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我依稀能看见坐在后排的小丽,她出来的时候就穿着件白色的长袖衫,还有她扎着的那个马尾辫我也太熟悉不过了,我不是近视,我也不是瞎子,再联想到这辆车还是挂的广州车牌,那这只能说明小丽已经上车,并且她很无情的就把我给抛弃了。

  我当时的心情是很复杂的,有难过也有怨恨,同样也有害怕,但更多的却是不甘心,我费劲千辛万苦已经从窝点逃出来了,并且已经摆脱了他们的控制,那我总不能还等着他们把我再次抓回去,先不说回去之后我还有没有机会逃跑,那搞不好还会被他们折磨的连命都保不住,所以这时候我也根本顾不上小丽了,我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作死的跑。

  这时候,我也迅速的观察了下附近的地形。

  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市场左侧这条路,而且是很窄的路,大概刚好只能容纳一辆车的通过,旁边就是附近村民的小楼房,按照我的猜测这些小楼房里面应该都是传销窝点,我面对着的路口尽头就是条大马路,通往哪里的我不清楚,但刚刚小丽坐上的那辆丰田就是从前面路口出去的,而我后面却是个死胡同,除非我有飞檐走壁的功夫,否则的话那就只能往前跑了。

  就在这关键时候,我看到那两个内部人员已经从厕所窗户爬上来了,他们看到我的时候还大喊着让我别跑,我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等着他们来抓我,所以这时候我也打算破罐子破摔了,拼了命的就往前面路口冲了过去。

  到了大马路上的时候,我看到有不少人来来往往进出这个市场,为了让后面那两个人不敢追上来,我就边跑边大喊着救命,可无论我怎么喊,甚至连喉咙都喊哑了,那些路人始终都无动于衷,有些人甚至还会故意停下脚步来看好戏,而更让我心寒的是,不少人听到我的求救竟然都还笑眯眯盯着我,似乎对这种事件早已经习以为常了,这时候我也知道想指望有人来救我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我还是只能拼命的跑,沿着大马路往前跑。

  只是我越跑越觉得很不对劲,因为我发现这条马路正是我从窝点来市场的那条路,如果我还这么继续跑下去的话,这不就等于自投罗网吗?果然,我这个念头冒出来还没有几秒钟,我就看到前面也有几个人朝我这边追了过来,并且还有两个熟面孔。

  再看到后面那两个人也步步紧逼,我当时真的已经绝望了。

  可是我不能放弃,我知道只要被抓回去肯定会死的很难看,那与其坐以待毙,我为何不可以再搏一把?

  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我脑子里冒出了无数种逃跑的想法,我有想过干脆跟他们拼了算了,我甚至还在想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只是在最后我也并没有这么做,我承认我很怕死,我也承认我不敢跟他们硬拼,可是我又不想被他们抓回去,那到底应该怎么办?

  我站在原地,脑子里开始超负荷的运转,我既要算计着他们接近我的时间,我又要思考我到底该怎么跑,依旧只是短短的十几秒钟的时间,就在他们即将要靠近的时候,我鼓起莫大的勇气,奋不顾身的往马路左边跳了下去。

  前面后面都有人追过来,马路右边又是村民租出去的传销窝点,那我也只能选择左边的山坡跳了下去,我刚刚看了下,这个山坡高度大概有两三米,下面是很多石子铺成的火车道,如果就这么简单跳下去大概是摔不死人的,但摔断腿是很有可能,可我也没这么傻,真要把腿摔断了那也就等于自投罗网,所以我跳的时候并没有奋力往前,我是慢慢往山坡上滑了下去。

  因为有草丛跟树枝的缓冲作用,我最终跳到火车道上的时候也并无大碍,不过身上却被草丛被划了很多条伤痕,甚至鲜血以及渗透了衣服,但这点伤对我来讲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而且我也根本顾不上这么多了,于是我又开始沿着火车道往前跑。

  之前在传销窝点里面,我就听到少妇王跟我讲过,他说这个片区以前全部都是煤矿,那想必这条火车道应该是专门运煤的,只是现在煤矿没有了,所以也根本没有火车开过来,但是我又在想,只要沿着这火车道跑,那是不是就可以跑出去?

  我以为这次算是成功了,我也以为自由真的离我不远了。

  可是我也太低估了那些人抓我的决心,就在我沿着火车道跑了还没有十几米远的距离,我就看到后面有四五个人朝我追了上来,他们依旧是边追边大喊,似乎想要让我束手就擒,我当然不会这么傻的就停下来,都已经看到自由在朝我招收了,我怎么可能会乖乖的束手就擒?

  那短短的几分钟里,我不知道我跑了多远,我只知道等我回头的时候,那些人还在穷追不舍,并且是离我越来越近,而此刻我的体力也渐渐消耗的差不多了,真要照这样下去的话我迟早还是会被他们抓住,所以这时候我必须得想其他的办法。

  终于在跑不动之后,我索性就停下脚步休息了会。

  0看正M9版f章{节/5上#酷!匠8网@~

  在弯腰大口喘气的这个时间里,我又开始打量着附近的地形,让我惊讶的是这铁路的下面竟然就是之前领导带我们出来玩的那个水库,我当时也来不及多想,眼看着那些人快要跑过来的时候,我就连忙往旁边冲了下去,不算很陡的陡坡,可因为都是石头,再加上这个坡又很长,所以我冲下去的速度很快,并且在最后由于刹不住车还摔了个狗啃屎。

  此刻,我全身上下除了脸上还完好之外,其它地方简直是惨不忍睹。

  那几个内部人员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罢休,我跑下去没多久,他们紧跟着也从火车道上跑了下来,可能是因为体力不支的原因,他们从由之前的奔跑慢慢变成了走路,我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不是意志力始终在坚持的话,我可能连路都走不动了。

  慢慢的,我觉得自己好像快要失去意识了。

  好在老天爷对我还算眷顾,在围着水库边缘跑了很久后,我看到了那个海鲜酒楼。

  我当时也在想,这应该就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就跑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