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领导那笑眯眯的表情,我这心里就有点发慌,但为了应付他的问话,我只能跟他说我现在还没想好要把谁拉过来,不过领导很快又问我,你上次不是说你有个朋友会在月底会辞职过来吗?这都快到月底了,你确定他会来吗?

  更新;a最快{上k●酷u6匠B网k

  要不是领导主动提起的话,我都忘记有这么回事了。

  但那时候我是为了取得他的信任故意骗他这么说的,可现在这个谎我都不知道怎么圆回去了。

  领导见到没开口,他大概是看出了我的为难,然后又笑眯眯跟我说,小张啊,其实我也不是逼你非要拉人过来,我是为你着想才特意提醒你的,你来这里算算也有个多月了,每天上课你也听了,如果你不拉人过来的话,我这边是没办法给你发工资啊,这样长久下去你自己肯定也会失去信心,对不对?

  领导这番听起来语重心长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但我就从来没想过还要在这窝里赚什么钱,不过领导既然都摊开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了,于是我就故意装作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我说不是我不想拉人,而是我的那些朋友跟同学都有很不错的工作,他们可能暂时不会过来。

  领导皱了皱眉头跟我问道,是不是你向他们传达的时候没说到位?

  我连忙说道,真不是我传到没到位,这点我可以找人作证的,我每次打电话不也有很多人在旁边听着的嘛!

  领导好像对我挺失望的,他叹气着跟我说,小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反正我现在也不逼你什么,总之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你必须要给我拉个下线过来,要不然我这边没法交代,而且你作为主管也没办法服众。

  听到他这话的时候,真想抽他俩大嘴巴。

  明明只给我半个月的期限,这不是逼我是什么?

  当然,我嘴上肯定不敢反驳什么,半个月就半个月,我除了认命似乎也没别的选择了。

  从办公室出来后,我走到教室去听课,以往每次我中途进去基本上都是直接在最后面找个位置坐下,但今天那个少妇老师突然把我拉住,然后很大声的跟在卓的人说,大家都知道小张是咱们这里学历最高的大学生,要不今天我们听他讲讲课,怎么样?

  台下当然是瞎起哄,其实这群人最会玩的就是起哄了,反正不管你说个啥玩意他们都会跟。

  要是在刚来的时候,我估计我没那个胆子站在讲台上,但现在不同了,连人家老头子都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唱歌,我就讲个课而已,这对我来讲当然不是什么难事,可当我走到台上的时候,我又觉得有点不对劲,平时这少妇顶多就叫人上来唱首歌啥的,怎么突然让人讲课了?难道她就不怕我乱讲?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这少妇突然凑到我身边,而且还跟我靠的很近,手臂刚好顶到她胸前,搞得我脸都红了,但这少妇没半点异样,笑眯眯跟我说,小张,我平时怎么讲的你就怎么讲,今天就给个机会让你试试,如果你讲得好以后就经常让你上台。

  不知道是她给了我勇气还是什么,我在故意咳两声后,开始了我的第一次讲课。

  心里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不过我也并没有就因此胆怯,我反而还越说越来劲,以前这少妇讲的最多的就是跟这些人灌输他们这里的理论,就是告诉你如何拉下线,如何赚到钱,然后在黑板上画个金字塔的形状,当你爬到金字塔顶端的时候,那就证明你成功了,不说年入千万,年入百万肯定毫无压力。

  大家肯定都很好奇他们这里是如何给你洗脑的,我就打个很简单的比方,假如说你拉来两个人,这两个人每人交了三千块,然后你就可以得到一千块,然后当这两人分别拉到下线并且都交了钱之后,那你依然是有钱的,只不过比例会少点,以此类推,越往下你分的钱就越少,但是如果你拉了很多人的话,而这么多人也拉了很多人过来,然后越拉越多,那这就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了。

  其实打字出来是很难说的清楚,如果让我画个图的话,我保证你们秒懂。

  当然我讲课肯定不会给这些人说废话,我只是跟他们讲了几个故事,比如说李嘉诚以前是打杂的,后来成为了首富,我还说了上海周正毅以前卖馄饨的,后来也成了首富,还有福建某个姓赖的故事,我甚至还装b的把乔布斯都搬出来说了,不得不说这些故事真能激励人,起码对这群人来讲是比较新鲜的事情,我讲完之后大家似乎都对我很佩服。

  少妇老师也对我表扬有加,那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对我欣赏,只是看到她那张脸我就有点吃不下饭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后,小丽跟我关系慢慢的好了起来。

  当然跟以前肯定是不能比了,但至少我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她不会不理我。

  终于,有天下午我忍不住找她问了句,我说你那天被人逼问的时候,你是不是把我给抖出来了?

  小丽当时显得有点激动,硬是不肯承认,可从她的眼神里我大概能猜到她肯定有在内部人员那边提过我,也许是说漏嘴了,也试试故意把我抖出来,但不管是哪种都好,现在我都因为他倒霉了,因为领导开始对我怀疑,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信任也就此功亏一篑。

  说实话,我心里不是没怪过小丽,有时候我甚至还想干脆去领导那边举报小丽算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看她那可怜的样子,我就很不忍心。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那个少妇老师把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

  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本来以为她要跟我说点什么事情,结果这少妇就跟我瞎扯蛋扯了半个小时,开始的时候是她问什么我就回答什么,但后面基本上就是我在吹牛,把这少妇逗得开心的要死,后来她还特意让我留下来跟她一起在办公室吃晚饭。

  那是我来这窝点第一次吃到肉,我是边吃边流眼泪。

  其实我也应该感谢这个少妇,如果没有她的话,我根本就逃不出去,当然,这是后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