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一个穿着中山服的年男阴沉着脸走进来,戴着一副昂贵的金丝眼镜,头发梳理着《上海滩》强哥发迹后的大背头,油光水滑的,格外扎眼。也许是油水足,导致他体态略显肥胖,停着个啤酒肚。如果不是这人身上多少沾染了点儒雅味道,则会像个土财主多过教育工作者。

  唐昊见这人来者不善,也不心慌,倒是夏欣叶的脸色微微难看了起来,连忙起身,恭敬道:“李主任,这次是个误会,唐昊已经有悔过之心,希望主任能给他一个机会。”

  说时,她冲唐昊眨了眨眼,让他也向李主任道歉。

  唐昊这辈子都没向谁道过歉,但见夏欣叶替自己费心费力,也是不愿让她难做,语气生硬道:“嗯,主任,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不会再犯。”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吗?”李主任冷笑一声,厉声道。“好你个唐昊,当真是不把我一中的校纪校规放眼里。如果你不想自找没趣的话,就自己收拾包裹滚蛋。省的到时候闹的全校皆知,丢了你的脸面!”

  “——”

  夏欣叶一惊,哪儿想到李主任的态会如此强硬,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这给儿子报仇的心思也人皆知了吧?但不管如何,作为唐昊的班主任,夏欣叶都有义务给他求情,又要说什么时,唐昊却抢先说道:“我说——李晓对吧?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退?你是校长?还是一中是你家的后花园。说让我走我就走,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这一回,轮到李晓惊愕恼怒了。不过夏欣叶,却是惊了又惊,两人都没想到唐昊的态会这么嚣张。直呼其名也就罢了,还说什么很没面——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夏欣叶能控制的了。唐昊却是面无表情,凝视因为生气而脸庞有些扭曲的李晓,李主任连说个好,恶毒道:“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留在一中!”

  很显然,李晓生气了,不怒反笑着大步离开。估摸着是运作他的校方人脉去了。

  夏欣叶见唐昊依旧吊儿郎当,一脸无所谓,不由叹息道:“唐昊,你这次算是闯大祸了。主任肯定会让你退学的。”

  “您已经替我争取机会了,不管如何,这次都很感谢您。”唐昊微笑着说道,倒不像前面总跟她拌嘴斗气了。

  “唉——”夏欣叶摆了摆手,说道。“你先去上课,我去找人给你求求情。”

  不论怎样,唐昊是她的学生,即便是一个学生,作为班主任,她都应该保护她的学生。而李主任虽然是年级领导,可也不能随便让学生退。她希望有正义感的领导能帮唐昊说几句话,别因为一次错误而让他退学。

  只是,唐昊这小子也嚣张了。公然顶撞李主任,难道真不怕被开除么?

  \‘看正版l章Sg节P¤上t0酷匠y8网

  她似乎也明白了为什么唐昊二十岁还读高——以他的聪明才智,如果不是个性尖锐。不说考入国家顶尖府,至少也不会当一个老龄高中生吧?

  唐昊没说什么,道谢之后回了教室,继续没心没肺地趴椅上睡觉,似乎一点不担心会被开除。

  ————

  李晓按捺内心的恼怒联系了几个关系亲密的校领导,透漏了自己的意思之后,便直接前往校长办公室。他看来,有许多办法可以让唐昊滚蛋,但找上校长,却可以让唐昊以最快的速滚蛋。毕竟,校长才是真正掌握着唐昊命运的人物。

  他来到门口,敲了敲厚重的大门,得到一个老态龙钟的回应之后,这才轻缓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小李啊,你来的正好,我正好找你有点事儿。”戴着厚重老花镜,端坐办公桌前的老校长摘下眼镜,慈眉善目地招了招手,让李晓坐对面的椅上,说道。“秋季运动会再过两个月就开始了,前几届你严格控制了高年级的参赛人数,我跟几个校领导商量过了,今年还是让学生们自主参赛吧,业重要,但生的身体健康也很重要嘛。你啊,就这上面少操点心,让生们多点运动时间。”

  做平时,李晓肯定会找出十条八条理由来拒绝这个想法,生的运动时间多了,学习时间就会缩水。到时高考成绩不好,自然会影响他的业绩。但如今他是来找老校长帮忙,含糊其辞地应了下来,话锋一转,说道:“校长,其实我找您也有点事儿。”

  “嗯?什么?”老校长好奇问道。

  “夏老师班上的一个插班生打了我儿子,还公然辱骂我,我决定劝这差,态恶劣的生退学。您给开个证明吧。省的到时又多生事端。”李晓一脸平静地说道。

  老校长闻言,眉头微微一皱。这李晓平日虽然有些急功近利,手段下作,但教育学生上面,他倒是没什么坏心思,今日点名要开除一个学生,不免有些奇怪,但还是问道:“今年高三只来了一个插班生,好像是叫唐昊吧?是他打架斗殴吗?”

  “对,就是他,这学生行其恶劣,根本不适合我们一中,就这才开学几天,就闹出这种事儿,再待下去,指不定会给校带来多严重的负面影响。不管是为学生还是为我们学校,我都认为应该把他开除。以儆效尤。”李晓说到激烈时,手舞足蹈了起来。

  “如果是教育上面的问题,我倒是可以顺着你的意思。但是要开除唐昊,这事儿不好办,你也不能开除他。”老校长说得轻柔慈祥,但语态透着坚定跟决然。听不出半点可以商量的余地。

  “为什么?”李晓不满道。“他根本就是一锅粥里的一颗老鼠屎!”

  “因为他是股东会亲自放行的插班生,别说是你,我也没权利开除他。除非他真做出伤天害理,杀人放火的事儿,又或者他主动退,否则你就不能开除他。而且奉劝你一句,以后没事,不要惹唐昊!”老校长一字字地说道。

  李晓满肚子郁积离开校长办公室,来到校医务室,瞅着躺在床上输液的儿子,又瞧了一眼他脑袋上包扎的纱布,更是大为恼火。

  李建成睁开眼睛见老爹站在床边,不由着急问道:“爸,把他赶走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