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唐昊不是普通学生,他是一个夜店老油条,是一个脸皮厚到堪比城墙的无耻之徒。哪儿会忌惮夏欣叶的班主任身份。

  只是没想到,在她说出这番话之后,夏欣叶立刻大怒,拧着唐昊的耳朵寒声道:“你说谁骚气十足?说谁啊?”“我说——”唐昊耳朵生疼,刚要搭话,骤然醒悟过来。该不会是韩雨潇那疯丫头把夏欣叶的号码给我了吧。

  “你骚扰了一上午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像你这么有出息的男人,怎么不当面调戏我?”夏欣叶寒声怒道。

  原本还有些精神恍惚的唐昊登时清醒过来,更是仿佛有一盆冷水从脑袋浇到脚底,遍体生寒。眼珠子瞎转,最后只能无可奈何道:“夏老师,我错了。

  “错了?”夏欣叶低声道。“假如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这么调戏你,你会接受我的原谅吗?”

  “你在猛烈一点我都会接受,夏老师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小气的女人——错了,是男人。”唐昊面色严肃道。

  “哼,无耻!”夏欣叶松开他的耳朵,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满道。“你以后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别怪我对你心狠手辣。”

  “遵命。”唐昊调侃道。

  夏欣叶气结,也懒得搭理他,转身走上讲台。

  夏欣叶一转身,唐昊就把自己那刀子一般的杀人眼神甩向看好戏的韩雨潇,琢磨着是往今晚的宵夜里放点含笑半步颠呢还是奇淫合欢散。这丫头太毒辣了,居然误导我调戏班主任。胆子忒大了。

  三四节课都是英语课,夏欣叶有个规矩,一旦上课就不许学生讲中文,也亏得这是尖子班,虽然是理科班,但大部分学生的英语成绩还是不错的。也就韩小宝等少数几个偏科严重的废材才会听天书的错觉。其余学生都是津津有味。当然,这也得算上夏欣叶的功劳。她讲课生动有趣,并非一味死板照本宣科,课堂期间总会穿插一些她亲生经历活听说过的有趣乐闻,课堂上充满激情与乐趣。

  唐昊口语好,听力自然也不赖,几乎是班上最能轻松听懂夏欣叶所讲内容的。若是唐昊小心眼,还能挑出几个夏欣叶的小毛病。但他老人家上英文课瞌睡连天,哪儿会有这等心思

  第二节课最后十五分钟,夏欣叶把课堂任务转达完毕之后,微笑道:“秋季运动会快到了。这回校长亲自说了,即便是高三年级,也应该多放一些时间投入到高中的最后一次运动会。咱们班的文化成绩优秀,希望运动项目也要跟上步伐,不要让别人认为我们是一群只会读书,不重视锻炼的书呆子了。”

  韩小宝等唯恐天下不乱的学生立刻叫道:“夏老师放心,我们会把其他班的学生打得落花流水,让他们知道花儿为嘛那么红!”

  王喜也是跟着韩小宝一唱一和:“虽然去年我们在运动会上颗粒无收,但今年我们都是有备而来的。夏老师放心,不会给您丢脸的!”

  唐昊无言以对,韩小宝倒也还算有点身体上的优势至于王喜——细胳膊细腿的,风都能吹倒的货色,居然也敢口出狂言。不由感慨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浮躁不堪,自以为是。像我这种内敛低调的年轻人还真是不多了。

  自恋了一番,猛然听见夏欣叶喊自己,忙不迭回过神来,尴尬道:“夏老师,你让我参加什么?”

  “长跑。”夏欣叶没好气地说道。“你虽然是插班生,但胜在年纪比较大,咱们班学习成绩好的一抓一大把,但运动健将真不多。三千米长跑更是弱势中的弱势,希望你可以为参与进来。”

  唐昊哑巴吃黄连口苦说不出,凭什么我是插班生就要参加三千米长跑?你都说了我年纪大了,这不正好说明我已经是老胳膊老腿了吗。让那群年轻后生欺负我这么个老人家,好意思么?

  顿了顿,唐昊刚要说什么,夏欣叶完全不给他反击的机会,说道:“就这么说定了。我已经把你的名字填上去了。”

  “我去——”唐昊目瞪口呆,哪儿有这样的班主任啊?完全都不考虑人家受得了受不了,到时候我给跑缺氧了你负责人工呼吸吗?但才得罪了夏欣叶,现在就当她钻个空子吧。素来不肯吃半点亏的唐昊无可奈何,摸出手机研究如何上网登qq。

  因为是在上课期间讨论课余活动,学生们热情很高,尤其是在讨论篮球足球拔河等团体运动的时候,学生热情高涨,纷纷提意见选人员。足球运动并不那么专业,因为运动会时间只有三天,要是按照正规的比赛时间,三天时间还不够踢几场球呢。故而足球是小场地的六对六,半场比赛。所以吸引力远不及时常有帅哥出没的篮球比赛。

  而理科班的男生篮球玩得好的虽然比较多,但这种尖子班的男生,大多瘦弱近视眼,体力好的没几个。李建成算一个,可篮球是五个人的运动,替补不说多了,至少得有一个吧。那至少得六个人。算上跟李建成玩在一块的学生,撑死了挑出四个。无奈之下,夏欣叶把韩小宝也叫上了。只不过韩小宝跟李建成这个装逼男的关系素来不好,他更是看不惯这个癞蛤蟆想吃自己老姐的家伙,从没给过他一个正眼。若不是夏欣叶亲自下达命令,他打死不会参与。

  五个人到了,那就还剩下一个替补。校园篮球赛比不上nba,没什么可能出最佳第六人。有事经常会五个人打满全场。替补说白了八成是个摆设。若是运气不好哪个球员在对抗中受伤,才会让替补上。

  3=酷匠Q2网:;首发C

  所以在替补人员上,夏欣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唐昊。

  “又是我?”唐昊大为不满,也不顾还是上课期间,提高音量道。“喂,像长跑这种完全不会惹人注意的劳累比赛让我上,篮球这种出风头的比赛没我的份,现在找不到人了,就找我当个坐冷板凳的?夏老师,我又跟你没仇,不用对我这么刻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下流路说:

哎,停网了,今天就只有两张,明天八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