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没穿得像他们这么高级货的男人。

  唐昊见过一些奢侈品,这两个年轻男子的衣着,就是典型的奢侈品。一套数万的西装,别说普通人舍不得买也买不起,饶是管理层金领,买一件怕也心疼得要命。

  他们坐在韩雨潇旁边,像是相熟一样,闲聊了几句,韩雨潇则是指了指唐昊这边,仿佛在说着什么。因为隔得远,光线又十分昏暗,唐昊不知道韩雨潇说着什么,但那两个年轻男子很快就向唐昊走来。

  “你就是潇潇的男朋友?”为首的那名年轻男子淡淡地问道,言语中很有些不屑的味道。

  “——”唐昊眼珠一翻,旋即笑道。“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想见识一下究竟是什么男人才能泡上雨潇而已。”另一名男子则是冷漠无比地说道。

  唐昊搞不懂,韩雨潇这妮子的脑袋进水了吗?编这样的谎言有什么意义?难道这两个男人追她,她烦不胜烦,想让自己打发他们?想到这儿,唐昊有些郁闷,这种桥段未免太过老套了吧?如果形势逼人,临时扮演一下倒也无妨,可韩雨潇这样处心积虑的带自己来这儿见这两个男人,是不是太幼稚了?

  唐昊一直都觉得韩雨潇不是这种单纯幼稚的女孩,可今天她的表现却让自己大跌眼镜。

  顿了顿,唐昊微笑道:“我是什么男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韩雨潇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那两男人面色略微有些难看,分别坐在唐昊左右,像是左右护法,又像是挟持他的恶汉。置身其中的唐昊不为所动,只是慢悠悠喝着二十块一瓶的啤酒,抽着香烟。

  “小子,少在我面前嚣张,如果你有种,就跟我飙车。你赢了,我甘拜下风,如果你输了,以后少跟韩雨潇打交道。如何?”左侧脸蛋很奶油的年轻男子说道。

  “飙车?”唐昊先是一愣,旋即好笑地问道。“你们燕京市在为女人或者面子的时候,是不是都用飙车来分出胜负?”

  “是又如何?”另一名长相更奶牛的年轻男子不屑道。“你问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到底敢还是不敢?”

  “哦,我只是随口问问。”唐昊面无表情,又道:“抱歉,我没兴趣。”

  “没种。”两人说道。

  “不如我们换个玩法?”唐昊微微考虑了一番之后,笑眯眯地说道。“比胆量嘛,不是一定要用飙车的。”

  “你想比什么?”其中一人皱眉问道。

  “打人。”唐昊促狭道。

  )最新章/p节上酷匠$H网i@

  “怎么个打法?”另一人不解道。

  唐昊想了想,把酒瓶在手掌掂量了几下,笑道:“你们没打过人吗?拿起酒瓶朝对方脑袋上扪一下就成了,很简单吧?”

  “——”

  这两人有些被唐昊神经质的说辞刺激,朝人脑袋上扪一下?的确很简单,的确没什么难度,但问题是扪了之后的下场不好收拾。这密码夜总会,可是什么人都有。指不定自己扪的是个江洋大盗,又或者是个过着刀口舔血日子的猛人。扪对方的脑门一下,说不定会被对方狂扪自己的脑袋一百下。

  不划算,风险性太大。

  >两人有些犹豫,其中一人脑子转的较快,嘴硬道:“你是客人,不如你先?”

  唐昊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嘴角叼着香烟,笑眯眯地跷起二郎腿,吊儿郎当道:“你是想告诉我,你们不敢吗?”

  “胡说八道!我们怎么会不敢?”其中一人不屑道。“我们只是怕你惹祸了没法收场,到时我还能帮你收拾一下烂摊子。”

  “不用。”唐昊微微摇头,娴熟地弹了弹烟灰,心平气和地说道。“不如这样,你们一人打一人,就算你们赢。看那边,有两个小混子在给客人的酒里下药,打这种人你们应该没什么心理负担吧?”

  两人脸色剧变,通过唐昊的提醒,他们的确看见那两个小混子的手段。只是,这种人能在密码做这种小动作,肯定是得到认可的。打了他们,鬼知道会惹出多大的麻烦。不由面色难看,犹豫不决。

  “你们不去,那我先试试?如果我打了,就算你们输?”唐昊笑眯眯地说道。

  两人惊愕片刻之后,其中一人冷哼道:“你打了再说。”

  唐昊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提着还有半瓶酒的酒瓶子,悠哉游哉地向偷偷往客人酒杯下药的小混子走去。

  韩雨潇或许会有些女孩儿骄横跋扈的性子,但她绝对不幼稚,不会因为唐昊不肯向她解释而处心积虑拉他来密码夜总会为难他。她这么做,单纯是想试验一下唐昊究竟有多大的能耐,他是自己的保镖,还是国家佣兵的王牌。可韩雨潇对唐昊的了解实在太少,除了知道他拥有超强的武力值和烧得一手好菜之外,便再没其他方面的认知。这次带唐昊来密码这家龙蛇混杂的夜总会,就是想制造一点混乱,一些麻烦来刁难唐昊,想看看他处理事儿的手段究竟有多么凌厉。

  至于那两个一个比一个奶油的小白脸,只是韩雨潇一人给了五千请来的死跑龙套的。像他们这种出卖肉体的猥琐小男人,只要肯出钱,分分钟都能找来一打。不缺钱的韩雨潇要促成这件事儿毫无难度。

  坐在吧台上品着鸡尾酒的韩雨潇见唐昊独自向光线较为昏暗的方向走去,不由眯起眼眸凝视他,想看看他打算做些什么动作。心中颇为期待,也不知道那两个小白脸有没成功刁难唐昊。只是,如果单纯从唐昊的神态跟那两个小白脸的表情来看,唐昊很明显掌控着整个局面的倾斜度,而这两个小白脸,却仿佛被唐昊吃死了一样。

  然而,就在韩雨潇胡思乱想的时候,唐昊忽然做出一个令人振奋的举动——

  砰!

  咔嚓!

  连续两次爆头,酒瓶断了一截又一截,待得那两个给女孩下药的小混子瘫在地上时,唐昊手中只剩下酒瓶细长的出口,而瓶身则完全爆裂了开来。

  蜷缩在地面犹如虾米哆嗦的小混子头破血流,鲜血混杂着酒水流淌而出,尖锐凄惨的叫声惹来附近客人的围观,胆大的靠近一些观看,胆小的作鸟兽散,隔着一定距离目睹暴力现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