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那混爆喝一声,骂道。“小子,你给老子站好了。”

  “好啊,我今天就站好了让你们打一打。”唐昊娴熟地弹掉烟灰,余光瞥了一眼跟这几个混后的差生,面无表情。

  “敢打我火鸡的兄弟,看来你是不想一中一带混了!”火鸡挽起袖,一把从腰间掏出了弹簧刀,咒骂着扑上去。“捅死你丫的!”

  他作势捅上去,唐昊却是连躲都没有躲,之时轻描淡写的伸出右手,那混子一个猛子扑空了,又要转身刺向唐昊。猛然感到手腕一阵剧痛,随后弹簧刀便诡异脱手了。再看一眼唐昊,发现自己的弹簧刀居然他手上,不由得头皮发麻起来。这小到底是人还是鬼?怎么把我的刀拿去的。

  N`看'正K版dO章Wi节上酷匠网Q%

  其余个混混见火鸡小刀被抢,血气一涌,也是要冲上来跟唐昊一决雌雄。唐昊知道这事儿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没法收手了,这几个混一看就是放过血的狠角色,唬是唬不走的。干脆把心一横,人扑上来的时候,手中的小刀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射在了第一个人的手心,随后脚下生风扎进了人堆中,一双钢拳所到之处,无不见血,十几个人很快便被打得不成样子,唐昊抬起右脚将四人踹回了原地

  那些差生看得目瞪口呆,哪儿想到一个照面都不到唐昊就把他们请来的四个混放血了,看他的手段,好像还很轻松写意似的,马豪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嘀咕道:“这小子也太狠了吧。”

  而这个时候,火鸡几人似乎有跑的冲动了,唐昊却朝着他膝盖一脚踩过去。咔嚓一声脆响,膝盖骨显然是被踩碎了。火鸡顿时趴地上哀嚎起来。唐昊却蹲他旁边,把弹簧刀上的血渍抹干净,淡淡道:“你再哼一声,我搅了你满口黄牙。”说时,弹簧刀他嘴边比划了几下。火鸡闻言,立刻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都站这儿别动。”唐昊恶狠狠瞪了几个混一眼,毫无兴趣地走向了站一旁瑟瑟发抖的马豪等人。脸上的狠戾之色消散,微笑道。“同学们,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这儿看热闹啊?”

  马豪等人闻言,立刻讪笑几声,点头说马上回家。马豪身后的一帮家伙跑了,他却被唐昊犹如老鹰抓小鸡一样拎起,耳边是响起这个放血跟放水一样的恶魔的声音:“以后想要继续跟这些混混,就不要带坏你的同学。就你这点胆子,还是老实读书吧。”

  说罢扔下他,马豪吓得屁滚尿流,点头哈腰,咒骂着那群不讲义气的同学,连滚带爬地远离了这片危险地带。

  唐昊轻叹一声,好好的校园生活不享受,非得跟这些社会的渣滓鬼混,真是浪费青春。幽怨摇摇头,他重回到火鸡身边,冷冷说道:“你老大叫刀哥?”

  “是——是的。”火鸡瞧着唐昊那张阴冷的脸庞,有点毛骨悚然。起初被马豪等人喊来,说是一个学生找麻烦,本来只是想帮他们教训这个生一顿,榨个几块的孝敬费吃一顿,可哪儿想到这小子居然是个狠货。几块?妈的,老这条腿少说也得几万块才能补回来。到时非得狠狠宰死这帮兔崽。

  “带我去见他。”唐昊语态冷淡地说道。

  “好——什么?”火鸡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如果不是膝盖处传来的剧痛,这一声惊叫估摸着能惊动附近的学生。“您——要去见我老大?”

  火鸡懵了,你打了我,去见我老大找死么?刀哥可不是我这么好对付的。

  “还想要你这条腿就管好你的嘴巴,不该问的别问。”唐昊说得平淡,但这番话却透着盛气凌人的味道,让人不敢违抗。

  火鸡跌跌撞撞,赶走几个被刺破手腕的小弟,随着唐昊上了计程车,吩咐司机大哥前往刀哥厮混的地方。

  刀哥是近几年燕京上位的大混,手上管了几百来号人。主要经济来源是收取附近商业娱乐场所的保护费跟做一些地下生意。像他这样的大混,华夏不算多,但也不少。混不上去,也不容易饿死,地头上有几分面,唬得住几个人。马豪这种单纯的学生就是被他外面的名声唬住的。

  不过说起来,刀哥虽然混得不像电影里的那些大佬一样不可一世,但也是有几分能耐的。至少,燕京,敢惹他的人也不多。这天,他正左拥右抱他罩的流金岁月风流快活,脑里也思考着如何未来的年把自己的地盘扩增到邻区去,那样每个月的收入至少可以增加一半。等人手足了,就干几票大的。到时想不红都难。

  他正满心欢喜幻想着成为一线大哥后开跑车住洋楼的我风光生活,包间房门被敲开。两个鼻青脸肿的小弟慌神地闯进来,恐惧说道:“刀哥,不好了,有人砸场。”

  “谁他妈敢我刀哥罩的场闹事?不想活了?

  刀哥虽然近两年事业上一直郁郁不得志,但好歹也是燕京当之无愧的头号混子,谁都会给他几分面,否则也罩不住这么大一片繁华的娱乐地带了。忽然听小弟说有人闹事,还被人打了,心里嘀咕着是不是邻区的势力踩过界。当下便推开左右的小妹,起身出门。

  那两个被打肿了眼眶的小弟也是战战兢兢跟了出去,一般而言,如果事儿闹得不是大,他们自行处理就成了。毕竟刀哥今天来这儿开心,出了事儿没面的是罩这个场的管事。以后想刀疤哥的手上上位,也会困难一些。可闹事的那小扎手,眨眼就干趴了五个兄弟,再不通知刀哥,场子被砸了他们也不用混了。

  刀哥正思着是不是踩过界的大混子,等一到外面,顺着小弟指的方向看过去,借着昏暗的灯光,发现那并不是目前华市走红的大混子。心头怒气蹭蹭上涌。这小子看来是个愣头青。心情郁闷的刀哥打算拿他开刀,泻泻火。

  几步走上去,场里剩下的五个小混也跟了上去。看起来很有些气势。连唐昊附近的几个顾客也作鸟兽散,闪了开去。

  刀哥腰间有一把锋利的小刀,跟这些小混子的弹簧刀不是一个级别的。刀哥也是给当年一个红及一时的大混子打下手时弄到手的。所以格外珍惜,当宝贝看待。此刻知道坐吧台上的小扎手,他备好了匕首,打算一言不合就给这不长眼的小子放点血,让他知道我刀哥罩的场闹事,是相当不明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