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次小丽跟我表态后,其实后来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心惊胆颤的,因为我特害怕这女人是故意来诱导我,然后抓住我的把柄去跟领导举报,说实话,在知道小明都会背地里陷害我后,我后来基本上就不会相信任何人了。

  我每天看着这些人嬉皮笑脸,一起玩的开心的不行,还经常称兄道弟的,但实际上这背后也是各种勾心斗角,因为他们都想赚大钱,而很多人又交不出太多钱,也拉不到下线,骗不到人过来,所以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争取被领导重视。

  我是幸运的那个人,但这些人从不会想到我这么幸运的背后付出了多少,他们不会知道我给那些新人洗脑的时候,我心里背负着多大的愧疚感,尤其是忽悠新人交出几千上万块的钱的话,我甚至有时候都在想这会不会遭到报应,他们更不会想到我以前这么高傲的人给人洗脚是怎样的感受,他们只看到了我被领导重视的时候,却看不到我的心酸。

  领导刚开始重视我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我忽悠了很多新人给他们交钱,可当上主管后,我就不太爱做这些事来了,再加上领导说让我别太高调,后来我也就只管好自己的这组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忽悠玩乐。

  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总共八组人,我这组人被我调教的是最活跃最洗脑彻底的几个人。

  当然,除了我跟小丽。

  而领导就喜欢看到这种状况,传销洗脑除了给你营造一种赚大钱的假象之外,他们还会想尽各种办法增进大家的感情,他们的目的就是希望你给我洗脑我给你洗脑,即便是你心里开始有疑惑,但如果有人天天在你耳边说怎么怎么发财,以后有钱了怎么怎么去花,各种天花乱坠,你一次两次或许不会太放在意,可次数多了,而且还让你看到真有人赚到钱的时候,你会不心动吗?

  有人会问,做这个真的有人赚到钱吗?当然有,我待的这个窝点就有好几个土豪,而且我亲眼也见过几个,个个开奔驰宝马,西装革履,身边美女带着,这绝对是真实的,而且那些在窝里待了很多年的人都会跟我们说,那个开奔驰的以前也是跟咱们一样,什么先苦后甜,什么吃得了多少苦就能发多大财,其实想想好像挺有道理的,但是这些人不会想到能爬到金字塔顶端的也就那么几个。

  好了,接下来继续说我在里面的经历,以及我跟小丽的关系我当时有怀疑过小丽是领导安插在我身边的卧底,所以我不确定那次之后她有没有去跟领导说什么,总之后来一段时间特别平静,慢慢的我也就放心了,我也不太在乎小丽是不是卧底了,反正当时我也并没有跟她说我想逃出去什么的,那她就算是去领导那告状我也不怕什么,有时候我甚至也会希望她去告状,那样的话说不定老板就对我更加信任了。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假设。

  至于我跟小丽的关系,很快就传遍了,基本上个个都知道我们在谈恋爱,而实际上我们并没有保持多么亲密的关系,只是在有人起哄的时候,我才会假装对她搂搂抱抱,当然也是点到即止,而单独碰面的时候,两个人都会尴尬。

  我那时候确实对她有意思,可也不至于多么的喜欢,打个比方,如果说最后我们两个只能逃出去一个,我肯定不会管她的死活。

  接着就是我来窝点刚好满月的那天,窝点另外个领导过来视察,开的辆奔驰,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我当然没资格跟他去对话,但是这个领导似乎对我很了解,那天下午讲课的时候,这位开奔驰来的领导亲自在讲台上讲课,比起那位少妇老师,真的是高下立判啊。

  那位少妇只会告诉我们怎么拉下线,怎么去赚钱,只会跟我们讲解各种规则,然后还只会在黑板上画金字塔的形状,但是这位领导讲课很有水平,他不会跟我们说什么拉下线,更不会故意的去忽悠我们,但他会跟我们诉说他的经历。

  我不知道他讲的是不是真的,这领导说自己是农村人,当年在珠三角打拼了二十几年,开始是做实业的,好像是在广州那边开工厂,后来被人骗了,欠债几百万,在那个年代几百万不是小数目了,然后他虽然没具体说自己是怎么逆袭的,但他跟我们说了自己在外面见了哪些名人,甚至跟哪些名人一起吃过饭,而且说的时候还跟我们扯了一大堆专业术语,总之吊炸天啊,就连我听得都热血沸腾。

  我可以告诉你们,某个在网上经常露面的企业家确实有跟他和合过影,还有几个国内比较有名的讲师跟他关系不错。

  而第一次出逃的机会,就是这位领导给我的。

  具体是这样的,这位领导为了活跃我们的气氛,就搞了个活动,活动内容就是八组人玩游戏,首先是拔河比赛,这个很简单,就拼力气,分四组赢了的进入下一轮游戏,下一轮游戏就是爸爸去哪儿里面很火的那个游戏,萝卜蹲,每组选出一个人,哪一组活下的人多就算冠军,四组人要淘汰两组,最终只有两组人进入下一轮游戏,最后一轮游戏你们能猜到是什么?

  撕名牌,没错,就是撕名牌!

  当时我对这游戏并不怎么感兴趣,但是领导突然说,最终胜出的那组人会有奖励,除了每人五百块钱的奖金之外,还可以带出去玩上一天,并且由这位领导亲自带队,这时候,我知道机会来了……

  为了争取赢得这次比赛,我当天晚上睡觉前给我这组人开了个会,我最担心的就是萝卜蹲,因为我这组有两个老头子,还有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小家伙,估计很容易玩萝卜蹲挂掉,当天晚上我还跟他们模拟了这个游戏,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两个老家伙挂的很快,但是明天就要比赛来了,所以我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怀着满满的期待与忐忑,终于迎来了第二天的游戏,跟我想象中相差不大,拔河比赛我们毫无压力的晋级,萝卜蹲竟然也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冠军,然后进入最后一轮游戏,撕名牌!

  你们不会想到,撕名牌这个游戏五分钟就结束了,更让我想不到的是那两个老头子凶的我都害怕啊,对人家女孩子又摸又抱的,抓到男的直接给人扛起来,我勒个去,搞到后面人家碰上这两个人,主动凑上去说,我给你撕,你别搞了!

  五百块奖金妥妥的拿到手,晚上还搞了个颁奖晚会。

  第二天,领导把我们这组人喊到办公室,跟我们说了要去哪里玩,起初我以为是去热闹点的地方,或者去公园什么的地方,如果是这样的话,人越多越好,我说不定还可以趁机逃跑,但是领导却说带我们去附近的一个风景不错的水库烧烤,我当时就想,老子辛辛苦苦赢了比赛,就去这附近玩?那还怎么跑?只是没办法,领导说什么肯定就是什么,而且其他人都很高兴,我能看出来小丽貌似也有点期待。

  :v酷√K匠》网LN唯一*正}N版(-,5其他都!《是)l盗版GJ

  我们八个人挤在一辆很长的商务车里面,是那种前面跟后面用帘子隔开的,而且窗户玻璃是里面看不到外面,并且还有个内部的人跟我们坐在一起监督我们,所以我只能以时间来推断开了多久,领导那辆大奔在前面开道,不到半个小时车就停下来了,那也就是说这里离窝点根本没多远,想逃肯定很困难,所以这时候我也越来越没啥信心了。

  下车后,我观察了下地形,车开上来之后,四面全是山,水库很大,根本看不到头,附近有不少人在玩,但都是很分散的,当我们把烧烤工具以及食物搬下车的时候,我这才发现这每个路口周围,还有能跑上山的路口竟然有不少内部的人在蹲点。

  因为我看到了两个熟面孔,估计是怕我们逃跑,特意看着我们的。

  烧烤之前,领导说上午我们烧烤,晚上回去的时候就去下面的海鲜酒楼吃饭,当然是领导请客,大家都很兴高采烈,忙得不亦乐乎,我特意观察了小丽,发现她跟平时差不多,我心里也就稍微放心了,说实话我真怕她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当然我忙的时候,依旧没忘记思考跑路,在这期间我想了三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就是跑,不管一切的跑,但是不现实,因为路口有不少人看着,能逃跑的希望渺茫,而且我对着地形不熟悉,怕出事。第二个办法就是直接跳到水库里面,我会游泳,以我的水平从这里游到中间去肯定没问题,可是我也害怕这些个王八蛋跳下去来抓我,我更怕的是万一体力不支游不回来,再加上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水容易手脚抽筋,要是死在这里那就得不偿失,这个我也不敢赌。,最后个办法就是向路人求救,我观察了下,在我们烧烤不远的地方有三个男的在打牌,我也许可以跑过去跟他们说我被骗到了传销,在对面还有对情侣在散步,我也可以借故上厕所从他们身边经过跟他们暗示求救。

  现在看来只有这个办法靠谱了,我决定试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