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少部分女生生则认为这家伙很有个性,就连韩小宝都觉得他拉风的有点过头了。不是才得罪了夏欣叶吗?怎么还不低调一点儿?

  “哦。”唐昊的脸上依旧是古井无波,没有丝毫的犹豫脱口而出的便是纯正的英国皇室的英语,毕竟当初在英国受任保护公主时自己也是充当翻译的,这点小要求还是难不住唐昊的。

  他流利且找不出任何毛病的纯正皇室英文脱口而出,立刻惊得讲台下那帮雪生跟站他旁边的夏欣叶说不出话来。唯独韩雨潇一脸平静,心道:“夏老师你这完全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唐昊可是国际雇佣兵,英水平可不比你差。”

  “可以了吗?”唐昊扭过头,望向不抹腮红脸颊也自然红润的夏欣叶。

  E酷匠O%网、!唯一l正wh版,◇-其他(都q☆是@盗+K版

  “下去吧。”夏欣叶忙不迭掩饰了内心的震惊,又随便交代了几句,末了不忘提醒唐昊放后去办公室找她,这才匆匆离开,让学生们自习。

  唐昊倒是干脆,一回座位就埋头呼呼大睡。如果不是睡梦中的他很努力地克制着,怕是鼾声要响彻整个教室了。

  当事人睡得香甜,那群学生却是被惊呆了。第一天就被夏欣叶喊去办公室。一般而言,只有为优秀的学生或者是班级掉尾灯的学生,才有这样的待遇。那么,唐昊属于哪个级别了?

  好几个英成绩优秀的女生均是对唐昊那口纯正的皇室英文敬佩不已,如果不是碍于女生的矜持和唐昊脸上那与他们仿佛有年代感的代沟确实有股生人勿近的意味,她们肯定会传纸条过去要他的电话号码或qq号。以韩小宝为首的男生则一脸不屑,甚至有点鄙夷,觉得唐昊抢了他们风头。

  全班46名生除了唐昊之外,45人皆是各怀心思,阴谋的味道弥漫开来,充斥整个教室。

  倒不是唐昊故意摆酷装B,实在困倦难当,如果此刻不休息好,晚上如何保护别墅的安全?至于其余生如何想,他一点也不介意,他的任务是保护韩家姐弟,其他的,一概不管。如果可以,他宁愿把自己的桌椅搬出教室,每天走廊上趴着睡觉。省的影响其他生上课。

  睡梦中,唐昊不止一次亲切问候了给他安排这份艰难工作的方显龙的漂亮女儿,还有他的全家女性。

  ……………

  整整一个下午,唐昊都在下课铃声中醒来,上课铃声中睡去,相当的八风不动,跟一尊金刚似的,趴桌椅上纹丝不动。也亏得下午全是自习,否则唐昊睡觉的姿势难免要艰难一些。毕竟,这是全年级最好的理科班,有老师上课还趴着睡觉,影响不好,也有些说不过去。晚餐的时间很快到了,唐昊被韩雨潇叫醒,他如雄狮抬头,使劲揉了揉脸庞,嘀咕道:“该吃饭了?”

  韩雨潇哭笑不得,骂道:“你除了吃饭还会干什么?”

  “杀人…”

  韩雨潇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燕京一中的食堂的伙食好,营养丰富不说,口感还好。对伙食素来没什么要求的唐昊差点把舌头吞下去。嘴角叼着牙签,唐昊一副喝花酒的大爷姿态,跷起二郎腿赞美道:“学校的伙食真不错,我两碗饭的食量居然也吃了四碗,看来今晚又要做俯卧撑减肥了。”毕竟常年在外执行任务的他有时常常饿肚子,有东西吃就不错了,哪里来的如此的温饱。

  韩雨潇白了他一眼,质问道:“夏老师不是让你放学了去她的办公室吗?”

  “她说的不是晚自习放吗?”唐昊瞪大眼睛。

  “……”

  ……………

  唐昊觉得夏欣叶是故意刁难自己,你把话说清楚会死啊?害得我刚吃饱又快速跑来你的办公室,如果我得了胃下垂,一定找你要医药费。

  唐昊有点幽怨的同时,那边厢的夏欣叶差点气死。

  她已经两次提醒唐昊放学了来办公室见自己,为了避免跟唐昊错开,她连晚饭都没吃,就这么干坐办公室等他。可谁能想到,这都放一个钟头了,他竟然还没出现。真当我夏欣叶的话是耳边风吗?

  她决定再等十分钟,如果还不来,就请他的家长!

  三年一班之所以风良好,成绩稳有升,除开学生勤奋好学,夏欣叶严厉的教手段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十七八岁的学生正是叛逆的时期,如果不严加管教,容易走上歪门邪道。有责任心的夏欣叶对待外地来的插班生也一样尽心尽力——当然,其中有多少公报私仇的成分里面,那就不得而知了。

  蹬蹬——

  大头皮鞋踩光洁地板上的清脆声音传来,夏欣叶直了直腰身,板着脸盯着门口,打算等唐昊一进来,就把杀人的眼神甩过去,来一记漂亮的先声夺人………

  可是,脚步声传来五分钟之后,唐昊的身影仍然没出现门口,夏欣叶那双用力过的漂亮眼眸也是酸痛难当,她架不住酸楚的眼眸去揉的时候,唐昊终于姗姗来迟——

  “好小子,居然跟我玩心理战术!”夏欣叶心愤慨,但面色依旧平淡,望向酒足饭饱后一脸舒坦神态的唐昊,神色陡然一沉,说道:“唐昊,你知道按照校纪校规,口头攻击老师会受到什么惩罚?”

  “我有口头攻击过你么?老师?”唐昊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表情迷惑道。“夏老师,您忽然跟我说这种事儿做什么?”

  “哼,难道你认为公寓里面你对我说的那些话还不算口头攻击吗?”夏欣叶冷哼一声,羞愤道。

  “您说那件事啊。”唐昊一副恍然大悟地神情说道。“当然是不算的。那顶多算口头赞美过激,喂,夏老师,难道你是这么没肚量的人吗?就为这点事儿跟我一个插班生过不去?”

  插班生?

  你什么时候有拿自己当插班生看待的觉悟?我看你副老脸比我这个班主任还要大上很多吧!

  唐昊见她神情复杂,满面怒意,又是说道:“我知道了,夏老师您肯定不是为公寓的事儿生气,我相信您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哦?那你说我是为什么生——”夏欣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忙不迭改口道。“为什么找你来办公室?

  “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很帅?夏老师对我心动了?”唐昊轻松写意地说道。

  “……”夏欣叶见过不要脸的,包括那些一哭二闹上吊追求自己的不要脸的男人,可唯独没见过像唐昊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我承认你确实长的挺帅的,但是要不要这么臭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下流路说:

  “呵呵,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没爹没娘,夏老师你想太多了…”

  “停停。”夏欣叶忙不迭摆手,阻止了自吹自擂的唐昊,语态冷冽道。“我也不是因为你长得帅找你,虽然你的英语口语的确不错——我是想提醒你,我的班上,你要循规蹈矩,不要做出格的事儿。否则我随时能请你家长,给你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听明白了吗?

  “我是个孤儿从小没爹,没有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