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某神秘会所。

  寻常很冷清的地方今天却热闹非凡,在会所门口停了不下十几辆车,几辆奥迪,几辆黑色的陆地巡洋舰,虽然这些车都算不上豪车,可是每辆车的车牌都是通天级别的。

  会所是一个很大的四合院,外面看起来普普通通,但里面却别有洞天,十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把守院子各个角落,院子外面以及周围地区也安插了十几个穿着便衣的保镖,在对面的大楼上甚至还有几个狙击手,这些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个个耳朵上都带了耳麦。

  在后院的的一个小凉亭里,一位老人,两个中年人围着张石桌而坐,在这个后院的各个角落里也还有十几个保镖把守,他们来来回回走动,时不时询问外面的情况。

  如此高规格安保措施,仅仅只是保护三个人,那这只能说明这三人的身份非常不简单,坐在正中间的那位白发老人姓韩,按辈分,他跟赵家老爷子算是平辈,论级别算,两人其实也不分上下,只不过赵家老爷子是马上打天下的将军,而这位韩老却是玩笔杆子的。

  事实上他跟赵家老爷子也是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退下来的,赵家老爷子早就开始修身养性颐养天年了,可他却还精力充沛,还死死捏着手里的那点权利不肯放出来。

  很多人在背后都会诛心的给他扣顶帽子,老不死的家伙。

  可是,由于他的威望,以及他手里牢牢抓住的那些权利,从来都没谁敢真正在他面前说半句坏话,哪怕就是姓朱的在他面前,都得恭恭敬敬喊他一声老爷子。

  而坐在他对面的两位中年男子,穿黑色西装那位正是姓朱的,另外穿黑色皮衣的那个是赵平安的父亲,也是赵家老爷子下亲儿子赵大贵,论级别,他跟姓朱的不分伯仲。

  在这种随性的场合,三个大人物见面,那多半是遇到了很不好的事情。

  可是相互之间只是看起来很悠闲的喝着茶,谁都没有主动把话挑明。

  就这么耗了半个小时,直到韩老爷子终于开始进入正题,“仔细算了算,自从我退下来之后,你们两个除了春节会来给我拜个年,平时基本上是不搭理我的,可不管怎么样,大家始终都还不是外人,都说吧,来我这里到底啥事,别婆婆妈妈的。”

  赵大贵转头看了眼姓朱的,“老朱,你跟老爷子说说!”

  姓朱的苦笑声,立刻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摆在桌子上,轻声说道:“这个是我昨晚上连夜让秘书给我整理的,里面介绍的都是初澜集团这些年在各个产业的详细布局,遍及全国三百多个省市,其中初澜地产已经发展成为行业标杆,很多地方上的政府都开始求着初澜地产在他们所在的省市布局,这意味着什么想必韩老您也清楚,可就在两天前,初澜集团的创始人无缘无故被警察带走,然后就消失不见,我觉得这事有蹊跷。”

  酷0+匠网首;H发pg

  韩老爷子没好气道:“别拐弯抹角,直说吧!”

  姓朱的自嘲笑道:“我已经确认过了,下面的人跟我说是老爷子您下令带走张邪,也是您下令转移他的,我就想知道,老爷子您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韩老爷子皱了皱眉,“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做事要向你汇报了?”

  姓朱的低下头,一副很无可奈何的表情。

  这时,坐在旁边的赵大贵也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份文件摆在桌子上,轻声说道:“从昨天晚上开始,我的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然后今天早上我的秘书就交给我这么一份文件,文件的内容我不好多说,但是下面却有十几个省市的领导签名,老爷子您看看吧!”

  韩老拿起文件随便撇了眼,然后愤怒的甩在桌子上,“这些人什么意思?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是吗?一个个就只知道见风使舵,我倒要好好查查,谁不干净我就撤掉谁!”

  赵大贵同样哭笑不得,而就在这时,姓朱的又再次从公文包拿出份文件放在桌子上,说道:“老爷子如果要查的话,那这些人您就顺便也一起查查,不多,也就三十个人而已。”

  这老家伙终于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他很恼火的伸手把几份文件都扫到桌子下,“怎么?他们乱来,难道你们两个也要跟着乱来吗?尤其是老赵你,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你别忘了,你这个位置是怎么坐上的。”

  赵大贵苦笑声,“老爷子,这真不是我想凑热闹,可我家那老爷子非得让我来找你,我能有什么办法?你也知道我家老爷子那脾气,我可不敢轻易的忤逆他。”

  “那你回去告诉他,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他管。”

  赵大贵站起身,笑道:“行,那我先回去了,你的话我会转告,可我估计我家老爷子没那么好打发,以他的脾气,他说不定等下就亲自来找你了!”

  就在赵大贵离开会所后,韩老沉思了许久,直接跟姓朱的说道:“你不要拿这些东西来吓唬我,没用,你要真想让我妥协,那你得拿出点诚意来啊?”

  姓朱的笑了笑,很强硬的说道:“老爷子,我知道有些话说出来您会不高兴,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我也没什么好顾虑了,我就这么说吧,我今天来并不是想要跟您谈判什么的,我是来让您放人的,当然我可以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您还这么固执的话,那我也只能采取别的措施了。”

  “就这样吧,您好好保重身体,我先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