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玲兴奋不已,夏欣叶则没什么表情。但美眸中多了一丝疑虑跟好奇。起初跟唐昊接触,只认为他有点叛逆跟不学无术。但随着接触的次数增多,她发现唐昊身上有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一面。譬如他酒量大得惊人。譬如他的舞技很绅士,又譬如——他飙车的技术一流。对于车,她算不上了如指掌。但陈玲的这辆车跟那几辆跑车比起来,她还算一清二楚的。以一辆中大型的6A追跑车,还把对方逼入死角,不得不说唐昊的车技相当精湛。

  飙车需要技术,但如果两辆差距大得离谱的车比赛,技术可以加分,却也很难拼赢的。这就好像自行车和电动车比赛,不管开电动车的技术有多烂,你就算把自行车骑得飞起来,也是没办法赢的。

  单从这一点,夏欣叶就能断定唐昊的车技,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可是,他才二十岁,除非五岁学车,十岁飙车,不然很难能达到这么离谱的技术。

  然而,夏欣叶不知道的是,唐昊虽然接触车的时间很早,但他的车技,几乎是在生死边缘的飙车中磨练出来的。跑慢了,就可能当场死亡。比起今晚的飙车,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回去的路上,夏欣叶没怎么说话,陈玲也逐渐消停下来,可能是吹着冷风,飙车途中又兴奋了一阵,此刻她已经恢复常态。送陈玲来到她居住的高档小区,陈玲在小区门口说道:“时间不早了,唐昊,你送小夏回家吧。至于车嘛,你想怎么处置都行,反正这辆车我开腻了。”

  “那我回头把他推海里去。”唐昊摆了摆手,掉头送夏欣叶回家。

  “等一下。”陈玲喊了一声。趴在窗口,冲副驾驶座的夏欣叶说道。“小夏,唐昊跟你真没关系?嗯,这问题有些尖锐了,你可以拒绝回答。”

  “我说过了,他只是我的学生。”夏欣叶无可奈何地说道。

  “那么——”陈玲收回视线,目光落在唐昊那张充满男人味的脸庞上,妩媚诱人道。“等你送小夏回家后,随时可以来我家,我想跟你上床。”

  “家里有套吗?”唐昊放肆地问道,一点儿也不含糊。

  “当然有。”陈玲舔了舔嘴唇,勾引道。“各种型号都有。”

  “对不起,我不喜欢戴套。”唐昊笑眯眯说道。“再见。”说罢,唐昊掉了车头,送夏欣叶回家。

  望向消失在街角的奥迪,陈玲轻吁一声,嘀咕道:“有趣的男人。”

  车厢内没了陈玲的调节,气氛变得尴尬起来。夏欣叶偏过头,凝视街边的景色,唐昊则是边抽烟边开车,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你会不会回去找她?”夏欣叶忽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唐昊愣了愣,咧嘴笑道:“你希望我回去吗?”

  夏欣叶立刻反应过来,撇嘴道:“你回不回去跟我没关系,我只是不想你欺负我朋友。”

  “我欺负她?”唐昊饶有兴致地说道。“我看她想占我便宜还差不多。”

  “胡说八道。”夏欣叶不屑道。“你还真以为你魅力不可挡?”

  “我只是阐述事实而已。”唐昊笑道。“再者,我对你朋友没什么兴趣。”

  “那就好。”夏欣叶说罢,再次偏过头,不再说话。

  在她看来,不管陈玲私生活如何,她都不希望陈玲被唐昊占便宜。或许,这只是出于对陈玲的保护吧。女人,在这种事儿上面,吃亏的总是多数。毕竟,在男女之事上,总归是男人进入女人的身体,而女人是不太容易进入男人身体的——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唐昊微微偏头,漫不经心地说道:“回家涂点药油按摩一会,省的明天不敢抛头露面。”

  夏欣叶微微一愣,心里有些温暖,故作淡然道:“不用你管。”

  “随便你。”唐昊停下车,说道。“到了。”

  夏欣叶下了车,推上车门,刚要转身离开,还是硬着头皮出于礼貌道:“早点回家,晚安。”

  “不请我上楼喝杯咖啡吗?”唐昊迎风点了一支烟,眯起眼睛笑道。

  “——”夏欣叶没想到唐昊居然会提出这么大胆荒诞的要求,要知道,自己是单身居住的女教师,而他是自己的学生…

  “哈哈,晚安。”唐昊大笑着驱车离开。

  "更Wj新_最…快上u酷=L匠网q√

  凝视着车尾灯,夏欣叶怒气上升,犹如邻家小女孩一般跺了跺脚,气道:“臭小子,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

  因为昨晚逛夜店喝酒街头飙车,凌晨三点回到韩家别墅守夜到凌晨七点,又给韩家姐弟做早餐上学。所以早自习铃声一响,唐昊就呼天抢地昏睡过去。

  实上,就以唐昊当年执行任务的难度,一天一夜不睡觉对他而言撑死了抽包烟就能摈除困惫。压根不需要修补睡眠。但今时不同往日,他的保护对象就在教室内,而班上又全都是尖子班学生,受到威胁的几率相当小。而即便是唐昊处于深度睡眠状态,在韩家姐弟有危险的时刻,他也能第一时间护住他们。

  没了高强度压力的任务,唐昊可以放开了睡觉,一点儿也不担心韩家姐弟不会因为自己睡觉而受到丝毫的损伤。当然了,这只是从他自己的角度考虑。作为大龄插班生,他这样一进教室就睡觉的作风,还是惹来不少人不满的。其中就包括了此刻正上课的语文老师。

  这是一个大约五十岁的老资格语文老师,在紫金花执教超过二十五年,拥有典型的呆板木讷的教师形象。学生不听讲上课做小动作,他都会有些接受不了,更遑论像唐昊这样明目张胆的睡觉,钱老师愈发生气。

  那双略显浑浊的眼眸先是瞪了唐昊一眼,旋即将作文从抽屉取出来,过滤到了唐昊的那份之后,提高音量说道:“今天讲作文,我先拿出一名学生的作文点评。给大家讲讲自传体的作文如何写才能更打动人心。”

  钱老师这么说着,目光又是落在了语文课代表董小婉的脸上。微笑道:“小婉,你来朗读唐昊同学的作文吧?”

  “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