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机场的恐怖袭击,本身没有太多的阴谋,但在姓韩的推波助澜下,这件事越往后发展就越变了味,最后直接演变成了高层之间的较量,目前整个京城的上流圈子都在讨论着这件事,可是很多人都没想到,这整个事情的核心人物居然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家伙。

  说名不经传其实也不准确,因为在四年前的时候,张邪可是大名鼎鼎的通缉犯,全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不过在经过几年的销声匿迹后,大家都慢慢淡忘了他,结果没想到他这一出现又引起了轩然大波,但跟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只是在小圈子里被人讨论。

  而这所谓的小圈子,却包含了整个京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很多人在得知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都会感叹这王八蛋简直天生就是个会制造话题的人,很多人在调查过他的身世后,会更加感叹,这家伙肯定是开了外挂,要不然他怎么能一路斩荆披棘越挫越强?

  说来也是,一个毫无身份背景的普通人,一个会蠢到被人骗入传销窝的傻帽,一个在二十二岁之前甚至都找不到工作的家伙,居然在短短的六七年时间里,就经历过了别人几辈子可能也碰不上的大起大落,而更主要是这个家伙不但活到了现在,反而还越活越滋润,别的不说,单单一个初澜集团创始人的身份,就能让许多人自惭形秽,自愧不如了。

  但没有谁会知道,这么一个用牛逼两个字都不能形容的家伙在这六七年里吃了多少苦,走了多少弯路,甚至是受了多少委屈,大家看到的往往都只是他最光鲜亮丽的那一面,而背后的那些心酸,以及这一路走来踩下的白骨累累,没有人看到,也没有人知道。

  -------

  司徒瀚海作为京城的一线公子哥,他跟圈子里那些来头很大的官二代红三代不同,他是属于另外个范畴的富二代,虽然老话说的好,再富的人可能还斗不过一个地方上的小科长,可是司徒瀚海不同,他们司徒家在京城扎根了几十年,论财富,整个京津圈子恐怕也没有哪个家族能比得上,论势力,他父亲可是许多大人物的座上宾,而司徒瀚海作为司徒家唯一的顺位继承人,仅凭这一个身份,就能让许多的官二代们足够忌惮了。

  但就是这么一个也算牛逼的家伙,平时却低调的不像话,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在京城的人缘极好,直到两天前,一个不算熟悉的朋友无意间跟他提起了张邪出事的消息,他当时听到后还不敢相信,结果回去打听下,才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引起很大的风波了。

  作为跟张邪有过几次交情的他,在得知这件事后,他马上就想到了歌怨,他很担心歌怨会因为这事而受到影响,于是他又立即找到歌怨,本意是想安慰她,却没想到歌怨从始至终都没听说过张邪出事的消息,而被他这么一说后,反而还让歌怨更加的担心了。

  当天晚上,歌怨就找到了自己的父亲,这个在京城生活了几年后依然很单纯的傻姑娘,她当时就跟她父亲说了一句话,“如果张邪死了,你就别想再见到我。”

  傻姑娘心底里其实是有很多怨恨的,因为自从跟张邪分开后,快五年的时间了,那个家伙却从来没有关心她,没有来看她,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给她打过,唯一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但两句话都没说完,对方就挂了她的电话,傻姑娘伤心难过了很久,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么冷漠,但是她依然忘不了他,永远忘不掉。

  现在他出事了,她当然不能不管不顾。

  “别以为你几年不理我,你就能把我抛下不管了。”

  “你还欠我一个解释,你休想就这么逃避。”

  这是歌怨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酷匠$网/O首mA发s

  --------

  第二天一大早,赵大福就找上了自己的父亲,父子俩坐在院子里,赵大福把歌怨跟他说的话原原本本说给了老爷子听,在整个赵家,歌怨看似没有什么存在感,可是谁都知道,她是家族里最受宠的人,也是老爷子最心疼的孙女,而歌怨的乖巧听话,也得到了家族内大部分人的人认可,这几年里大家都是心甘情愿的对她好。

  她从不惹祸,从不刁蛮,娇生惯养这四个字跟她根本搭不上边,可是这一次,她为了一个张邪,竟然会叛逆到要跟家族脱离关系,如果是其他哪位后辈敢这么放肆的话,那老爷子肯定就是一句话,给我滚,我们赵家没有你这么一个孙子。

  可是歌怨这么做,老爷子却非常能够理解。

  他想了许久,跟赵大福说了一句话,“我曾经跟张邪说过,我们赵家上上下下的人都欠他一个人情,现在他需要帮助了,而且我乖孙女都开口了,我岂能不管。”

  赵大福苦笑声,“可是这件事是姓韩的在背后搞鬼,你管得了吗?”

  老爷子笑了笑,“昨天我就让你弟弟去找姓韩的老家伙谈了,我知道姓韩的不会这么妥协,但那又怎么样?他姓韩的当年被我指着鼻子骂的次数还算少吗?我们赵家什么时候被姓韩的这么踩在脚下了?你呢,也别在这里跟我干着急了,该做什么就放手去做,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忌惮什么,我这个老家伙还没死呢,谁敢不给我面子?”

  在赵大福的印象中,自从父亲退休后,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这么勃然大怒,而这番话也的的确确给了赵大福莫大的底气,父亲说得对啊,咱们赵家什么时候窝囊过了?

  就在他离开没多久,赵平安的父亲赵大贵也走进院子里。

  没等他开口,老爷子站起身就说道:“姓韩的是不是没给你面子?没关系,他不给你面子,总得给我面子吧,你现在就带我去找他,我亲自跟他谈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