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休息,这些事儿不用你操心。一中也不是我开的,不可能说开除谁就开除谁,你等等,我会想办法的——”李晓安抚着宝贝儿子,心头怜惜,平日连自己都舍不得打,居然被一个混小子给打了。这口气怎么都顺不下去,内心腹诽。“好你个唐昊,就算股东会罩你,我也要让你自行退学,你等着,打了我李晓的儿子,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他有什么后台?”李建成不是傻子,以老爹在校方的关系网,要是连一个殴打学生辱骂校领导的坏学生都赶不走,那就说明唐昊的后台很硬。否则的话,老爹现在应该是来向自己说好消息的。

  看◎'正s版。章~_节@%上p酷匠b网

  “他是股东会亲自放进来的,就算是校长站在我们这边,也未必能赶他走,再者——他犯的错误还没达到惊动校方的程度。”李晓忧愁地说道。“下次找个机会让他犯下大错,到时股东会也不可能罩着他了。儿子你放心,老爸会给你报仇的。你安心休息吧。这已经是高三了,别耽搁了学业。”

  “知道了老爸,我会考上名牌大学的。”李建成满腹委屈,却也知道自家老头子尽力了,要怪只怪唐昊太嚣张。他决定等伤好了,一定联合篮球队的队友好好教训他。哼,一个新来的插班生跟我作对,就算你力气大又如何。难道还能在一中称霸么?

  这边厢,父子两各怀心思,琢磨着如何折腾唐昊,那边厢,唐昊却是八风不动趴在桌子上昏沉大睡。讲台上接近六十岁的语文老师手舞足蹈,唾沫横飞传授着书本知识。

  说起来,唐昊睡觉的姿势跟早自习已经有所变动,早自习他肆无忌惮趴在桌子上,而此刻,他则是借着书本的遮掩,单手撑着额头,东倒西歪地趴在桌子上,造成他在认真读书的假象。语文老师年事已高,也不怎么分辨得出唐昊在偷偷睡觉,又或者他只是不愿下台教训唐昊罢了。

  一节课在语文老师讲得激情洋溢,学生听得不咸不淡中度过,下课铃声响起,语文老师布置了作业便夹着资料离开。他前脚走,夏欣叶后脚进来,径直来到唐昊旁边,把他叫醒,面带一丝侥幸道:“你没事儿了,我没听到学校有开除你的消息,也确认了校长那边没这个动向。”

  唐昊揉了揉充满血丝的眼球,迷糊着抬头道:“我早说过李主任日理万机,不会跟我这么个菜鸟学生过不去的。只是您不信而已。”

  “那你就谨记这次的教训,不要再胡作非为。下次再惹出麻烦,谁也保不住你。”夏欣叶没好气地说道。“你又不是学校赞助生,学费这么贵,怎么就不能用功读书呢?”

  “嗯,我会努力学习的。”唐昊敷衍着说道。

  夏欣叶见这家伙没什么悔改的意思,也是叹息一声,又叮咛嘱咐地交代他几句便回办公室了。

  她一走王喜便钻过来,主动攀交情道:“喂,我说唐昊,你小子胆子忒大了。连咱们的班长大人都敢打。带种”

  “这不算什么。”唐昊轻描淡写地摆摆手,故作潇洒道。“想当年我也是校园一霸。”

  他这么说着,心中却想,我以前时常梦到把学生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岂不是校园一霸?

  “嘿,那昨晚校门口干那事儿的人是你吗?”王喜话锋一转,给唐昊下了个套子。

  “什么事儿?”唐昊一脸茫然,仰头问道。“有学生妹被学长摸了屁股吗?”

  “——”王喜冷汗直下,这小子可真敢说,一中虽然有坏学生,但这种流氓行径敢做的人还真不多。也亏他说得出来,顿了顿说道。“昨晚校门口有个新生打了道上大哥,不是你?”

  “别开玩笑了——”唐昊瞪大眼睛,不满道。“我可是好学生,怎么会做这种事儿?我又跟你不熟,你可别污蔑我。再怎么说我也是有私人律师的人,小心我告你诽谤。”

  见他神色凛然,言辞诚恳,反倒是王喜纳闷了起来。看唐昊的样子,好像真不是他做的。心头失落,摇摆着脑袋回到座位,向韩小宝古怪说道:“他否认了,应该不是他干的。”

  “他怎么说?”韩小宝好奇问道。

  “他说他是好学生,还有私人律师,也不知道是不是瞎吹的。”王喜一脸郁闷道。

  他是一中校长你也信?”韩小宝撇嘴道。“这小子狡猾得很,连我老姐都在他手上栽过跟头,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两个八卦爱好者低头商议着,韩雨潇则是偏头瞥了唐昊一眼,见他四平八稳睡觉,一脸微笑吃着零食,跟同学聊着明星的花边新闻。

  午餐和晚餐都是唐昊当先呼唤韩雨潇,这让大小姐很不满意。上课你睡得这么香甜,怎么一到吃饭时间,就回神了?韩雨潇甚至猜测,假如不是唐昊的饭卡掉进马桶了,他肯定不会喊自己,并且下课前五分钟就溜出去杀向食堂。

  晚自习是语文晚自习,老师白天布置了作业,今晚得交,所以学生们大多都在这个时间写作业。唐昊本来不想做,想到时问问韩雨潇能帮自己写不。可一看作业居然是写一片作文,作文名是成龙大哥的经典动作片《我是谁》。这让唐昊盯着题目半晌,却是一动不动。

  “这可怎么写啊——”唐昊腹诽。“现在的老师真变态,出这么难的作文题目,不是刁难我吗?”

  我是谁?

  唐昊犯难了。

  不过,唐昊一直在小黑面前自诩实力兼偶像派佣兵,是很有文化底蕴的高端佣兵。高水平的文章信手拈来,都不带构思的。

  于是,他脑子里想了想,便拿着笔在作文纸上写了起来。

  不就是我是谁吗?怎么可能难倒我,我不仅能从社会学探索自己,还能从人性解剖自己,一般学生肯定没我写的作文有深度。

  两个钟头过去,唐昊洋洋洒洒写了一千八百字的作文——交作业的时候,其余学生都是交一张纸,唐昊则是交了两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