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起来眼睛有点红肿,再过不到十个小时,我跟小丽或许就真的要各奔东西了。

  我心里当然是有不舍,可是再不舍也没用,她本身就不是属于我的,那我有何资格去挽留?

  跟往常样,吃完早餐就是听少妇王上课,以前觉得很厌烦的东西,今天我却听得格外认真,以至于少妇王在问“大家早上吃饱了没”的时候,我喊“吃饱了”也是喊得最大声的那个,也许这就是我最后一次听她的课了,我必须得装作认真的样子。

  中午吃饭的时候,少妇王突然喊我进了她的办公室。

  也跟往常样,她特地让人打了两份饭过来,比起我们整天只能吃白菜萝卜,少妇王作为内部人员是有特殊待遇的,她有吃不完的肉,也有很多口味的特色菜,甚至在很多时候她还能偷偷叫人给她买来两瓶啤酒,今天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什情况,少妇王居然从柜子里变戏法样拿了瓶红酒出来,没有高脚杯,她就用一次性杯子给我倒了杯。

  如果搁在以前,这满桌子丰盛的菜饭对我绝对有莫大的吸引力,可今天我也实在是没什么胃口,只是象征性端着杯子喝了口酒,而少妇王却兴致很高,她边喝酒边吃饭,还能在我耳边说个不停,可我这心不在焉的状态也没听清楚她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终于,少妇王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放下手里的筷子,好奇问了句,“有心事?”

  我在反应过来后,连忙回道:“没,就是突然觉得有点伤感。”

  少妇王眯眼盯着我,笑道:“肯定有心事。”

  为了不让她看出破绽,我马上就拿起筷子也开始吃了起来,期间我跟她又碰了几次杯,但少妇王却开始沉默了起来,这反倒是让我有点不习惯了,于是我也主动开口跟她说道:“记得以前刚大学毕业出来实习的时候,我喜欢上了我们公司的一个女孩,她是我的上司,但也只比我大三岁,那时候我明明知道她有男朋友,可还是穷追不舍了大半年,只是结果有点悲催。”

  少妇王似乎很幸灾乐祸,“活该啊你,挖墙脚这是不厚道的。”

  我自嘲笑了笑,“但你不会想到那个女孩最终还是跟我睡过了。”

  少妇王有点惊讶,“难道是比我还要放荡?”

  我哈哈笑了笑,“你还真是好骗啊,这你都信?”

  少妇王媚眼瞪着我,已经熟透了的她似乎每个动作看起来都是极其的诱惑人,弯个腰都能弯出水来,如果只是论身材的话,少妇王绝对算得上是少男杀手了,只是可惜老天爷太公平了,给了她一张很不忍直视的脸庞,好在我看久了也慢慢习惯了,甚至有时候我还觉得她其实也算是别有风情。

  “连老师都骗,你真是胆大妄为。”少妇王笑的妩媚,端起酒杯很豪爽的跟我说,“别废话,你要先干为敬!”

  我故意她打趣道:“是先干为敬,还是先干为敬?”

  少妇王被我逗乐了,“真要我回答的话,我肯定是喜欢第四声,可惜你这毛头小子对老师没兴趣,那你就别逗我玩了,小心惹火了我把你就地正法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认真,吓得我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少妇王放下酒杯后,马上又拿起那瓶红酒给我倒满,这次她突然转移话题,似乎很感叹的跟我说道:“我十八岁那年刚从农村来到城里,大概跟你差不多的经历,然后就被骗进了传销,可我没你那么好的运气,也没你那么高的文化,所以很快就被洗脑成功,这些年我看到过很多人因为搞传销搞得家破人亡,我也见过很多因为赚不到钱而突然自杀的,我必须得承认这是害人的东西,但是我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几十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我不干这个就没别的可干了。”

  我心里满是震惊,甚至背后都开始冒冷汗了。

  少妇王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紧接着又说道:“我没有回头路,可是你有啊,你还有大好的青春,还有大好的前途,你要是真把自己这辈子浪费在这里了,那就真白瞎了你读了那么多年书,所以这次老师是真希望你能够逃出去,逃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这个地方了。”

  听她说完后,我几乎是颤抖着端起酒杯喝了口,“老师,我有点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可能是因为喝的有点多,少妇王脸蛋开始变得通红,她媚眼如丝的盯着我,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拿我手机是想干嘛啊?只是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厉害的,自己跑就算了,竟然还拐个女孩子跑,看来这趟传销对你来讲也不算是损失很大啊。”

  我极力的想要保持镇定,可是根本做不到。

  少妇王见我额头开始流汗,她又跟我笑着道:“放心,我既然敢借你手机,那我就肯定不会告诉领导,只是你那个小女朋友有点不厚道,我昨天翻了下通话记录,她除了打电话给别人外,竟然还打110报警了,不信你看着,顶多晚上的时候领导就会追责到我头上,但我想那时候你应该跑掉了。”

  刚开始我是震惊,后来是害怕,而现在却变成了愧疚。

  少妇王依旧没打算停下来,她喝了口酒后,又说道:“大概是在三年前的时候,有个跟你同样优秀的大学生被骗到了这里来,但他没有你这么聪明,他从最开始就想着跑,无论领导怎么威胁,也无论别人怎么对他折磨,他就是死活不肯罢休,后来有天他找我求救,那时候很多事情我还没想明白,于是就没搭理他,而在第二天早上,这个小伙子就自杀了,两只手腕的动脉处,再加上脖子都被他自己给割破了,我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做到的,但那副场景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我真的不希望你会变成第二他,真的。”

  我下意识低着头,心里只觉得很是悲伤。

  “从那次过后,领导开始下令让所有人都不能用瓷碗,后来这种事就真的没出现过了。”少妇王双眼不经意间开始变得通红,她抬起头跟我微笑说道,“我到现在都还觉得那个小伙子是被我害死的,这件事在我心里压抑了三年,今天能跟你说出来真是太爽快了。”

  _^酷Ky匠4网唯q一;n正_版#:,l其◎p他都(t是q$盗A版

  我无以言语,只能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下。

  少妇最后沉默了会,自嘲笑道:“你走了我或许才会没有压力,祝你成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