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佣兵的形象不都是像电影中所演的冷血无情,浑身铜臭味,是非对错不分的穷凶极恶之徒么?可是这家伙不像啊,非但不像,行事的风格也很绅士,办案的手法也很专业,而且身手又那么好。

  而另外,韩雨潇不开心,倒不是真的介意唐昊小气,不肯解释。而是单纯不高兴唐昊瞒着自己。潜意识中,韩雨潇已经将唐昊当成身边比较亲密的人了,她对唐昊的刻意隐瞒有点不爽,却也能很快放下。若她就这么点肚量的话,韩震北怕是也不会这么看重自己的女儿了”

  唐昊穿上紧绷绷的秋季礼服出来,店里的销售员立刻双眼放光,不由盯着他瞄个不停。唐昊也不介意,再让他倍感尴尬的场面他也见识过,何况只是几个怀春少女的暗送秋波。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唐昊穿上这套黑白相间的秋季礼服,着实有些具有内涵的花花公子味道。略显凌乱的黑发,深邃有神的眼眸,天生挺拔的衣架子身躯,无一不将这套礼服的高贵气息凸显出来。旁人看得赏心悦目,唐昊却不太舒适,他喜欢宽松的服饰,这类紧身衣穿的他格外难受,尤其系着领结的脖子,直让他呼吸困难。

  愣神的韩雨潇瞥见极不自然走来的唐昊,当先映入眼帘的是仿佛为他量身打造的礼服,忍不住啧啧称赞:“穿上这套礼服,你整个人的气质都扭转了。”

  “怎么个扭转法?”唐昊轻微拉了拉领结位置,不自在地问道。

  “从以前的流氓变成现在的斯文禽兽。”韩雨潇毫不留情地贬斥。

  “谢谢赞美。”唐昊微微一笑,坐在一旁的沙发,跷起二郎腿点燃一支香烟,一时间店内烟雾缭绕。而原本,像这类高级店面内是明文规定禁止吸烟的。只是那些售货员盯着唐昊这不羁狂放的模样怔怔出神,浑然忘记勒令他掐灭烟头。

  一支香烟抽完,唐昊砸吧着嘴巴道:“晚自习时间到了,回去吧。”

  “不着急,今晚我们翘课。”韩雨潇眯起眼眸,略带狐狸味道的口吻说道。

  “翘课?”唐昊微楞,坦诚道:“我翘不翘课倒是无所谓,你也要翘课?”

  “怎么,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韩雨潇撇嘴道。

  “倒也不是。”唐昊摇头,平静说道。“只是我以为你是好学生。”

  “好学生也会偶尔放纵一把。”韩雨潇抬起手腕瞥了一眼时间,说道。“走吧,不早了。”

  ————

  唐昊不知道韩雨潇翘课要去哪儿,但对他而言,能不去那安静得让他慎得慌的教室,他一百个赞成。过惯了在生死线上徘徊生活的唐昊呆在教室晚自习,就像让一个体育生整天呆在文艺班听课一样,别提多难受。

  U酷G匠o网|唯一lD正,)版b》,k其7T他NO都t是盗版@)

  上了的士,韩雨潇直呼去密码夜总会。很有点艺术气息的名字,可这家夜总会,却是十足的龙蛇混杂地带。不管你是三教九流,只要有钱就能去,就能获得高档次消费。跟夜来香这类上档次,针对性比较强的名店相比。密码更像一个路边发廊的小姐,来者不拒。但凡进去了,都能获得小姐的款待——当然,款待的热情程度,跟你口袋的厚度成正比。

  唐昊万万没想到韩雨潇领着自己翘课居然是去这种夜店玩乐,不由微皱眉头,扭头向一旁兴致勃勃的韩大小姐问道:“你父亲嘱咐过我,管理好你的生活,最好不要去这种地方。”

  “感受一下夜店的酒色气氛不行吗?”韩雨潇眨了眨美眸,促狭道。“怎么,就只准你去夜店把妹,不准我去酒吧钓帅哥?”

  “你怎么想我不在乎,我只是好心提醒。那儿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别吃了闷亏赖我。”唐昊无可奈何说道。

  的士很快停在密码夜总会门口。下了车,唐昊一眼望向门口金碧辉煌的广告牌,牌子上流光闪烁,有些纸醉金迷的味道。待得韩雨潇付了车资之后,两人并肩进了夜总会。

  夜总会,泛指各类夜间娱乐场所。而不少夜店也就干脆挂上夜总会的代号,来彰显自家店面的气派。当然,这只是市面上流传甚广的夜店。也是针对暴发户或是有些小钱的人玩乐的。真正上档次的人和消费者,早就流行上私人会所哈皮了。那些地方或许占地面积或许没这些比较红火的夜总会大,但内部的装潢跟各种服务的档次,绝非这些大众娱乐场所能比拟的。

  以韩雨潇的身份跟家世,想进私人会所只是一句话的事儿,哪怕这儿是燕京,她想去高档次的私人会所,也是很简单的事儿。但她却选择来这种品流复杂的夜总会,不免让唐昊有些好奇。

  但好奇归好奇,唐昊却能很好的按捺这份情绪,从容跟随韩雨潇进入大门。

  密码夜总会一楼是典型的酒吧装饰,卡座、舞池、乐队、dj,一应尽有。上面几层则是更高档的消费区域,毕竟,密码夜总会虽然称不上燕京市最高档的夜总会,却是民间知名度最高的夜店之一,若是专门捞市民的钱,怕也经营不出个多大花头。上面自然有更宰人的场所和消费。

  唐昊原本以为韩雨潇少说也得上个二楼消遣,可没想到她径直在一楼的吧台上落座,叫了一杯颜色鲜艳的鸡尾酒,又看了一眼时间,似乎是在等人。

  唐昊在韩雨潇的要求下,挑了一个稍微安静点的位置坐下,点了一瓶啤酒,慢悠悠喝着。目光四下扫视,巡视了一番现场的环境,找到了离安全出口最近的距离,见没什么大问题,也就由着韩雨潇尝新鲜。

  夜总会的一楼镭射灯交错扫视,迷离的灯光挥洒在店内的客人脸上。饥渴的男人跟寂寞的女人相互猎艳,寻找着今晚的目标。这些人当中有五成是单身白领,三成社会二流子,一成生活工作都很落魄的中年男人,剩余一成则是像韩雨潇这般寻求刺激的学生。他们初出茅庐,不知社会险恶,以为来这种地方玩儿一趟就有了炫耀资本,思想极其幼稚。

  当然,唐昊相信韩雨潇没这么幼稚,他只是搞不懂女孩儿究竟打这什么主意。

  大约十分钟过后,唐昊喝了两瓶啤酒,韩雨潇身边也凑来了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他们的穿着跟附近男人的打扮格格不入,倒也不是这儿没穿西装的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