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怎么会是陈花花来到这里?她来这里真是因为报复我吗?还是想转移我对刘莉莉家的注意力?

  我感觉事情明明很简单,就是查一下刘莉莉是不是鬼!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就简单的事情,突然变得很复杂了?

  我越想越觉得刘莉莉就是那么简单的人,但是我看到刘莉莉吃蜈蚣还有他们家的事情我要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想到这里,我有点惊讶,当时我就想去找崇王,直接去了崇王家里,找到崇王我说:“我见到了大学暗恋的女神,但是她满身的长满了毛!我怎么办?为什么她回来找我?”

  崇王一看我说,你没发烧吧,你在说什么东西?你是不是这几天搞得自己有点忽悠了?

  我觉得此时的崇王一定把我当成一个疯子了,我一听说,我没感冒,我真的看到了,是真的!

  崇王一看我说,你这人真的是啊,我不知道怎么说你?你这几天一直听你妈说你在家里休息了,你哪里都没去,你去哪里见的?

  我没有出家门?我自己怎么感觉我去摆地摊了?还看到了那个中年妇女!还有那个臭贝壳的!怎么可能?

  我对崇王有点生气的说:“你给我说实话!我告诉你,我有没去摆地摊,我难道自己不知道?”

  崇王一看我吓了一跳然后用手撑住我的手说:“你干清楚!看清楚!你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

  我一听说,老子不会照镜子,我告诉你,我去摆摊了,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一直在摊位,没有回来!

  崇王一看我有些呆住了,然后说:“算了,你说在摆摊就摆摊了,不过我问你妈,你妈说你在家里睡觉。”

  崇王看着我有点怕,我感觉此时的我像一个疯了的狗,可以随便咬人!我看到崇王这样子,然后扶着闭着眼睛然后有点尴尬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不是故意。”

  我问了问崇王说:“你确定我在家里吗?”

  崇王点了点头说,我确定,你看看你身上穿的什么?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我才发现自己穿着睡衣,我刚才有点发疯,现在我感觉我是感觉飘了起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在做梦?不可能,没有梦,可以梦得这么真实的!从崇王家里回来,我在小区里面到处乱走。小区里面的人一看我笑着说:“这陈家的伢子是怎么了,穿着睡衣乱走。”

  我的心乱成一锅,为什么会这样?我曾经在看西游记里面有这么一个画面就是梦魇,他负责给每个人做梦的权利。

  但是不可能,我梦得这么真实!如果说真的是梦,那么是有人让我死!是的,不是让我简单的那么死!如果说真的要初心,那么直接拿到的初心可能威力没有那么大。

  当一个人发疯的死掉之后,那样的初心将会是一个修道者喜欢的!

  我突然一拳头打在了小区的树上,骨头嘎嘎的响,这到底是谁要我的初心!谁这么变态,夺取我疯癫时的初心!

  曾经的崇王说过,我要活着必须要一颗初心,才能化龙!我现在就是想夺取我初心的人命!不!是全部!

  如果一个人一个简单的事情想得越来越复杂,那么就会成为傻子,疯子。我此生必定化龙!

  想到这里,我握紧拳头一拳头打在了垃圾桶上面,垃圾桶瘪了。我在心里暗暗的说道,我要你们一个个人不得好死!即使是妖,我要斩!即使是鬼,我要收!即使是人,我要杀!

  回到家里,我洗了一个澡,然后躺在床上,刚睡觉我一看布谷在地上吃东西,有点臭,我赶紧的起来,想赶走布谷让它别吃这种东西。

  但是我一看,布谷在吃贝壳,我拿起一看臭的,让我想起臭贝壳,抓起布谷就问道:“你哪里来的贝壳!”

  我忘记了布谷不会说话,我把布谷丢在了墙壁上,布谷叫了一声之后,飞到了床底,我赶紧的去床底,一看床底,一袋子的贝壳就在我的床底。

  我拿出来一看臭的。打开袋子一看是那个中年妇女的那些贝壳,还有就是一捆毛,毛只有一到两厘米左右。

  7●酷匠@网永久~免qn费"9看小说*D

  我看到一眼贝壳,确实那个应该不是梦!贝壳已经臭得颜色变了,但是因为这毛的存在,让人感觉贝壳还是有一点气息的。

  那一些贝壳,我一个个的用手拌开,吓死我了,这所有的贝壳里面,几乎都是蛆虫,有的蛆虫已经有小拇指大小。里面流出白白的液体,还有一些里面贝壳里面啥也没有,就一些贝壳肉,肉起了泡泡。

  我一看贝壳,贝壳上面似乎都有一个密码般的编号。可我不知道这编号是什么,不过我吃惊的是,这贝壳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的蛆虫?

  还有贝壳是谁送进来的?贝壳虽然臭,我一想如果说贝壳才送来,那么怎么会臭?但是我想在这世界上面,应该没有这奇葩的贝壳,一个的除了有编号外,居然还有图案,我用手抹干净了,贝壳上面的泥巴。

  我啥也不知道,我赶紧的去楼下喊崇王,崇王还那里喝茶了,一看到我说:“你干嘛,你整天都想干嘛啊,我已经给你看棺材里的东西啊。”

  “我床下有一袋子贝壳,都很奇怪的,你觉得这贝壳有臭,还有居然上面有图案的吗?”

  崇王一听沉默一会说“啥时候发现的贝壳。”

  我说就是刚才我回去发现的。崇王一听说:“可能是艺术品,你也知道的啊,现在都喜欢艺术!”

  说完崇王就坐在那里继续喝茶。我一看直接坐着不走了,然后说:“你去不去!信不信我拖着你去!

  崇王一看笑着对着我说:“拖吧、”

  我实在没有办法就说“我看贝壳上面写着数字会不会是年纪?”

  如果是那么一定是说我们这几个人肯定是那个年纪死的。

  崇王问:“多大?”

  “七十!”

  崇王一听,说,行行,我跟你还不行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