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仁君跑出这栋大楼后,立即开着辆宝马7系离开了这片工业区,但他脑海里还在不停的回放着刚刚那令人恐惧的一幕,他这辈子也不是没见过打死人的事情,单单就是他自己就曾经整死了很多跟他在生意上有冲突的人,可像今天这种血腥的场面,这种分分钟就能让人崩溃的场景,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他甚至都觉得这心里多半是要留下一辈子的阴影了。

  直到车子开进市区后,他心里才慢慢的平静下来,路过一个便利店,他把车停在路边,去买了瓶矿泉水,一口就灌完了,再次坐回车上,他也开始担心怎么才能跟韩老头交代,老勤是韩老头特意安排在他身边来处理这次事件的,而且还是天道酬勤其中的一个,可现在老勤已经死了,以韩老头的脾气,这无疑是要怪罪他的,韩仁君一肚子的苦水,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张邪居然会如此变态?

  可事情终究还是要面对的,也无法去逃避。

  许久后,他终于鼓起勇气给韩老头打了个电话过去。

  对面接通后,他也不想隐瞒什么,直接就说道:“爸,老勤死了,被张邪亲手弄死的,就连眼珠子都被挖了出来,但张邪也挺惨的,估计他也要在医院躺上个把月。”

  对面沉默了会,问道:“你觉得你这次任务算完成了吗?”

  韩仁君大气不敢出,轻声说道:“爸,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可让他很意外的是,韩老头并没有多么的生气,反而还倒过来安慰他,说道:“老勤技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该,这件事虽然你办的不漂亮,但起码你也没犯错,你不需要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接下来你什么都不用管了,后续问题我会处理好,如果你真不想让我失望的话,那你就留在杭州吧,怎么发展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能帮则帮,但主要还是靠你自己。”

  韩仁君很感激涕零,“行,我都听您的。”

  电话挂断后,韩仁君重重舒了口气凶。

  就这么一会时间,他全身上下已然被汗水淋湿。

  -------

  京城,韩家大院。

  在跟韩仁君通完电话后,韩老头仿佛一瞬间又老了好几岁,无论他承不承认,这一次他算是失败了,而且是失败的无比彻底,可他并没有气馁,在他看来,这件事顶多也就是一次小小的试探而已,现在离最关键的时机还有长达两年的时间,他还有那么多张底牌没亮出来,还有那么长的时间足够他去布局,这怎么能说输呢?

  但是,目前该处理的事情还是得好好处理,不管怎么样,在现阶段他还不想让自己有把柄落在别人的手里死,最起码他要做到,把这件事情跟自己撇清所有的关系。

  于是,他叫来自己的助理,一位四十多的中年男子,在他没退休之前,这中年男子就跟了他有二十多年的时间,本来他是有机会坐在更高的位置上,可因为韩老头对他有恩,所以在韩老头退休后,他也心甘情愿跟在自己的恩人身边做事,而韩老头也非常信任他。

  “老黄,你把消息传出去,就说在那个工业区里发生了命案,但千万不要通知当地的警察,最好是想办法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张邪身边的人,知道怎么做吧?”

  被称呼老黄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笑回道:“我这就去办!”

  大概半个小时后,韩老头接到了第一个电话。

  是姓朱的给他打来的,他很开门见山说道:“老爷子,我刚刚已经得到消息,说张邪已经被找到了,但是情况好像不怎么乐观,我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这事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如果说这次张邪没出事的话,那这事过去就过去了,我也没什么好纠结,但如果说他这次要挺不过来的话,那我就算是丢了这顶乌纱帽,我也得查到底。”

  韩老头冷声说道:“老朱,威胁我是吧?”

  对面笑回道:“老爷子,您误会了,我给您打电话,主要还是想谢谢你,至少你没有让我失望,也没有让我冲动的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出来,您好好保重。”

  电话迅速被挂断,而就在这时候,他手机又再次响起。

  这次是赵家老爷子给他打来的,韩老头接通后,语气很不友好的说道:“老赵,我知道你打电话来是想说什么,但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跟我没关系,你要不相信的话,你随时可以来查我,另外我还想说,不管你对我怨念有多大,不管你们赵家跟我怎么玩,我也绝不会跟你低头认输,咱俩斗了这么多年,你也了解我的脾气。”

  对面沉默许久,说道:“老韩,你想的太多了,我们赵家从来就没想着要去针对谁,我一个退休的老家伙,我也不想每天操心这个操心那个,我不像你,一辈子就坐在办公室舒舒服服的,我年轻时候在外面打仗,吃了太多苦头,现在好不容易熬到这个年纪,我是该享福了啊,不过我还得说你一句,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为啥就不能好好的静下来享受几天?”

  本身很忠言逆耳的话,可在韩老头听来却是很不中听,他冷笑声,很没好气说道:“我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还轮不到你来指点。”

  对面笑着道:“我没想指点你啊,这不是你把话题扯上来了嘛,我打电话给你是想让你把那把枪送到我家来,你不知道,那把枪当年可是杀了不少鬼子的,我得好好收藏。”

  韩老头冷哼声,“我等下找人给你送过去。”

  “那可不行,别人送我不放心,最好你亲自送来!”

  也没给他再次开口的机会,对面又迅速挂断了电话,韩老头很恼火,可还来不及让他发泄一通,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这次给他打电话的是京城袁太祖袁林凯。

  “老爷子,我刚刚让人给你送了点小礼物过去,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您要看得起我袁林凯,那还请您收下,另外这个周末刚好我也没什么事,您要有空的话,咱们去密云水库那边钓鱼,对了,老韩那边我也给他打了电话,到时候他会一起去。”

  袁林凯嘴里的老韩其实也就是他的儿子,亲儿子。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韩老头也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R…酷1u匠网永$久“免~;费fR看小^说+x

  直到电话挂断后,韩老头叹了叹气,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又轻松了许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