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话。”金元很有大将风范地说道。

  “他说——您最好不要乱来,否则他会亲自上门找您麻烦。”蜈蚣说完这句话,只觉得浑身都快虚弱了。后背汗如雨下,浸湿了衣衫,眼角也是直抽搐,生怕金元殴打自己。

  可越担心什么,什么就来的越快。金元在座位上停顿了大约十秒钟后,忽然抓起烟灰缸,扯起蜈蚣的衣领,把他的脑袋按在赌桌上,用烟灰缸狠狠地敲打他的脑袋。

  连续四五次敲打之后,蜈蚣已是头破血流,金元身侧的性感女郎吓得面色苍白,却依旧立在旁边不敢惊叫。长期跟着金元,她自然清楚金元的脾气。这个时候惹他注意,怕也吃不了兜着走。

  “你个王八蛋手上数十人,被一个人唬得带这种话给我?你是不是吃屎长大的?”金元暴跳如雷,又扯着他的头发在赌桌上撞击了一下,直到蜈蚣眼冒金星,出现轻微脑震荡这才停手。

  “滚出去!”金元拳打脚踢赶了蜈蚣出去,气喘吁吁地坐下,喝了一口红酒,向几个区的老大说道。“让各位见笑了,今晚的赌局就到此结束吧。咱们下周再战。”

  那几个老大纷纷告辞,金元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面无表情道:“神父,有买卖。”

  M酷;b匠网`永}8久免&费看L小说

  夜。中环高档住宅区。

  浓密的月光宛若水银倾泻而下,给黑暗的大地铺就了一层银装。凤凰阁一号楼的二单元一楼,一名黑衣黑裤,神父打扮的年轻男子梳理着油光水滑的大背头,一副金丝眼镜将他文雅内敛的气质凸显得惟妙惟肖。脖颈上挂着一条很是柔和的十字架链子,整个形象看上去,仿佛浸淫宗教信仰数十年,内外兼修的元老级神父一般。令人浑然忘却了他才二十多岁的青涩年龄。

  年轻男子腋下夹着一本厚厚的圣经,面色温和平静地等待电梯。

  叮咚。

  电梯门开启,男子缓缓进入,在十八楼出来。迈着平和地步子走出电梯。

  咚咚——

  他敲开了一扇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也许是天气还很炙热的缘故,男子穿着一条裤衩,上半身躺胸露乳,胸膛还有少许的体毛,为他平添了几分野性美。他面目狰狞地扫了一眼年轻神父,皱眉道:“什么事儿?”

  “先生,信教吗?”年轻神父温和地笑道。

  “信什么?”中年男子粗狂的眉头挑了挑,不明就里。

  “信耶稣。”年轻神父说话的口吻充满了圣洁的气息。

  “我只信撒旦。”中年男子不耐烦地说道。“有屁快放。”

  “先生,在神的面前,请放尊重一些。否则会遭天谴的。”年轻神父微笑道。“另外,你真的不信耶稣?”

  “不信!有毛病——咔。”

  中年男子话音未落,咽喉处便被戳上了一把锋利夺目的小刀。鲜血顺着小刀流淌而下,滴落在他的胸膛上。浸湿了他并不浓密的胸毛。

  此刻,中年男子双掌捂住咽喉,嘴巴发出咕噜的声音,仿佛是要述说什么,但是被切开咽喉的他终究发不出哪怕一个完整的音节,片刻的挣扎之后,软软倒在了地上。

  年轻神父淡淡扫了倒地毙命的中年男子一眼,蹲在地上,把小刀从男子咽喉抽出来,从圣经中撕下一张纸抹掉血渍,随手将沾满鲜血的纸张捏成一团,扔在地上,自言自语道:“不尊重上帝,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叮叮叮——

  电话铃声响起,年轻神父缓缓起身,一面向电梯行去,一面接通了电话。“金老板,怎么有空找我?”“替我杀人。”金元冷酷的声音传来。

  “什么价?”年轻神父直截了当地问道。

  “一百万。”金元冷冷道。

  “哟,金老板这回可是下血本啊。”年轻神父调侃之后,神色一凝,说道。“你知道我的规矩,老弱病残孕不杀。”

  “是个年轻人,身手了得。你答应,我先付你五十万预付款,尾款等你完成任务再付。”金元洒脱地说道。

  “你可以给我打款了。”神父直接挂了电话,又按了一个号码,待得电话接通,从容说道。“杀猪的,晚饭做好了吗?”

  砰砰——

  电话那边传来杀猪刀剁在砧板上的声音,一个粗声粗气的男人说道:“差不多了,七点开饭。”

  “今天接了大单子,做个猪脚庆祝一下,记得煮烂点,上次吃的我拉了一天肚子。”年轻神父顿了顿又道。“大米换成838了吧?上次的大米太糯,简直难以入喉。”

  嘟嘟——

  对面直接传来盲音。

  神父挂了电话,大步进了电梯。

  ————

  唐昊掐准了时间做好早餐,十分钟后,韩雨潇毫无形象,睡眼惺忪蹬蹬跑下楼,洗漱完毕,吃了唐昊做好的早餐,抓起包包上了车。也不知道韩小宝是刻意怀疑唐昊,还是吃不惯他做的早餐。他一般都是在学校吃或者在路边买早点,总之从唐昊担任他们的贴身保镖以来,就没吃过唐昊做的早餐。

  唐昊毫无意见,他也没给男人做早餐的习惯。就算是韩雨潇,他也是很勉为其难做的。做惯大爷的唐昊在以往执行任务的日子里,虽然危险性极大,却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滋润日子。如果像个仆人似的照顾这对姐妹,难免有些心理上的落差。

  福伯驱车到了学校,在韩家姐弟下车后,他拉着唐昊递给他一台手机,说道:“我把电话存在里面了。有什么急事儿随时给我电话。省的我瞎担心。”

  唐昊瞄了一眼手机的牌子,假意道:“哟,土豪金苹果6啊,这怎么好意思,回头我给你结账。”

  “不用。”福伯抽了抽眼角,暗忖。“上次你借了我一万块也是说回头结账,这都多久了,就没见你有还钱的动向。”

  唐昊心安理得放入怀中,心中倍感踏实,给福伯递了一盒长白山,说道:“那我上课去了。”

  话说,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唐昊虽说也是用手机的,但基本都是老式的款式。甚至一度用的是蓝屏手机,信号差就不说了,连听歌上网的功能都没有。这让处于被社会淘汰边缘的唐昊险些跟社会脱节。如今福伯出资送了自己一台最新的土豪金苹果6,唐昊老怀安慰,打算上课期间好好摸索一下这款高科技手机的用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