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因为被电棒电的太猛了,再加上自己精神始终紧绷着,所以在回去的路上,我脑子很迷糊的就昏睡了过去,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昏睡了多久,但在醒来之后我发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只是因为车内太黑暗,我根本就搞不清楚外面到底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送回窝点。

  “有人吗?”我艰难的从座位上爬起来,语气有点微弱的喊了声。

  只是等了半天都没反应,于是我就准备去拉车门,毫无疑问是被锁起来的,这时候我也开始着急了,我甚至在想这不会是准备把我杀人灭口吧?然后我脑子里就莫名其妙开始幻想那些电影里面抛尸毁灭证据情节,于是我就到处找东西,我是准备砸车窗玻璃的。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不把前面的帘子掀开看看情况,实际上那帘子只有驾驶席那边才能拉开,而中间就被很厚的玻璃隔开的,所以现在我除了砸玻璃之外根本没别的办法了,但这次我也不完全是为了逃命,而是处于恐惧状态下的本能反应,就算是他们没打算对我杀人灭口,可如果这么长时间被锁在车子,到最后肯定也会被闷死。

  只是很可惜,我找了半天什么东西都没找到。

  但我不能放弃,于是我就脱掉脚上的一只皮鞋,拿起来就使劲的砸往玻璃上砸,我边砸边喊,此刻我根本就不顾上那么多了,连小明都跑了,我甚至都觉得自己好丢人,还亏我辛辛苦苦的在里面跟那些个王八蛋斗智斗勇,结果人家小明说跑就跑了,而我现在还处在生死攸关的边缘。

  这说出去,还不被人笑话死?

  就在我砸了半天玻璃都没反应后,我又马上爬到了后面座位,我以为那后面的玻璃应该比较好砸,只是依旧无济于事,所有的车门打不开,所有的玻璃砸不烂,难道我就真的只有等死了?

  终于,在过了几分钟后,我听到外面走路说话的声音。

  这大概就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我扯着嗓子作死的喊救命,然后拿着鞋子也继续敲着车窗玻璃,让我惊喜的是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可让我绝望的是,开车门的就是其中电我的那个司机,他看到我从前面座位爬到了后面,立刻就从身上又拿出了电棒,指着我凶狠说道,“你在喊什么?是不是想死?”

  我当时也完全没了骨气,几乎是哀求道,“大哥,你给我水喝好吗?我真的受不了了!”

  可能也真是怕我出事,那司机马上就从副驾驶席拿了瓶喝过的矿泉水给我丢了过来,之后他又跟我警告道,“不要妄想着逃跑了,在这个地方我就是给你跑你肯定也跑不掉,我们正在处理点事,等下就回去了。”

  我打开那瓶水喝了口,又跟他问了句,“之前跑的那个人你们抓到了吗?”

  这司机皱眉盯着我,冷笑道,“只要他还没跑出这个城市,那迟早都要被我们抓到的,现在领导已经派人去各个汽车站火车站找人了,如果他敢去公安局那边报警的话,我估计他死的更快,另外我告诉你,这件事肯定没完,回去了绝对有你好受。”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其实挺复杂的。

  在理智上我是希望小明能够跑掉,那说不定他就会找警察过来把我们都救出去,但心底里我又希望能把他抓回来,没别的原因,我就是不服气,凭什么我辛辛苦苦计划了这么久都没逃出去,而他就这么轻易跑了?

  我想这大概就是人的劣根性了,总是见不得别人好。

  就在这位司机关上门离开后,我也彻底放弃逃跑念头,这时候我脑子里就在开始想着回去怎么跟领导解释,小明这次是跟我一起出来的,而他现在跑了那毫无疑问是要连累到我的,尽管他的逃跑跟我没半点关系,可我这么解释的话,领导会相信我吗?

  还有就是我好不容易找到个下线也没带回来,那这又该怎么交代?

  当然,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小明为什么会突然跑掉?

  我来这传销窝也算是待了个把月,小明是跟我同组,他每天的表现那完完全全就是被洗脑的样子,而且还有他做过的那些事也不像是装出来的,我记得小丽跟我说过,这家伙不但经常在外人面前说我坏话,并且还去过内部人员那边故意冤枉我,这种种表现看起来都是他在嫉妒我,那既然他如此想要在窝点里往上爬,可他为什么还要跑?

  另外我也搞不懂他为什么会如此大费周章的来逃跑,当初在高铁站那边接我的时候,难道不可以跑吗?

  还有在跑之前,他还不惜借了我几千块钱,这又是几个意思?

  最最让我想不通的是,他如果真的计划好了在火车站逃跑,那他为什么还要把我拉过来?他那个同学本来就是属于他拉来的下线,那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来火车站接人,然后再借机逃跑,这不更简单吗?

  !酷匠M◎网)正}l版8首发

  难不成这家伙是想故意害我?

  又或者说他觉得两个人出来,逃跑的机会更大?

  许许多多的疑问在我脑海里不断的冒出,可我就是搞不明白小明这个腹黑玩意到底耍的什么把戏?

  大概在十几分钟后,那两位司机终于回来了。

  那个用电棒电我的司机拉开车门后就让我坐到前面来,然后他自己就特地坐在我身边。

  一路上我都老老实实的,也更不敢开口问他什么,可在差不多快到窝点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主动跟他解释说,“大哥,之前我那个朋友跑路真的跟我没关系,这事你等下能帮我在领导面前解释吗?我拜托你了!”

  这司机撇了我一眼,“看情况,有些事情我们是需要调查清楚的,如果你真的不知道你朋友要跑的话,你可以自己去跟领导解释清楚。”

  我强挤出个笑容说,“谢谢大哥。”

  其实到了这时候,我心里已经慢慢平静下来了。

  我相信领导绝对会给我解释的机会,我甚至觉得身边这位大哥也会帮我说话。

  但是我太低估了这群王八蛋的狠心程度,因为车子刚开进窝点,就有两个人把我像拖死鱼样的拖进了办公室那栋小楼房,并且是当着很多人的面,其中小丽也是亲眼看见我被人拖下车。

  接下来可想而知,有人冲上来就甩了我两巴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追书追书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