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建德市三都工业园。

  一栋拔地而起的工厂大楼矗立在工业园正中心位置,相比起周围那些正在生产作业的大楼不同,这栋楼已经空置了将近三年时间,园区开发商为了尽早出租这栋大楼,甚至给出了史上最低的价格,可依然还是没有一个工厂愿意进驻,据说是因为这栋楼常年闹鬼,三年前有一家工厂在这栋楼生产作业的时候,连续发生过四五起工伤事故,甚至还有人跳楼。

  后来有个小加工厂搬进来之后,也出现过这种事情,当时是死了两个人,这本身算不上什么灵异事件,可是这些消息在慢慢传开后,大家就都认为这里面有鬼。

  酷@o匠%网正B版◇=首发/

  寻常不管是在下班时间还是上班时间,几乎都没人敢靠近这栋大楼,因为曾经还有个不知道真假的传言,说的是一个隔壁大楼的员工,因为是新来的,他也不知道这栋楼闹鬼,为了上班偷懒,他就跑到这栋大楼里睡觉,结果一觉睡下去就再也没有醒来,直到一个星期后才被人发现,并且尸体都开始腐烂了,最后公安局的人也无法认定这到底怎么回事。

  可就在两天前,一帮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偷偷进入了这栋大楼,很庆幸的是,他们在这里面住了两天也没有发生任何的事,但他们不会想到死神正在悄悄的朝他们降临。

  此刻,在大楼地下仓库,三个大男人正围在一起玩扑克,年纪都差不多三十来岁的样子,个个身材高大魁梧,但是穿着都很邋遢,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是蜡黄蜡黄的,再加上他们很多天没有出门,没有洗澡,这也导致他们的形象简直不堪入目。

  在他们周围的地上全是烟头矿泉水瓶,以及那些一次性的饭盒,几床脏兮兮的被子很杂乱的铺在地上,上面甚至还有他们自己人不小心吐在上面的口水,令人作呕。

  而在门口位置的那张桌子上,居然还摆着一台电脑显示屏,虽然显示的画面有点糟糕,可还是能看出来这是某个监控的画面,一间灯光泛黄的屋子里,一个微闭着眼睛满脸胡茬的男子坐在地上,他手上脚上都被上了铐子,看他此刻微闭着眼睛的神情,似乎很虚弱。

  上午十点,就在那三个家伙玩扑克正玩的起劲的时候,门口突然走进来两人,一位身着白色西装很年轻的男子,头发梳的油光华亮,那张脸好看的简直可以用妖媚来形容,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在这个年代里,他居然还穿着套黑色的长袍,以及那种只有在清朝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帆布鞋,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还留着长长的辫子。

  在见到这两人的到来后,玩扑克的三个家伙连忙站起身,恭恭敬敬跟年轻男子喊了声大少爷,一个个低着脑袋战战兢兢的样子,似乎都很惧怕这位年轻男子。

  “这两天辛苦你们了!”年轻男子语气冰冷说道,“再过两个小时,你们就能解放了,但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需要你们去做,办妥了,每人二十万的零花钱。”

  听到这话后,三人显然是非常的激动。

  站在正中间的那位刀疤男笑着说道:“大少爷客气了,能帮您做事这是我们三兄弟的荣幸,您说吧,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天大的事情,我们也得给您办妥。”

  年轻男子转身,望向摆在门口位置的那台显示器,他眯起眼睛盯着画面里那个男人看了许久,可能是觉得特别有成就感,他嘴角微翘,轻声跟身后那三个家伙吩咐道:“你们几个一起去把画面里那家伙狠狠教训一顿,只要不搞出人命,怎么玩都行,不过我先给你们打个预防针,这家伙很厉害,如果谁死在他手里了,那二十万你们就别想拿到了。”

  依然是那位刀疤男笑呵呵说道:“他再厉害又怎么样,双手双脚都动不了,而且看他那病怏怏的样子,我还真不信我们三个人连他都搞不定。”

  这家伙说着,立即又跟身边两位大声道:“兄弟们,听到没有,怎么弄都行!”

  可还没等他们走到门口,年轻男子突然又说道:“都拿把刀放身上!”

  三人愣了下,虽然他们很有信心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就能让画面里那家伙吃尽苦头,可既然大少爷都开口了,那他们也只能老老实实倒回去,一人揣了把匕首放在身上。

  直到三人上了楼梯后,年轻男子就搬了张椅子坐在显示屏面前,那位留着辫子的长袍老人表情很木讷的站在他身后,一直看到画面里出现刚刚那三个家伙后,年轻男子突然开口跟身后的老人问了句,“老勤,你觉得这三个家伙能活着出来吗?”

  老人眼神盯着屏幕,沉声回道:“我不知道他的实力,不好回答。”

  年轻男子叹气道:“真的挺可惜的,本来我还以为这次能让他死翘翘的,可老爷子打电话来说两个小时后要放人,现在只能给他吃点苦头,以我对他的了解,我觉得这三个家伙恐怕是不能活着出来了,不过也幸好有老勤你在,要不然我还真不敢单独过来。”

  老人轻笑声,也并没有说话。

  此刻,画面里已经显示那三个家伙开始动手了,但很古怪的是,无论这三人如何的下死手,画面里最初的那个男子却始终没有还手。

  年轻男子有点疑惑,“这是啥意思,保持体力?”

  老人摇了摇头,很简单的回道:“不清楚。”

  年轻男子也没多想,他从身上掏出跟雪茄叼在手里,突然跟身后的老人问了个很古怪的问题,“老勤,你应该听说过黑榜这个组织吧,你觉得你在黑榜能排到多少名?”

  老人嗤笑回道:“我听说过,曾经也有人想拉我进去,不过被我拒绝了,这个组织里面能排在前五的确实都是高手,但往后的都不怎么样,你要问我能排到多少名,可我没跟那些人较量过,这个不好回答,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小天至少能排前三。”

  年轻男子哦了声,又问道:“那你大哥二哥呢?”

  老人想了会,“他们进前五应该没问题。”

  年轻男子砸了咂舌,“老爷子当初给你们四人取的代号是‘天道酬勤’,你排最后,小天排第一,可我搞不懂,小天就一个丫头片子,怎么就这么厉害?”

  老人笑了笑,“这个不能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