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酒有肉有菜,原来这是散伙饭,这少妇王当真是用心良苦。

  从她办公室走出来后,我独自在宿舍发呆了许久,脑子里又开始天马行空了起来,但这次想的最多的不再是关于小丽了,也不再是关于自己以后要该怎样的生活了,我只是在想如果我真跑了的话,有没有可能会连累到少妇王?她背负了这么多年的压力,她在这个行业里走的是如此艰难,那如果她真因为我而出事的话,我想我可能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只是相比起小丽想要的自由,我又觉得逃出去应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离出逃还有最后两个小时,小丽不知所踪,我本来也打算去楼上补个觉的,但突然想到了件事,于是我就在楼上把那位叫胡军的中年男子搀扶了下来,他双腿恢复的很好,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大概半个月后就能重新走路了。

  只是很可惜,我大概是等不到那么久了。

  跟胡军坐在草坪上,这个满身都是沧桑故事的中年大叔很感慨的跟我说道:“当年要不是因为赌博把我害惨了,我怎么可能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你大概不会知道,在九几年的那个时候,我在广东也还算是小有名气的商人,那个时候就连周正毅都还在街上卖馄饨,所以这男人啊,什么都可以碰,但黄赌毒是千万沾不得,乱搞女人会染病,沾毒百分之九十九都没得救,赌博就更是害人害己了,一夜之间输的倾家荡产的例子可是太多太多了。”

  我坐在他旁边,只当是听段子了。

  但这中年大叔却越说越来劲,“如果还有机会从这里出去的话,我觉得我应该还得再拼一把,不为别的,就为了以后能够风风光光的去看一眼我的儿子,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哪里,但其实也不是找不到,而是我不敢去找,因为害怕面对。”

  我笑着跟她打趣道:“大叔,你以后要是真成功了,可别忘了我啊。”

  “你小子这话说的,我忘了谁肯定也忘不了你啊。”

  “那这话我可是记住了啊,别到时候反悔。”

  “放心,我最不缺的就是诚信了。”

  “那大叔你有女儿吗?”

  “没有啊,怎么了?”

  “没有就算了。”

  “……”

  这大叔显然是猜到了我心里在想着什么,他在呵呵笑了笑后,又跟我说道:“这段时间也真是多亏了你的照顾,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估计我这双腿就是真的要报废了,我这也确实是没有女儿,有的话我就让她对你以身相许了。”

  我哈哈笑道:“幸好是没有,否则你这么当爸的,还不得跟你翻脸啊!”

  这大叔也跟着哈哈笑道:“女儿都听老子的话,只有儿子才会听妈的话,你看我那儿子不就跟着他妈走了。”

  看着他那甚是想念自己儿子的模样,我心里轻轻叹气,说道:“大叔,其实对我来讲,不管今天摔断腿的是你还是别人,我肯定都会这么去照顾的,大家好不容易才聚集在这里,而且这圈子也就这么大,互相帮忙照顾也都是应该的,但我想说的是,今后如果我没能继续照顾你的话,或者说别人也不会太搭理你了,那你一定就要好好照顾自己,你都说了你想逃出去,千万别还没出去就让自己栽在这里了。”

  这大叔大概是听出了我话里的不对劲,突然跟我问道:“小张,你要走了吗?”

  我立刻跟他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是的,就在今下午。”

  这大叔不知道哪来的兴奋跟我问道,“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

  大叔叹了叹气,“羡慕。”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介意把他也带出去,只是没那个机会了,所以再接下来我也没跟他聊太多,不过这大叔却在我耳边说个不停,依旧还是跟我说他以前的那些事,似乎想一次性把他身上所有的故事都跟我说完,可这次我也完全没怎么听进去。

  在扶着他上楼后,这大叔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两百钱出来,非得要给我,无论怎么拒绝,他最终还是强行塞进了我的口袋,说是给我逃跑的路上用,我很感激的看着他,心里当真是用语言无法形容,以前总觉得这传销窝里是没有半点人情味的,但今天我才发现原来所谓的真善美其实就在身边。

  下午五点,我跟小丽相约出去逛市场,因为我们两个对外本来就是男女朋友关系,所以领导丝毫没起疑心,也没有任何人会觉得我们这次出去就回不来了,但按照规矩还是必须要两个内部的人员跟着,可能是运气有点好,这两个人跟我关系还算不错,平常见到也都会笑着打招呼,而且我现在也算是个经理了,所以他们对我也蛮客气的。

  小丽演戏的功夫是越来越厉害,她拉着我在市场里转了半个小时,然后还装模作样买了不少东西,期间他还给那两位心不在焉跟在后面的内部人员买了水喝,而就在走到市场厕所那边的时候,小丽终于开始实施计划说要去上个厕所,两个内部人员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紧接着,我立刻就从袋子里掏出刚刚买的两包烟给这两位内部人员塞了过去,然后我就跟他们说我也想去上个厕所,作为男人他们当然懂我的意思,就这样我就轻松的跟着小丽走进了女厕所,里面格局不大,因为是公共厕所的原因,所以环境比较脏,而小丽跟我说的那个窗户确实是可以打开逃出去的,更让我惊喜的是果然是有张桌子就摆在那窗户下。

  小丽在我的帮助下很轻松就爬了过去,可等我开始爬的时候,竟然有个妇女走了进来,她在看到我后先是愣了下,然后突然大喊了起来,说的客家话我也听不明白,这时候我知道肯定会惊动那两位内部人员,于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几乎拼了命的往外爬。

  更(~新nl最2快m上j!酷N:匠A网%W

  一切都比想象中要顺利,我甚至已经看到自由在朝我招手了。

  只是等我从窗户上跳下来之后,我竟然连小丽的影子都没看到,人去哪里了?

  我下意识抬头往前看过去,只见到一辆挂广州牌的黑色丰田车在我眼前慢慢的消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有人在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