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崇王刚才还是有一点担心的,准备走的时候他又问我:“你刚才说的那数字是多少岁?”

  酷8(匠网8正JK版首发…√

  我一听说,七十岁啊。怎么了其实我知道,崇王今年是六十八岁,如果说这是真的,那么崇王的这个身体最多只能存活两年了。

  “赶紧的带我去!”崇王一看我有点着急的说道。

  我带着崇王来到我家,崇王直接到我房间里面,一看贝壳他的脸上开始严肃了起来,直到最后他把贝壳弄开再看了一遍说:“那个数字呢?我怎么没有看到!”

  崇王点点头一看确实贝壳上面写着七十一样的数字。我一看崇王眼睛一看,你妹夫的,你自己写的!

  我一听赶紧的说:“不是啊,崇王一看看啊,真的不是我啊!”

  然后赶紧的走开了几步,这个七十还真不是我写的,崇王一看我笑着说:“确实啊,这是七十的样子。”

  我知道这人都说怕死的,崇王也是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身体怎么不也不想那么快的失去。

  我一看说,那七十真的不是我写的,我想应该是蛆虫弄的,我这喊你来,就是让你看下这贝壳怎么样。

  崇王一看七十,但是还是说。不知道,我啥也不知道,真的是你。

  我笑着说你等会,我赶紧的去我爸的房间拿了一包茶叶,我知道崇王这人虽然不喜欢酒,但是喜欢品茶。

  赶紧的给崇王说,这个给你,怎么样。崇王一看是春思,我赶紧的说,怎么样,你帮我看看这贝壳,以后我爸那里的茶叶,我帮你留几个包怎么样啊!“崇王一听眼睛有点放光的说:“这还差不多。”

  “恩,我爸反正每个月都有不同品种的茶叶,别人都送茶叶。”我笑嘻嘻的。

  崇王从我房间里面出来,坐在客厅,然后端起了茶喝了一口。我一看说:“你看出这贝壳是啥不?”

  崇王一看我笑着说:“看出来了啊,怎么了?”

  “那是什么啊!刚才吓死我了!”

  “这个啊,等你把茶叶给我准备多了再说吧。”

  我一听差点就把他手上的茶水杯子端走了,然后说:“我这都给你一包春思了,你还想怎么样啊,要不以后我都给你一包茶叶?”

  崇王一听似乎不满足的说道:“不行,一次两包春思,不要别人的。”

  我现在也没办法,只能被他威胁着说:“行吧!”

  崇王示意我把贝壳给拿出出口来然后说:“这个贝壳!出自南海的三亚的海鲜第一市场。”

  “三亚第一海鲜市场?”

  崇王一看我点了点头,然后我有点被迫的点了点头。

  “这种贝壳只有南海有,而且也只有三亚的海鲜第一市场才有!这贝壳海边到处都是,你猜我怎么是三亚的海鲜第一市场!”说完崇王喝了一口茶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崇王一看笑着说,你说的那个七十确实七十,但是是七十店铺。

  “七十号店铺?”

  我拿起了一个贝壳看到,顿时一连的尴尬,我怎么没想到,不过那七十的字眼,我觉得有点奇怪,居然是繁体字。

  我看了看这贝壳有七十数字的只有十二个。而且十二个贝壳的反面都是一些动物的图案。

  崇王一听说:“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贝壳?”

  我一听说:“我也不知道,我看到床底下发现的。”

  崇王一看我也不说话,我一看说我跟你说了,我去摆摊子了,你不信,我怎么办?我遇见的那个中年妇女就是卖贝壳的。

  我一想,看来那个不是梦,那个中年妇女,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在我的旁边摆摊!

  我正在跟着崇王聊天了,我一看有个电话,上面也一个号码,我接起一听:“喂,是陈宇吗?”

  我一听说:“你是谁啊!”

  “去你妹的,老子是陈花花,你说我是谁!”

  我一听吓得躺在沙发上,然后崇王一看我说:“你干嘛啊,谁的电话啊!”

  我不知道为什么,因为陈花花跟我打电话说的声音居然是男的!而且就感觉在我身边说的一样。

  我一问说道:“你想干嘛?你有什么事情?”

  “不干嘛,想你啊,你旁边的那个老头是谁啊!”我起来看了看窗户,啥也没有,除了冷风吹动的树叶响。

  “干嘛啊,我在你的床底。”陈花花那男人的声音说道。我赶紧的准备去房间里面,房间里面只有布谷在那里。

  崇王一看指了指贝壳然后又指了指电话,想说这个贝壳是她给你的?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但是一定是有联系的。

  陈花花说,我一直就在你床底下啊。我赶紧的去床底,居然看到了陈花花,陈花花从床底爬出来。

  我一看,刚才怎么没看到她?

  崇王一看我用手打了我一下,然后给了使了一个眼色。我对着陈花花说:“你怎么在我这里陈花花一看我笑着说:“怎么啊,不欢迎啊!“我一听说,你怎么进来的?

  陈花花一看我笑着说:“你想知道吗?想知道,我就不告诉你!”

  说完陈花花就在我床上笑了起来。崇王一看对着我说:“这个女的应该不一样,你看她身上。

  我也没说话,因为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崇王就在那里喝茶,陈花花一看我,啥也不说就笑着,有时候还用那个长毛的身体靠着我。

  “对了你,老头,你这么喜欢喝水,我想问你啊!”陈花花说道。

  崇王一听笑着说:“年老了,我就这么点爱好。你说吧!”

  陈花花一听酒笑说:“你说,为什么人的影子跟身体是不一样的啊,影子居然比影子矮了很多。

  我一听看着崇王,确实崇王的影子比崇王矮了很多,难道真的像我想得那样崇王是附身?不过崇王没有承认过!

  我要看了自己的影子,一样的高矮,不可能啊!

  崇王一看笑着喝了一口茶说:“这人跟影子不同就不是同一个人,这世界上没有影子不不样子的人。”

  然后又笑着对着我说:“你问伢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