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自习的学校充斥着学子的朗读声,唐昊没一大早就放声朗读的兴趣,再者他一宿没睡,单单是听着学生们尖锐刺耳的朗读,他就难以忍受,更遑论让他费劲读书了。

  摸出福伯送给他的苹果6,唐昊琢磨了半个钟头,才适应触摸屏的用法。但手机上只有福伯一个人的号码,他总不能为了模仿手机党跟福伯发短信聊天吧?于是写了一张纸条让前排的同学传给韩雨潇。

  韩雨潇接到纸条,写了自己电话传回去。虽然有些莫名奇妙,却也没放在心上。

  只是纸条刚递给唐昊,他就向韩雨潇发了一条骚扰短信。

  “嗨,妹子,上课好无聊啊。”

  韩雨潇接到短信,顿时有些吐血的冲动。他要自己号码,就是为了让自己跟他短信聊天吗?

  平时连打电话的癖好都没有的韩雨潇更不喜欢干发短信这种极度浪费时间的事儿,飞快按了一条短信回去:“无聊你就睡觉啊。一晚没休息还不累么?待会儿夏老师的课,你想谁都睡不成了。”

  “福伯送了我一台手机,我兴奋的不可遏止,睡不着啊。”

  “——”韩雨潇发了代表无言的短信过去之后,又发了一条。“我要上课了,另外给个妹子的号码给你。1502304xxxx。”

  “哪个妹子的啊?漂亮不?”

  “漂亮,水灵得不行。”韩雨潇回应。

  “可别忽悠我。”唐昊尝试新地给这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嗨,妹子,寂寞不?”

  ————

  夏欣叶正在准备上课资料,手机突然嘟嘟作响,拿起来一看,居然是这么一条骚扰短信。关键是没署名,她微微皱眉,回了一条短信:“对不起,我不寂寞。你是谁?”

  唐昊收到短信,摸着下巴琢磨:“既然韩雨潇把这个妹子介绍给我,那肯定是比较容易勾搭上,没错,她肯定是在跟我故作矜持,等我再努力一把,她就会展现出风骚妩媚的本质。”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茫茫人海中我们能相遇,那就是一种缘分。妹子,不如找个时间出来喝杯咖啡,畅谈一下人生理想,江山社稷?”唐昊极其口花花地发了一条短信,又想。“现在的妹子都喜欢口花花的男人,导致本分老实的昊哥我也得顺应潮流,这难道还不是时代的悲哀吗?”

  夏欣叶有点烦了,这人脑袋进地沟油了吗?我都不认识他,就可以跟我这么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再者,就算你要把妹,也拜托你专业一点吧。现在还有人用这么老土的手段泡妞吗?

  殊不知,唐昊以往把妹都是很直截了当的,另外,他以前接触过的基本都是有一定背景或对男人领略比较透彻的女人。所以唐昊基本不需要利用太多其他资源,就能把女人弄上床。但现在,他所处的环境,凭借他的个人条件和内涵,根本勾搭不了那些独爱花季少男的小萝莉们。

  “不说名字少烦我,我很忙。”夏欣叶回了一条短信,便把手机调了静音,安心工作去了。

  唐昊吃了闭门羹,没有自我检讨,而是把问题推卸到韩雨潇身上,转而又给韩雨潇发了一条短信。

  “韩小姐,你是在忽悠我吗?那妹子根本不搭理我。”

  “那是因为你没把握住她的内心和喜好,这妹子很容易上手的,根据我朋友的介绍,她相当的闷骚——”

  “我就知道她在跟我假矜持,装正经。好了,没你什么事儿了。”

  韩雨潇结束了跟唐昊的短信对话,掩住嘴笑得肚子疼,这家伙还真骚扰夏老师去了?要是让夏老师知道调侃她的人是唐昊,不知道会把她气成什么样。这样的爆炸性新闻她自然不会独自分享,很快跟同桌的女生说了。

  执行任务途中,唐昊见惯形形色色色的女人,虽然严格来说,唐昊没谈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恋爱。但玩过的女人却是不少。而他泡妞的场合跟地点,注定了不需要奶油外貌。虽说他的驰骋花丛谈不上无往不利,但九成都是有所斩获。如今连短信勾搭妹子都没法成功。垂头丧气的唐昊相当郁闷,两节课的时间白白虚度。直至夏欣叶面色不善进教室上课,他才架不住瞌睡虫上脑,撑着额头陷入浅度睡眠。

  夏欣叶被那个猥琐男骚扰了足足两节课,令她烦不胜烦,上课的心情自然不好。一进教室便瞥见唐昊趴在桌上睡觉,更犹如火上浇油。若非想到那晚唐昊令人瞠目结舌的表现,她肯定抓起课本砸下去。

  }更W,新a最快"A上酷‘z匠网

  但尽管如此,作为责任心极强的班主任,夏欣叶还是走下讲台,来到唐昊旁边,推了推他的肩膀,言语中充斥着恼怒:“刚上课你就睡觉?”

  唐昊昏昏沉沉仰起头,微眯着眼眸道:“刚才手机勾搭妹子以失败告终,心情正郁闷着,我准备到梦中玷污她,别打扰我。”

  夏欣叶闻言,瞬时间五雷轰顶,面色难看到极致,双目直欲喷出火来,冰寒的气息席卷向唐昊,将他层层包裹——

  昏昏沉沉被夏欣叶叫醒的唐昊自然是没察觉到美女班主任透漏出来的浓烈寒意,但上课期间,班主任就站在旁边。唐昊还是很配合地揉了一把僵硬的脸颊,抬起了脑袋。

  然而,在他完全对上夏欣叶那双直欲喷出火来的美眸时,不由有些莫名起来。她这是吃枪子了吗?火药味这么大,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儿吧。不就是上课睡觉吗。我一直都是这样啊,又不是今天才搞特殊的。

  但不管如何,夏欣叶既然已经摆了脸色,唐昊还是很配合地微笑道:“夏老师,谁惹你生气了,我去帮你教训他。”

  说这话时,唐昊还有些迷糊地揉了揉眼角,他觉得有什么不明物体遮掩了视线。

  “你刚才说,上课的时候在勾搭一个妹子?”夏欣叶说出这句话都是鼓足了勇气,在她看来,这句话里的妹子就是指自己。作为一个很传统很保守的女教师女班主任,称呼自己为妹子,实在是有些荒诞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下流路说:

我现在不在家,在别人家。这里的电脑码字实在不舒服。剩下的几张下午三点多钟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