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两天两夜,我被囚禁在这间屋子里出不去,他们每天只给我吃一顿饭,一瓶矿泉水,按照人的正常需求,一天一瓶水足够了,可是一顿饭显然是不够,但在这种情况下,能有的吃就很不错了,而为了保持体力,这两天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闭目养神打坐。

  在昆仑山四年时间里,我每天早上都会跟着老道士一起打坐,刚开始心情浮躁,后来慢慢的也能静下心来,我以前一直觉得打坐这种事很无聊,没想到现在也会派上用场,至少在打坐的这期间里,我不会胡思乱想,否则的话,可能一天时间不到,我就要崩溃了。

  而之所以说会崩溃,是因为这次被关押跟我在岛上那座监狱关禁闭完全不同,那个时候我心里至少还有个信念,我知道他们关我一个星期就会放我出去,但是在这里,我不知道他们到底会关我到什么时候,尤其是紫幽还没有半点消息,我真的太担心她了。

  可即便是坚挺了两天时间,我也不确定我还能坚持的更久,我一直想找机会逃出去,但是又毫无办法,他们给我送饭,都只是一个袋子从门底下硬生生塞进来,两天时间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外面到底有多少人在把守,我只记得我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昏了过去,而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关在这房间里了,我也不知道黑龙还有小野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而就在刚才,突然三个人走进房间,我本想趁这个机会逃跑,但是我也没摸清状况,我怕外面有更多的人在等着我,我也怕他们身上有枪,所以在他们把我按在地上拳打脚踢的时候,我也始终没有还手,我在等待着机会,我也想知道,他们到底要把我怎么样?

  终于,在几分钟过后,三人突然住手了。

  我翻过身子,看到他们又齐刷刷从身上掏了匕首出来,最面前那位刀疤男冷笑声,举起手里的刀就朝我大腿狠狠扎了下来,看他这架势,似乎没打算要我的命,但到了这时候,我也不可能让他们把我弄残废。

  于是,我也终于开始还手。

  在那把匕首离我大腿只有几公分距离的时候,我迅速往旁边滚出去,然后马上站起身,刀疤男大概是没料到我会躲开,他在短暂的愣神后,拿着匕首又朝我冲了过来。

  %&酷q匠L网Y…唯Wq一?$正版bw,U其f他◎都是)●盗$√版hY

  我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直到他手里那把匕首要刺进我胸脯的时候,我才猛然伸出双手,用手铐中间的链子硬生生拴住了他的手腕,在我用力勒紧的同时,他手里的刀也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我又把他用力拉过来,然后松开他的手腕,这次索性就勒住了他的脖子,另外那两个家伙开始害怕了,明明已经朝我冲过来了,却又停在我面前,不敢动手。

  我没打算下死手,所以很快,我就把刀疤男放开了,只是没想到,这王八蛋在倒下去的同时,双手用力抱住了我的大腿,然后还跟他两位同伴大喊道:“上啊,捅死他!”

  被他这么一喊,那两个家伙终于回过神。

  一个拿着匕首朝我左边攻击过来,一个在右边,而刀疤男又死死抱着我的大腿让我不能动弹,所以我也只能先顾及到左边那家伙,他一刀捅过来,看似速度很快,不过还是让我用同样的方法锁住了他的手腕,在他大喊的同时,匕首也掉在了地上。

  既然他们要对我下死手,那我也没什么好顾虑了,所以这一次,我也开始疯狂的反击,我双手揪住左边这家伙的脑袋,狠狠往墙壁上撞了过去,可换来的却是右边那家伙一刀扎进了我背后,所幸扎进去不深,我强忍住痛疼,转身,举起双手狠狠又砸在他脑袋上。

  这时候,刀疤男居然把我放开了,只是还没等我动身,这王八蛋竟然从地上捡起把匕首就往我大腿扎了过来,好在我反应的还算及时,往后退了步,这也导致那把匕首只是从我大腿皮肉上擦了过去,而即便如此,却还是让我吃了点苦头,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大腿那块皮肉绽开了一条长达四五厘米的伤口,鲜血流个不停,我忍不住坐在了地上。

  就在刀疤男再次朝我扑过来的时候,我顺势往旁边滚开,躲过了他的袭击后,我开始从被动转为主动,也朝他扑了过去,我再次用手铐链子勒住他的喉咙,拼命用力,他也拼命的挣扎,直到他彻底停止呼吸。

  还剩下的那两个家伙早已经昏迷不醒,他们已经丧失了战斗力,我也没打算赶尽杀绝,这时候我马上从身上撕了块布,绑住了大腿上的伤口,以免流血过多,至于背后被扎伤的伤口我也处理不了,不过好在问题不大,一时半会肯定死不了。

  我坐在地上休息了几分钟,接着我就从刀疤男身上找了串钥匙出来,虽然并没有找到手铐钥匙,但国内的这种手铐都是非常容易打开的,五秒钟时间不到,我就随便用个钥匙插进去就打开了脚上的脚镣,可就是在我要准备打开手铐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外面开门。

  紧接着,我就看到一个很古怪的长袍老人走进房间。

  他背后留着长长的辫子,脚上穿的还是那种古老的布鞋,我明显也能感受到这老家伙非常的不简单,这时候我大概也猜到他肯定是来对付我的,于是我加快速度想要打开手铐,可是双手本身就很难行动,这也导致开手铐没开脚镣那么轻松,再加上有点慌张,结果弄了半天也没能打开,而等我快要成功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那老家伙走过来就是一脚踹在我身上。

  我踉跄着从地上站起身,眼神死死盯着他。

  遇到这种强大的对手,尤其是在我双手还无法行动的情况下,我心里还真有点没底,所以在他没主动出手前,我也丝毫的不敢轻举妄动。

  许久后,我开口问了句,“你是谁?”

  这老家伙面无表情盯着我,轻声回道:“来要你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