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不熟。”唐昊板着脸摇头道。“只是要你给我带句话。”

  “向谁带话。”蜈蚣眉头一皱,十分不解地问道。

  “金元。”唐昊弹了弹烟灰,语调平缓道。“我想你应该认识他,你帮我对他说,再乱来,别怪我亲自上门找他麻烦。”

  蜈蚣在听见唐昊这番话之后,心头一阵抽搐。让自己给金元带话?

  金元什么人物?燕京市道上盘踞二十年的带头大哥。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大牛人。别看我蜈蚣混得风生水起,但在人家面前,还不是一条哈巴狗,金老大开心,赏我两块骨头啃啃,不开心,踹我两脚。我还不是恭恭敬敬的伺候着。虽然理论上而言,自己是金元带出来的小弟。可像自己这样的存在,金元手下可不少。

  你现在让我给金元带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这不是要我的小命吗?

  可现在难关难过,蜈蚣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

  唐昊见蜈蚣答应,拍了拍他的肩膀,随手派了一支长白山给他,笑道:“有空我再来给你捧场。”

  说罢,回头瞪了津津有味看戏的韩雨潇一眼,当先走出密码夜总会。

  愣在原地的蜈蚣忐忑得要命,巴不得唐昊一辈子别来捧场,再这么来几次,自己立下的声威就消散殆尽了。他现在都不知道怎么传达唐昊的话,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大哥跟唐昊究竟有什么矛盾。但是从唐昊表现出来的手段来看,他们的问题应该不是自己这个级别的大混子可以化解的。

  轰散了看好戏的客人,愁眉苦脸上了二楼。

  唐昊叼着香烟,漫步在别墅区的林荫小道上。路边橘黄色的灯光将两人的影子拖得长长的,从影子的角度和位置来看,他们像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多过保镖与雇主的关系。

  韩雨潇脑壳有病,让的哥在别墅区的门口就停车,这让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能坐着绝对不站着的唐昊多走十分钟才能回韩家别墅。但他知道韩雨潇肯定有话要问,否则她也是跟自己一样懒得流油。

  三分钟过后,刚续上一支烟的唐昊便被韩雨潇审问了。

  “你就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的国家佣兵?”韩雨潇转到唐昊面前,倒退着脚步,充满好奇地问道。

  “嗯。”唐昊喷出一口浓烟,点头承认。

  韩雨潇娇嫩的手心在鼻子旁边呼扇了几下,防止吸入唐昊的二手烟,又问道:“你也并不是什么专职保镖?”

  “嗯。”唐昊直截了当地点头承认。

  “你是做了什么事儿被组织踢出来的?”韩雨潇无比好奇地问道,他之前听福伯讲过,唐昊原本是在欧洲执行任务,是在执行任务中途和上级产生冲突被革职派来保护自己的。

  二十岁的年龄,究竟有多么厉害,才会完成被佣兵组织吸收到驱逐出来,韩雨潇发觉唐昊身上有太多让自己好奇的秘密。今晚带他去密码夜总会就是抱着这个态度,这是开始,现在才是切入主题的时候。

  “打了上司。”唐昊耸肩,无谓地说道。

  “打了上司?”韩雨潇长大了嘴巴,表情古怪道。“你们组织的士兵不是很有原则,很遵守法纪的吗?我前面接触的三个特工和部队里面的士兵,全都死板僵硬的要命,别说让他们打上司,即便是在我的带领下,也不肯抱怨哪怕一句上司的坏话。”

  “因为我不是死板的佣兵。”唐昊面无表情地说道,旋即又挖苦道。“就像你不是纯正的好学生一样。”

  “别把我拉扯进来,现在是我审问你。”韩雨潇垫着脚尖跟随唐昊缓慢的脚步后退,歪着脑袋问道。“你当了几年佣兵?”

  “不记得了。”唐昊摇头。

  “不记得?”韩雨潇睁大了漂亮的美眸,好奇道:“你现在也才二十二岁,难道记性就这么差了?”

  “因为我十二岁开始就在执行任务,但满了十六岁才成为国家佣兵局的正式佣兵,而成为正式佣兵之后,做的事儿跟之前也没太大的区别。所以你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应该回答十一年还是七年。”唐昊解释道。

  “你执行任务都做过哪些事儿,执行过什么任务?”韩雨潇犹如一个好奇宝宝,兴奋地问道。

  酷匠aJ网唯!一◎正…●版BS,%r其他v{都是!盗版¤|

  “你也问过我前面几个保镖?”唐昊笑问道。

  “问过。”韩雨潇故作老成地叹息道。“但他们都太小气,不肯告诉我。”

  “那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唐昊反问道。

  “你这么帅,我相信你会告诉我。”韩雨潇使劲儿给唐昊灌迷魂汤。

  “终于有人承认我帅了——”唐昊感慨着叹息一声,说道。“看在你这个厚道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其实佣兵也只是一份工作,做的事儿虽然有危险,却也很有意义。当然,上司们是这样教育我们的。我也不是太清楚我们执行的任务中,到底是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居多还是上司们私利的居多。”

  “那你以前肯定满世界跑吧?”韩雨潇向往地问道。

  “嗯,除了几个世界边缘角落没去,五大洲该去的地方我都去了。”唐昊点头承认。

  “好玩不?”韩雨潇问道。

  “——”唐昊愣了愣,张大嘴巴不知道怎么回答,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韩雨潇,终究还是不忍心打击这个美丽的姑娘,最后恬不知耻地回答。“能泡各种肤色,说各国语言的水灵妹子,算是好玩吧。”

  “流氓!”韩雨潇娇嗔道。顿了顿,又问道。“那你来我家之前,在执行什么任务?”

  “在欧洲调查一个商业大鳄。”唐昊轻描淡写地说道。

  “危险不?”韩雨潇追问。

  “还可以吧,反正全世界的士兵和特工中,只有我能接近他,调查一些有用的信息。”唐昊含蓄地装逼。

“全世界?”韩雨潇不屑道。“难道没人可以接近这个恐怖大鳄?”

  “有。”唐昊坦诚道。

  “那你还说——”

  “但是都已经死了。”唐昊打断了韩雨潇的反驳。

  “——”韩雨潇扁嘴道。“你要不要这么嚣张。”

  “惭愧惭愧。”唐昊说着,可脸上哪儿有半点惭愧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