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怎样一个学生呢?

  从唐昊初次上台自我介绍,董小婉就开始注意这个看上去略显老成的大龄插班生。跟其余学生不同,他没那些刻意引人注意的幼稚想法,甚至在许多可以大出风头的场合,他都轻描淡写地揭过。从这一点可以判断,他不是一个高调的男人。

  其次,董小婉发现他与这个理科尖子班的学习氛围格格不入,或者说,他与紫金花高中的整体基调格格不入。他仿佛不是一个来读书的学生。虽然他的英文口语极好,但他基本上没有卖弄过,更没在英语课堂上表现自己的优势。而在其余课堂上,他也只是专心致志的——睡觉!

  他到底是来学校做什么的?为什么会给人他虽然人在这儿,心却不在这儿的印象呢?

  董小婉是搞艺术的,或者说她的钟爱是文学,她对文学也研究颇深。而往往搞文学,搞艺术的,内心比旁人会更敏感纤细。其余学生没察觉出唐昊的与众不同,董小婉却发现了。别看她往常不动声色,但班上大部分学生的性格,她比夏欣叶了解得还要深刻一些。

  这也是她此刻想坐在唐昊旁边的主要原因——她想跟唐昊聊聊,至少,她希望可以从唐昊的口中,听到一些她感兴趣,好奇的事儿。

  “当然可以。”唐昊微微一笑,把椅子拉开,说道。“只要你不怕被别的学生误会。”

  董小婉没因为唐昊这个略带调侃的玩笑而羞红脸颊,反而嘴唇上翘,温婉道:“太在意旁人的想法,会活的很累。”

  唐昊眉头一挑,有些被董小婉的这番话给刺激到。一直以来,他都把班上的这些学生当成小孩子看待。心理年龄少说也有三十岁的唐昊始终觉得跟一中学校的学生是没法沟通的,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在自我介绍上就放出谁也不要找自己的狂言的原因。

  在唐昊看来,大部分高中生的思想还很幼稚,就算偶有几个成熟的,唐昊也没什么兴趣接触。他对那些因为学习成绩好就不可一世,因为运动好就嚣张跋扈的学生谈不上好感,也不会过分排斥。顶多不理就是了。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他习惯了单调生硬的生活,也不会强求别人过他这样的日子。但是,他实在不愿太深入所谓的高中生活——升级版的优胜劣汰、万人过独木桥的戏码,在他人生中不止一次出现。对于以成绩分优劣,用高考来形容背水一战。这样的所谓的生活精神压力对唐昊而言,太过小儿科。他打不起哪怕半点精神去应付。

  然而,董小婉这随口的一句话,却是有些戳中了他的心灵。下意识间,他觉得董小婉跟其他学生不同。至少,她有让人不敢小觑的一面。

  董小婉落座之后,也没急于追问唐昊一些感兴趣的问题。而是旁敲侧击地打听着他过去的生活,学习环境。

唐昊活成人精的人物,吹牛跟喝白开水一样,称得上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董小婉终究只是内心比普通学生敏感纤细的女孩,见识怕是连韩雨潇都比不上,自然分不清唐昊哪些是人话,哪些是鬼话。闲聊了一会,董小婉不着痕迹地切入主题。

  “唐昊,你上次为什么会写出那么生动的作文,是不是在你的人生中,经历了那些撕心裂肺的事儿?”董小婉温柔地问道。

  这是她聊天的一贯作风,对谁都细声细语,不会莽莽撞撞,更不会像韩雨潇那样忽然神经质提高音量。尽管如此,学生们还是会觉得董小婉并不是那么好接触的。或者说——她跟夏欣叶有些相似。都是你能接触,也能看见,但却有种无形的距离。

  事实上,在面对稍微有些姿色或是才华横溢的人之时,吊丝们通常都会生出这样的想法。无关其他,心理自卑感作祟而已。

  唐昊翘起了二郎腿,刚欲摸出一支香烟点燃。但考虑到董小婉不是韩雨潇,人家一文文静静的白嫩妹子,抽二手烟肯定不适应。这才勉强按捺了抽烟的冲动,强打起精神说道:“一些人生感叹而已。”

  “刚才听你描述,你从初中开始就半工半读,是因为过早接触社会的残酷,所以才有这些人生感悟吗?”董小婉好奇地说道。

  她是在象牙塔里没经受风吹雨打长大的小白花,对唐昊这种年龄大不了多少,却经历了世态炎凉,人生百态的人,多少会有些好奇与敬佩。与普通学生不同,单单是透过唐昊那深邃漆黑的眸子,董小婉就仿佛可以看见一副精彩纷呈的画卷——当然,这其中有多少是因为好奇,又有多少是因为少女的怀春心态作祟。谁也不知道,包括她自己。

  “差不多吧。”唐昊脸上流露出唏嘘的神色,故作淡然道:“这几年算得上我二十年来最宝贵的人生经历。”

  听唐昊这么说,董小婉更觉得他跟普通学生不一样了。说到底,董小婉也只是一个高三学生,十八岁未满,打小被家里强迫性学这学那,又因为家教严格,基本上杜绝了她跟男生接触的想法。再者,她总觉得身边的男生有些幼稚。不管是说的话,还是做的一些事儿,都算不得成熟稳重的男子汉。作为一个在一中这种贵族式高中鼎鼎有名的才女,说她内心一点骄傲没有有些不近人情了。只是在书香门第的家庭氛围熏陶下,不管是性格还是修养,都是相当出众的。以她的素养,放在三从四德的古代,也是大家闺秀的典范。

  但对于唐昊这样充满神秘色彩,又有些文武双全,洒脱不羁的男子,董小婉多少会有些发自内心的悸动。

  压制青春期各种躁动太久,碰上一个让自己好奇的男人,爆发起来总会格外的惊人。

  主动找唐昊谈话,对董小婉而言,算得上是人生历程上飞跃性的跨步了。

  酷c匠《网永%久免1费√看:小说

  “周末的聚会你会去吗?”董小婉适可而止地终止了与唐昊颇有深度的对话,她怕再聊下去,会影响晚自习的学习效率。即便是现在,她也有些沦陷的迹象,手心的汗珠从侧面体现了她内心的紧张与焦虑。

  “会去,就怕我没法子融入你们的圈子。”唐昊谦虚地说道。

  “慢慢就熟悉了。”董小婉起身,道了一句客套话,回到自己座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