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真的去海南吗?我抓起了布谷丢到了床底下,布谷在床底下使劲的扑打着,然后拿起布谷问它:“我该去吗?我该去吗?

  我现在相信的只能是布谷,如果说一个人的心是无法猜透的,那么布谷这只鸟是我唯一依靠!

  我爸突然跑了进来一看我说:“儿子,你干嘛?”

  我一看我爸然后说:“没事,我这无聊了!发泄一下!”

  我看着在地上的布谷,然后感觉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地上贝壳的痕迹。即使我觉得这是梦,但是我还是愿意选择继续做梦。

  我很害怕我爸的变娘,我爷爷赶紧的好起来,我妈不再神秘!

  一切一切愿望,我都在看,但是我感觉我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在这阴谋里面,只是一只蚂蚁。

  我躺在床上,布谷在我的肚子上站着。看着天花板,然后想起了这些天的东西,我觉得,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恐怕,只能我自己是鬼才能解释这一切吧!

  当恐惧蔓延开来的时候,你就想躲起来,躲到一个人都没有地方。

  次日的时候,我起来的时候,布谷在用爪子在我的脸上抓着。我用手把布谷从脸上打下去。拿起手机看几点了。

  陈花花那个男性的声音说:“你收拾下,跟我去海南,中年妇女的指令是让我带你走,必须,因为有人用二十年的寿命来换取你的安宁!”

  谁?我不禁的问道。

  .酷;匠})网◇唯一正版5,其他都是=9盗版aP

  陈花花沉默了很久没说话,然后说:“你到了海南就知道了!”

  “但是我现在不想去,我就想好好的想想而已。”

  “不需要想了,你要为了你身边的人着想!”

  我一听陈花花打的电话,她的意思是我必须要离开这里。我此时我不知道说什么。为什么陈花花来到这么巧?

  而那个用二十年的寿命是谁?我爸?我妈?还是刘莉莉?但是我怎么感觉不是他们。我记得崇王跟我说过蛊阴道三界的,难道说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

  一切都是崇王乱说的?来捣乱的?如果说这一切都没有,崇王要想干嘛?我的初心真的值得那么多人折腾?

  如果说陈花花说的是对的,那么我去海南,那么我选择的是不相信崇王的,崇王一切会不会是他在自导自演?

  每个人都需要不同的初心来拯救思想泛滥的自己!

  但是我又感觉崇王不是那样的人,那么他要救我干嘛?我为什么会怀疑崇王?我感觉自己在每一刻不是自己愿意去怀疑别人,而是一股力量,这股力量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当很多股力量的时候,我才将力量变成了怀疑,开始疑神疑鬼,开始乱想。

  我想了想还是相信自己!当自己保持一颗初心的时候才是最号的。

  我一定要打起精神,不管是谁,我都感觉对于我来说已经看淡了。虽然说每个人都可能是坏人,都可以是好人,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拉进一个世界里面。

  只要一颗初心,就好,我只是知道我对刘莉莉充满了愧疚的爱。

  我妈有时候还跟我聊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说什么晚上碰到了什么我都说不知道,跟我爸妈吃饭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妈到底有什么秘密,我想我是她儿子,她不应该要害我的,所有我不想我妈。

       我跟我爸妈说,我想出去玩一下,我爸妈还说不让,说什么本来就是外面回来现在要去玩。

  我也没有想什么就去了海南之前,我去老家看了看爷爷,爷爷的伤势似乎很重,脸上很苍白,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问爷爷这是怎么了。爷爷啥也没说,只是一直对我说,伢子,你要好好的,我跟你妈的矛盾,不是我跟她就能解决的,这都几百的问题了。

  我点了点头,爷爷又说,伢子,我没要你来学道,但是你要记住,在这里甚至在将来,你一定要继续爷爷的最后这句话,最初的力量能打败所有的东西!

  说完我爷爷就赶我走了,爷爷第一次反常的赶我走,我知道是因为很久没有来看他了。

  回到家里,我一直在想爷爷说的话,然后我打了一个电话给陈花花说,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去海南。但是你要告诉我是谁让你来救我的!

  现在我觉得,我只能去海南了,不然我会死的很惨的!陈花花一听说,这个人我不想说,等你来了再说吧,不过你过两天就可以来海南了。

  我恩一声,我还是去看了我爷爷,我爷爷在屋里始终不开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我听到爷爷的咳嗽。

  最后爷爷在门口跟我说,我不能跟你去刘莉莉那里,你不会怪我吧。

  我说不会,怎么会。

  爷爷说为什么,我说,我知道了一些,我感觉我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而已。

  爷爷一听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情。

  我恩了一声,我爷爷笑着说:“这几天我都看到你小时候了,你再我面前,那时候你总是对我说,爷爷你这是干嘛啊!

  我点了点头说,对啊,那时候很纯,现在进入了社会变了,变得复杂了!

  爷爷一听说,前天老姑爷来了,我求他了一件事情。老姑爷说,你可能是不是已经不再这个人间了。

  我一听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不可能,我一直没出啥事情,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死了?

  ”这个我不知道,是老姑爷说的,老姑爷说那天跟你聊天看到你有些飘。”

  我恩了一声然后说:“爷爷,我要去海南,我想知道一切的答案!”

  爷爷也恩了一声说:“去吧,你还记得小时候我教你的东西吗?那些口诀记住了就好!”

  我跟爷爷隔着门聊了很多,聊到中午,爷爷就让我走,我几乎是哭着离开老家的。

  我总感觉爷爷变了很多,不是刚开始那个帮着我调查刘莉莉的那个老头子,也不是那个跟我妈会因为一句话吵架的老头子。

  从老家回来,我在家里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去海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