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雨潇本来不爽早上被唐昊大庭广众之下爆出自己来大姨妈的日子,所以即便她并不喜欢李建成这个伪君子,也没打算帮唐昊,希望凭借李建成班上的威信教训唐昊一顿,教训不成,也至少让他吃点闷亏,一雪他调侃自己大姨妈的耻辱。但没想到,战火很快就被这个禽兽强行蔓延过来,烧到自己身上。

  间接性夺走了我的初吻?

  韩雨潇又羞又气,就算自己是用嘴巴咬的巧克力糖,但也不能说你间接夺走了我的初吻啊?其实,内心深处对唐昊好感逐渐升高的韩雨潇本是不会介意他吃自己巧克力糖,至少,她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只是唐昊这件事儿上安插的名头,让韩雨潇相当不爽。

  你跟李建成斗就斗,干嘛又要把我拉下水?还大庭广众说夺走我的初吻?本小姐再怎么说也是一黄花大闺女,你就一点不照顾我的名声吗?

  她如此想着,刀般的眼神却是甩向唐昊,妄图用目光活剐了他。

  韩雨潇尚且恼怒生气,李建成就不用说了。他暗恋韩雨潇两年,但这女孩对自己总是不冷不热,一直寻不到表白机会,可关系处理的还算不错。至少李建成觉得韩雨潇交男朋友之前,自己的机会很大。可哪儿想到,眼前这个形象不敢恭维,成天睡觉的坏生学居然做出如此大胆的行为,说出如此大胆的话语。这样的做法,无异于直接刺破了李建成班级上积累的威信——

  李建成从高一开始担任班长,因习成绩好,又是运动健将,人长的还很白马王,深受生老师喜欢。夏欣叶来之前,他班上的地位相当于半个班主任。许多时候,他的话比老师还管用,尽管不少男生讨厌他,但大部分女生却相当喜欢这个读书成绩好,人长的又帅的白马王。班级声望一直很高,可唐昊一来,他受到的关注很明显日益减低,这让万众瞩目的李建成本就有些失落感,如今唐昊又做出这么具有挑衅意味的事儿,李建成当即大怒。

  一只手拧住比他还高出一个头的唐昊衣领,俯身冲吊儿郎当坐椅上的唐昊说道:“如果你不道歉,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班级威信跟空口大话没能让唐昊屈服于自己的淫威,高大威猛的李建成放弃斯的做派,展露出他体格上的优势。小子——我可是高篮球队队长,足球队前锋,还是网球健将,尽管你确实长得也挺健壮,你但是当真以为我不敢动武?

  素来斯文儒雅,一副好好先生做派的李建成陡然动怒,所有生都诧然地望向从来都是动口不动手的班长大人,免不得有些担心他们真会打起来。

  男生以看热闹的居多,反正两个当事人他们都不喜欢。女生则有些花痴的担心班长大人受到委屈,部分理智的女生却有些同情唐昊,毕竟,李建成这是没事找事,仗着自己是班长,强行欺负来的插班生。她们哪儿会看不出李建成动怒的原因?一方面是吃醋,另一方面是被唐昊挑衅了权威。

  大部分生看着好戏,少部分生腹诽着,就连当事人之一韩雨潇大小姐也是挪了挪屁股,坐旁边的椅,歪着脑袋欣赏这场闹剧。

  被拧住衣领的唐昊面上掠过一抹无奈之色,低下头头,扫了一眼抬头仰视怒视自己的李建成,叹息一声说道:“你知道我这件衬衣多贵?七七八八算起来,要一万多块。你不怕扯烂了我找你赔?”

  李建成怒意盛,恼火道:“你是不是男人?有种跟我单挑!”

  口头攻势起不到作用之后,李建成准备用武力击溃这个挑衅自己权威,调戏自己钟爱女孩的混蛋小子。

  “单挑?”唐昊咧嘴笑了笑,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掰开他拧住自己衣领的手臂,阴阳怪气道。“我怕你哭鼻子。”

  “找死!”

  李建成胸腔内怒火炽烈,一口浊气喷出,手腕一翻,一拳头狠狠向唐昊脑门捣去。他被唐昊这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模样彻底点燃了怒火。拳头还未落下来,唐昊也是猛然起身,踩在椅上,一脚踢出。正李建成胸膛,那块头不小的班长大人吃痛之下,人仰马翻向后面倒去。可后面却全是空格不大的桌椅。

  砰!!!

  噼里啪啦的桌椅摔倒声响起,围观的生被震惊了。因为唐昊这一脚飞出,居然令李建成撞翻了七八张桌椅,这力道——简直难以置信!

  摔得脑袋破口的李建成狼狈爬起来,爆喝一声,像一头发怒的雄狮,丝毫不顾两年来苦心经营的翩翩公子形象,提起一把椅向唐昊砸过去。

  不少胆小的女生别过头去不看目睹这残忍的一幕,胆大的男生则是一瞬不瞬盯着央,对接下来的画面拭目以待。

  !最新!N章g(节,上I酷匠:网☆x

  这个时候,唐昊也有些生气了。刚才那一脚,他几乎没怎么用力,只是让李建成撞飞出去。真要这一脚爆出唐昊变态的爆发力,李建成不死也能被踢出内出血。可这小子一点不知道进退,明明打不过,还要死撑面。脸上浮现一抹不悦,椅砸过来之时,唐昊又是抬腿。

  啪啦——

  这一脚由上至下,将李建成手的椅踢了个粉碎。木屑飞射出去,所有人都呆呆地看向了两个当事人。而李建成,也是有些惊愕地双手抓着椅靠背,纹丝不动地看向一脸冷冽地林泽。浑身上下仿佛彻底僵硬了一般。

  唐昊这一脚,直直将这把坚固无比的椅踢了个粉碎,这样的画面,生们向来只影视剧里见过,生活中——谁能有这么大的腿力?

  可唐昊就这么轻易地一脚,却把椅子踢了个粉碎。

  学生们惊愕未定,李建成神志迷糊,韩雨潇却是张开樱桃小嘴,嘀咕:“李建成这次怕是踢到了铁板上了。”毕竟唐昊的战斗力她可是见过的,二十多个两米多高的保镖一块上,他都能通通打爆还全身而退,何况他一个十七八岁身体还没长全的黄毛学生。

  教室内所有人脑袋里都浮现出各种各样的念头,唯独唐昊一脸淡然地瞥了李建成一眼之后,低头,从口袋掏出一张从韩雨潇那儿偷来的湿巾,擦掉大头皮鞋上的木屑。随后又像没事人似地站起来。

  李建成回过神来,正无比悲愤绝望地想再次扑向唐昊。却被几个往日里跟他关系不错的男生死命拉住,不让他再自取其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