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去保护她,不能让她受到一丝伤害。”方显龙严肃道,紧接着给自己也点了一颗烟。

  唐昊眉头一挑,保护人的勾当他倒不是头一次干,只是这一次保护的人不一般。

  “和我说说,韩震北惹上谁了?”唐昊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烟头掐灭,抻了个懒腰。

  “他收复了东南亚周边的连锁企业,因此也惹上了一些国际大佬,他自己的身边有很强大的后备力量做保护,但是..他的女儿是他的软肋,今年三月,东欧的武装分子已经劫持了他的女儿,尽管最后有惊无险,但是他本人很担心,所以,他不惜花重金聘请你,杀皇!”

  “哦?呵呵,韩震北还真的是看得起我啊!”唐昊无所谓的一笑道“那么,我们来谈谈价钱..”

  “十个亿!”方显龙竖起了手指头道:“他给我捎了口头话如果你觉得不够,可以和他当面商议,因为他知道,你不止这个价钱。”

  或许换作常人,早已乐上了天,唐昊的眉头却是一皱,十个亿.........这可不是个小数目,韩震北肯花这个数字来雇佣自己,可想而知对手有多强大...自己再强也终究是一个人,若是对方拥有一个军队,那恐怕是自己也无力回天了,所以....接,还是不接,这是个问题。

  方显龙见唐昊面色犹豫,那双饱经沧桑的老脸上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道:“唐昊,你看这样,只要你接下这个任务,今年下半年,我把瑞士银行里的存款全部归还于你,如何?”

  唐昊不禁嗤笑一声道:“我靠,韩震北究竟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个铁公鸡下了这样的狠心,行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什么时候动身?”

  “立刻”方显龙见唐昊答应松了口气道。

  “这么急?”

  “你不是忘了你作为一个佣兵的职业操守了吧,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啊!”方显龙狡黠的一笑。

  “老东西,别给我打马虎眼,这次只是给你做个顺水人情,否则别说是十个亿,就是一百亿老子也不答应你。”唐昊笑骂道。

  “那个...唐昊啊..我还件事想和你说一下。”方显龙下意识的挠了挠头道。

  ”嗯?”唐昊疑惑道:“和素素有关?”

  “诶嘿嘿,算我这把老骨头求你了,素素的心意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不能考虑一下今年和她试着交往一下么?”

  “..........”唐昊脸色铁青道:“素素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爹,哪有争先恐后的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往外送的!”

  “这件事以后再说,另外,这个给你”唐昊摇了摇头,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铁盒扔给了方显龙道:“老东西,省着点抽,这可是高档货,以后我还不一定有命再去欧洲给你弄一包呢,走了!”

  “嘿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算是女婿给老丈人的见面礼不?”方显龙打趣道。

  唐浩刚刚推开司令部的大门就和面色焦急的方素素撞了个正着。

  “怎么了?”唐浩有些疑惑。

  “昊哥,不好了,刚刚接到雇主电话,韩家大小姐的别墅被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袭击!”现在正在火拼!”

  唐昊的眉头一皱面无表情道:“准备好车,把我的行李收拾好,准备出发。”

  唐昊由于是刚刚从任务现场回来,身上的军装一直没有来得及换,也就将就这一身坐上了一辆军用皮卡。

  等到唐昊到达了案发现场,却发现武装分子早已撤走,只留下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原本亮丽的别墅此刻墙皮已是被炸得坑坑憋憋。

  唐昊关了车门,在案发现场周围巡视了一番确认敌人没有留下炸药之类的危险物品后才松了口气,这别墅也算是结实,外墙体全部采用了防爆防火的混凝土,别墅面积不大,但是保护工作做的很全面。

  不一会,听到门外传来军靴塌地的声音别墅内一位年迈的老管家福伯走了出来,将唐昊引进了别墅内。

  正午时分,阳光挥洒而下,将整个花园式小别墅笼罩一片和谐之。夏末的午并不过分炙热,一阵温柔的微风拂面而来,倒是令人生出一股困倦惫懒的意味。

  I5最'新"“章I节(上H:酷!匠z网%

  进了一楼大厅,几名警员正给不多的几名下人录口供,唐昊微微瞥了一眼,没做任何反应。这样录口供只是做做样,即便是普通的袭击案也作用不大,不用说是职业杀手的袭击了。福伯知会过唐昊,他的身份是老爷请来的专业贴身保镖,佣兵身份也没必要隐藏。虽然唐昊不明白对方的用意。但现在的唐昊,倒真没把自己定位在保镖上。

  保镖是什么玩意儿?也就方显龙坚死不要脸他拗不过做了个顺水人情,至于在他自己的价值观中,他始终是一名佣兵,不同的是,他是华夏的雇佣兵。

  唐昊两人上了二楼,刚要左转,却是忽然听到楼梯右边的一间房内传来阵阵女孩的抽泣声,福伯见状,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略显尴尬地说道:“这是小少爷的房间,是小姐的表弟。”

  “你们少爷变性了?”唐昊一脸怪异,不解道。“他怎么哭的像个女孩?”

  “那——”福伯顿了顿,神色尴尬道。“也许是给他录口供的女警长哭。”

  “......”唐昊脸色大变,哪怕他心智坚挺,可还从没见过刚碰上枪杀案的小屁孩一眨眼又把录口供的女警长给整哭的。看来,不止那个骄横跋扈的韩雨潇难对付,这位小少爷也不是好惹的主。

  推门而入,正对着门口而坐的是一个脸上稚气未脱,十七八岁的男生。他嘴角叼着烟卷,脸上写满了猥琐跟邪恶,正趴厚重的办公桌上笑眯眯盯着对面抹眼泪的女警长。

  唐昊粗略打量了房内的格局,是一间比较奢华的书房,但看来书房的主人并不热爱习,流行于十年代的古惑仔海报还崭地贴洁白的墙壁上,少年背后贴着的是一张《英雄本色》小马哥手持机枪,佩戴墨镜,嘴叼牙签的潇洒海报。有当贴身保镖经验的唐昊第一准则就是摸准保护对象的性格。眼前这位小少爷很明显崇尚暴力和热血的生活。但因为家庭关系,这辈子打架估计都不用自己动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