她双手伸进头发里,仰头大喊了一声。

  \更新4最。快…m上A酷匠●网Z"

  在这安静的走廊里,她的声音极其刺耳。

  可没有谁过来安慰,她只能埋头痛哭了起来。

  ---------

  曾紫若是最后一个赶到医院的,她很幸运,并没有见到张邪那遍体鳞伤的样子,可是等了这么久手术还没有结束,她也开始意识到,那个家伙可能没那么乐观。

  她很慌张,她害怕张邪出事,但她又很矛盾,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关心她,到底是因为自己放不下他,还是因为怕他死了后,自己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呢?

  曾紫若站在离梁雅琴十几米远的距离处,她双手抱胸靠着墙壁,心情复杂的在等待着手术结束,相比起梁雅琴,她的心态当然要好很多,可就在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时候,梁雅琴突然的尖叫声把她吓了一大跳,曾紫若转头看到她痛哭的样子,心里很复杂。

  她当然认识梁雅琴,可是两人本来就不熟,她很想上去安慰她两句,但她却始终没有那个勇气,可让她没想到的是,梁雅琴突然站起身,竟然朝她走了过来。

  一直来到她面前,梁雅琴双眼同红盯着她,语气冰冷说道:“如果张邪这次没能挺过来,如果让我知道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系的话,那你就等着我的报复吧,我虽然做不到杀你全家,可至少我能让你们曾家彻底完蛋,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

  曾紫若很惊恐的盯着她,连大气都不敢出。

  此刻,手术终于结束,一位穿手术服的医生走出来。

  梁雅琴连忙迎了上去,曾紫若在犹豫了会后,也心情忐忑的走了过去。

  “病人暂时已经抢救过来了,但恐怕一时半会醒不来,还需要观察一阵。”

  听到这个消息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曾紫若低着头,转身,默默的离开了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