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没偷吃我鸡腿吧?”唐昊笑着说道。

  韩雨潇撇嘴道:“谁稀罕你一根鸡腿啊?”

  说罢,唐昊便跟韩雨潇离开了篮球场,而附近的围观者也一哄而散,留下伤心难过,黯然神伤的李建成。韩小宝却是笑嘻嘻跟在唐昊身后,称赞道:“唐昊,你投篮怎么这么厉害?居然百发百中,谁教你的?”

  唐昊啃着鸡腿,喝着西瓜汁,说道:“自学的。”心中却想。“我虽然没玩过篮球,但不代表我投篮不准。不就是把篮球扔进那么大的一个篮筐吗?想当年我——”

  “唐昊,周末我们有聚会,你去不去?”韩雨潇打断了唐昊自恋的内心活动,询问道。

  “班上的聚会?”唐昊啃着鸡腿说道。“如果是你上次带我去的那种地方,那就算了。我实在接受不了那种闹哄哄的场面。”

  接受不了是假,腻了是真。前几年因为工作原因,几乎日以继夜泡在夜店,见了太多该见的不该见的,唐昊更愿意回韩家别墅洗个澡,看会无聊但很玄幻的晚间新闻,也不愿在这种场所混迹。

  “不是,就是吃饭唱歌。没什么很特别的。”韩雨潇说道。

  “你身为韩家大小姐,也喜欢扎堆玩儿吗?”唐昊调侃道。

  他还以为像韩雨潇这种国内顶级大小姐应该喜欢的是高档次的娱乐消遣呢。没想到还乐意跟高中生一块儿去普通的餐馆吃饭,普通的ktv唱歌。

“大小姐也是人,谁告诉你大小姐就喜欢去名店玩,豪华场所消费?”韩雨潇不乐意道。“你这算是地位歧视我吗?”

  “不敢——”唐昊摇头笑道。“你是雇主,我是保镖,既然你想去,我自然也会去。”

  “那这么说定了,明天下午你直接跟我们去饭馆。”韩雨潇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我先回教室了。”

  “你不吃吗?”唐昊回过头,抹掉嘴角的油渍,说道。“我记得你很贪吃的。”

  “我叫了披萨,可比你的饭菜好吃多了。”韩雨潇笑眯眯地说道。

  “你不早说——”唐昊忙将鸡腿全塞进嘴巴,屁颠颠跟上来,讨好道。“我最喜欢吃的就是披萨,顺便帮你尝尝口味是否正宗。”

韩雨潇投以鄙夷的目光,走向教室。

  未到教室门口,唐昊便瞧见一个嘴边挂有小胡子的中年肥胖男人,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敦实,但狭小的三角眼里却透着奸诈的光芒,一瞧见唐昊,便上前问道:“你就是唐昊吧?”

  “是我,训导主任,找我有事儿?”

  “听说你在校内抽烟,无视校纪校规,跟我去办公室谈谈。”训导主任沉声道。

  “抽烟有害健康,我是好学生,怎么会抽烟?”唐昊当即互掐反驳。说道。“倒是训导主任你一嘴的烟味,牙齿上还有残余烟垢,大概是刚抽烟出来吧?”

  “我是成年人,你是学生!怎么能相提并论?”训导主任张大锤愤怒道。

  “虽然我是学生,但我二十二岁了,也是成年人。”唐昊反唇相讥。“你不能以身作则,凭什么指责学生抽烟?”

  “牙尖嘴利!”张大锤怒道。“你到底跟不跟我去办公室?”

  “不跟,我还没吃晚饭。”唐昊抹了抹嘴角的油渍,面不红心不跳。“等我吃了成不?”

  I@酷匠C网正&版{O首"#发s

  张大锤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冷冷道:“给你十分钟。”

  “我吃饭很慢条斯理的,十分钟怎么够?半个钟头吧。”唐昊有样学样的抬起手腕,但他并没戴手表的习惯——

  “半个钟头就要上晚自习了!”张大锤气的不可遏止,难怪连李主任都对他没法子,看来的确是个难缠角色。若非校长说董事会护着他,张大锤早就动粗了。要知道,张大锤是校内出了明的火爆脾气,连马豪火炮这等坏学生的领头人对他都噤若寒蝉。而他也仗着跟董事会某股东有亲戚关系,才在校内横行无阻,否则早被某学生家长通过关系整上一顿了。

  “那等我下了晚自习再去找你。”唐昊认真说道。

  “那时候我已经下班了!”张大锤恼羞成怒。

  “要不然改天再约?”唐昊面露讥笑之色道。

  张大锤在学校几近臭名昭著,但凭借他强硬的手段跟前段日子赶走了几个差班的学生,一度让不管好学生还是差生见到他都绕道走。这让张大锤很有成就感,同时也明白一个道理。一中大部分学生都是贱骨头,不流点血是不知道好歹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学生他都能搞定。譬如几个家底殷实,跟校方高层关系亲密的学生,他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唯一能做的不过是盯着他们的时间多点,给他们点心理压力。

  一中不论学生还是教师都有些怀疑这中年男人是不是少年时期死了爹妈,青年死了老婆,中年死了儿女。否则哪来这么大的怨气?在他任职二十年来,就没人见过他笑。哪怕在候着领导上司的时候,他也只是忐忑地弯着腰,低着头,一丝不苟听取上级命令。就是咧不开嘴。

  唐昊自然知道他想找自己麻烦,故而才有了那番看似有趣,实则无可奈何的对话。

  他不愿跟校领导作对,包括前些日子找自己麻烦的李晓,他来学校,不是要出风头,也不是想跟谁过不去。只不过是来保护韩雨潇跟韩小宝的。等任务结束,他就会远离喧哗的校园生活。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毕竟自己的身份特殊,既然对方对自己的存在感到棘手,那么自己也没必要留下太多羁绊。

  揉了揉脸颊,唐昊见韩雨潇已经吃了起来,没真跑过去分她的披萨吃,而是独自回到座位。

  刚要摸出福伯送给他的苹果手机摸索怎么掌上上网,身边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微微抬头,居然是温婉典雅的董小婉。不由微笑道:“董小婉同学,找我有事儿?”

  “没什么。”董小婉略显拘谨地摇了摇头,指着旁边的椅子道。“我能坐吗?”

  董小婉几乎是鼓足了勇气,才敢说出这番话的。坐在一个大龄插班生的旁边,别说是熟悉她性格作风的同学不敢相信,就连她自己都有些咋舌。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否正确,但内心的好奇促使着她主动接近唐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