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领导而来的还有那两个在市场把我跟丢的内部人员,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当时脑子也完全是空白的,而等我反应过来后,那两个内部人员就准备上来抓我,这时候那老板娘王姐就笑的很奸诈的跟我说道:“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妄想着乱跑,可是你不听话,那这也不能怪我了。”

  很明显,这几个人肯定就是她喊来抓我的。

  我心里说不害怕是骗人的,不过我也并没有显得很慌张,在那两个人朝我慢慢靠近的时候,我就一步步往房间角落里退了过去,直到没地方可退的时候,我顺手就从身后操起张凳子砸了过去,在他们躲避不及被我砸中后,我几乎是拼了命的往门口跑,可能当时是求生欲望太强烈了,以至于那领导伸手来拦我的时候,都我很轻松就推开了。

  只是还没等我跑下楼,那两个内部人员也追了上来,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终于恐慌了起来,我边跑边大喊着救命,我明知道没有人会救我,但我依然喊得撕心裂肺,在酒楼的这几天里我也实在是太压抑了,没有哪天不心惊胆颤的,这时候的大喊也许就是在发泄。

  终于从楼上大厅跑到了楼下大厅,而等我冲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大门早就已经被锁了起来。

  我边呐喊边敲打着卷闸门,那种绝望的感受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可无论我如何的大喊大叫,也没有人会来给我开门。

  当我转身的时候,那两个内部人员已经来到了我身后,他们知道我跑不掉了,所以也没有急着上前把我制服,反而像看小丑样的盯着我,眼神里满是嘲讽的意味,直到老板娘王姐跟领导两个人也从楼上走了下来。

  他们冷笑着的样子,跟我惊恐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他们,眼神里有怨恨,有惊恐,但更多的却是乞求。

  只要他们答应放我条生路,哪怕是让我跪地求饶我或许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只是他们连给我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当那个天杀的领导下令要抓我的时候,那两位内部人员立马冲上来就对我拳打脚踢,我当然有反抗,可是我那单薄的力量跟他们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挨了顿打是小事,被抓住了那才是真正大事,因为我知道回去之后还会有更残酷的折磨在等着我。

  他们把我双手绕到背后用那种塑料绑带绑了起来,然后其中有个人还在我膝盖上踹了几脚,虽然有几次都跪了下去,可是我很快又强忍住疼痛站了起来,尽管我心里已经彻底绝望了,我也知道这次是很难跑掉了,但在被抓回去之前我也想保留自己最后的那点尊严,所以无论他们怎么对我下狠手,我也绝不会在他们面前低头,我更不可能跪在他们面前。

  “年轻人有骨气是好事,但有时候骨气这东西也是最不值钱的。”王姐走过来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笑着说道,“其实最开始我真的非常看好你的,你脑子聪明,你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你愿意低头,在这片区你是绝对可以出人头地的,可惜你是还缺少了点社会经验,说好听点就是情商不够,如果我真想送你走的话,你觉得我需要等那么久吗?”

  我心里冷笑,直接吐了口口水在她面前。

  王姐叹了叹气,“记住了,以后千万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也千万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心软就对别人感恩戴德,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谁是真的把你当自己人,谁是在利用你,王姐活了这么大岁数也不是白活的,就你心里那点小心思想瞒过我根本不可能,如果你现在还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让人来抓你的话,那你就真的活该被人耍了,好自为之吧!”

  我缓缓抬头,冷笑说道:“你信不信,总有一天你会死的比我惨!”

  王姐很不在意的耸了耸肩,“那祝你好运!”

  就在她话音刚落,我眼角余光突然看到她女儿夏静怡从楼梯上慢慢走了下来,看她的那同样惊恐的眼神,我以为她或许会良心发现来帮我求情,我甚至还以为她会看在我帮她修电脑的份上拉我一把,只是还没等她走过来,王姐就转身跟她怒喝道:“过来干什么,快去睡觉!”

  夏静怡立停下脚步,显得很不知所措。

  而就在我准备开口跟她求救的时候,这个在我眼里很单纯善良的女孩转身就跑上楼了。

  王姐说的很对,在这个社会上果然不是谁都值得相信的,小明是如此,小丽也是如此,虽然夏静怡跟我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我搞不懂,年纪不大应该有颗善良心的她为何能做到如此的冷血?她明知道我是从传销窝里跑出来的,她明知道我是受害者,可为什么她能眼睁睁看着我被人抓走?

  难道这就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我很自嘲的笑了笑,只觉得这个社会实在是太险恶了。

  接下来跟我想象中差不多,那两个内部人员把我丢上车后,就直接带着我回到了窝点,可能是因为很晚的缘故,他们只是把我关在了房间里,也并没有对我进行审问什么的,不过被绑着的双手他们也没给我松开。

  最a新/)章M节n上酷dl匠UY网T~

  蹲坐在这漆黑的屋子里,我整晚都没闭过眼睛。

  直到天亮的时候,少妇王端着碗稀饭开门走了进来。

  她走到我面前立刻给我松绑,然后把稀饭递到了我手里。

  我双眼通红的盯着她,不知道为何,我竟然觉得自己有愧与她。

  少妇王跟我笑了笑,轻声说道:“放心,我既然能进来看你,那肯定是经过领导同意的。”

  我依旧没开口,但我却实在是忍不住有点鼻子发酸了,为了掩饰自己的没用,我只能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喝着这碗稀饭。

  少妇王似乎觉得有点心疼,跟我安慰道:“其实我早应该想到你没那么容易跑掉的,这要怪也只怪我当时想的不够周到,现在你被抓回来我心里其实也挺愧疚的,不过你也不用太害怕,以后只要我还在这里,我就保证没人敢欺负你。”

  我再也忍不住放下手里的那碗稀饭,脑袋埋在膝盖间哭得肆无忌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大家在看书的时候,千万要记得点封面页“追书”两个字。

  另外,如果没有登录网站的就麻烦登陆下,网站不用注册,直接用QQ或者新浪微博还有百度账号登陆就行了,貌似微信也能登陆,你们登录后看书然后点击“签到跟”撸撸“是有豆豆领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