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趴在窗户上看了很久,这才发现那中年人正是我之前在火车站接来的那个,我记得当时接他上车后,这中年人还跟司机打了起来,最后被带回来好像也被打的挺惨,但我明明也记得他后来好像还主动交了几千块钱,再加上他平时在团队里也是非常的活跃,按理说这应该是被洗脑彻底了,可现在突然跳楼,这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他也是想逃出去?

  就在我正思考的时候,领导终于闻讯赶来。

  我本以为发生跳楼这种事肯定会让他害怕的,但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是无比的淡定,我当时还想让他先把人送去医院,只是我又担心自己管的太多让他反感,于是我就很懦弱的当了旁观者,可是小丽却大发善心,直言不讳的要求领导立刻安排车送人去医院。

  结果显然不会那么理想,领导不但没理她,反而还让她走开,小丽刚开始还想发脾气,我好说歹说了半天才让她慢慢冷静下来,而领导这时候也只是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也没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然后我就看到有两个人去后面把那中年人抬走了。

  这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很快就悄无声息的过去了了,甚至都没有人再提起过。

  P酷匠:网永久I免V!费看小说

  可就在两天过后,跳楼那中年人又被再次送回了窝点。

  我起初还以为他摔得应该不是很严重,可实际上他是被人用担架从车上抬下来的,然后两个内部的人把他丢到宿舍就再也不管了,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是我让人在轮流照顾着他,每天有人给他送水送饭,甚至连上厕所都有人服侍,可能很多人都不太理解为什么这种事也有人愿意去做,其实并不复杂,因为这些人已经被洗脑了,在他们的眼里多做事就好像能多赚钱一样。

  连你吃剩下的饭都有人抢着吃,那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们是办不到的?

  好在这中年人恢复的还算比较快,几天时间的静养下,他也开始能拄着拐杖走路了,每到下午的时候,我都会亲自搀扶着他下楼散步,在跟他几天的接触下来,我也大概了解了他很多事情,这中年人原名叫胡军,老家是河南的,但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来到了珠三角这边,自己创业貌似还赚了不少钱,只是后来因为买六合彩输的倾家荡产,老婆跟他离婚后,分走大半部分家产就带着孩子不见了,甚至都现在都没找到人。

  这些年他走南闯北想再次创业,只是时代不同了,现在做生意可不像是八十年代随便想个点子,随便投点钱都能发大财,于是慢慢的他也就没了耐心,当年的激情也彻底消耗完毕,近两年里他就开始老老实实在工厂上班,赚的钱差不多只能养活自己。

  可他偶尔也会觉得不甘心,于是就被自己以前的朋友骗到了这里来。

  我不知道他跟我说的这些事到底有几分是真实的,但他说话的确是挺有水平的,尤其是在跟我聊到有关创业的事情的时候,他总是会神情激动,跟我说他当年怎么样怎么样,总之从他的谈吐以及为人处世来看,我也确实能看出来他跟其他人有着明显的不同。

  在跟他慢慢熟悉起来后,这中年人也开始跟我无话不谈,他甚至还告诉我他其实很早就想跑了,只是不知道怎么跑,从楼上跳下去也实在是无奈之举,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已经没办法跟这群傻货相处了,他怕自己会被憋疯,所以当时就脑袋发热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领导后来确实是把他送进了医院,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会恢复的这么快。

  我当时也问了他,你在医院的时候怎么不报警?

  然后他就跟我说那医院跟这传销窝点本来就是自家人,而且他在住院的那两天里也都有内部人员看着的,想报警根本就找不到机会,他后来还告诉我,那家医院其实专门就是为这附近传销窝点服务的,因为本地人根本就不会来这看病。

  从他跟我的聊天中我也得出了几点信息,首先能肯定的是这附近绝对有大量的传销人员,其次也能猜到这边的警察基本上是对这些传销人员不管不顾的,否则的话这边的传销窝也不会越来越多,而这些大量的人员也可能是给附近村民带来了不少的商机,所以有些本地人虽然憎恨搞传销的,但他们也并不会主动去举报什么,甚至有人求助的时候,他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想通了这点后,我现在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很少有人能逃出这片天了。

  每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往往都是伴随着偏僻落后,再加上各种黑暗潜规则,那就算是有人管到这里来估计都捞不到什么好下场,除非政府是下定决心要彻底扫平这块毒瘤,否则这地方肯定会一直存活下去的。

  我每次想到这些的时候,也总会觉得自己是挺悲催的,为什么运气这么不好的事情都能让我碰上?在刚来的时候我或许可以始终坚持自己想要逃跑的决心,但现在我偶尔也会有觉得很累的时候,我甚至也会想干脆就在这边好好发展算了,万一哪天真的发财了呢?

  这种念想越来越强烈,我都害怕自己快要扛不住了。

  直到这天中午,小丽突然又把我喊到了草地上跟她聊天。

  她脑袋靠着我很近,悄悄说道:“那天我跟你说要逃离这里的办法你还记得吧?首先是借机会去外面市场,然后我们就从市场那个厕所的窗口逃跑,但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要找人搬个桌子进去,这样我们才能爬的上去,你大概会问找谁来帮我们搬桌子,其实很简单,我们可以联系自己的朋友过来,让他们先把桌子搬进去,然后再让他们在厕所后接应,两全其美,不是吗?”

  我哭笑不得道:“如果能联系到自己人的话,咱们还需要搞得这么麻烦吗?”

  小丽冷哼道:“小明跑到市公安局都会被抓回来,那我们除了找自己人来搭救外,还有其它的办法吗?所以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怎么样才能联系到自己人,而恰巧这两天里我想了个很周全的方法。”

  “什么办法?”

  “拿王老师的手机打电话。”

  “坚决不行,这事太冒险了。”

  “那你想出去吗?想要自由吗?”

  小丽说话的语气很坚决,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反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