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跟中年妇女到了那店子的时候,中年妇女就带着我进去了。但是门口的人说拦着我。

  中年妇女说,让他进来,他我带来的。

  我们来到一房间里面,我不知道我们来这干嘛!在房里,我看到有个女的在里面,不过被帘子给挡住了,一看应该是个美女之类的。

  难道这中年妇女来就是为了让我见她?

  我看了看这帘子里面,突然那里面的那女的,拉着我,我有点惊讶了,然后说:“你就是陈宇?”

  我点了点头感觉到这声音熟悉,但是还是不知道是谁。然后那女的说:“你应该不记得我了。不过我会是你通往三界之上的奠基石!”

  “我认识这帘子里面的这个女的?”

  虽然我感觉这声音很熟悉,但是我还是毕竟不认识,女人的声音都差不多。

  这话刚说完,我一看那帘子慢慢的起来,我才看到这女的不是谁!正是我大学暗恋的那个女孩。

  我暗恋的这个女孩叫陈花花,当时我在大学暗恋她,她是知道的,但是后来因为她的冷漠,我就没有继续追下去了。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道。

  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陈花花在这里,但是我感觉她或者也是这阴谋里面的一个棋子或者是其他的!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我一听也是沉默不说话,但是还是点了点头,我面对曾经的女神,有点不知所措。

  “如果我说,我现在要跟你结婚,你愿意吗?”陈花花说道,我一听感觉到莫名其妙。

  我觉得陈花花在骗我,或者她正在引诱我,她也是需要我的初心!

  想到这里,我还有点骄傲的觉得,现在你来追我,不可能,我才不答应了。不过看到陈花花的身材,我一看这陈花花的身上怎么这么多毛?

  女的为什么有这么多毛?一般都是男的才有这么多毛的啊!

  不过我到现在唯一见过这么多毛的女生就是当时的陈花花了。我当时被这毛给吸引了。赶紧的退后了几步。

  :x看X正版^章‘#节上酷匠;网J|

  我能先想到一个女人身上长那么多毛的害怕。

  “你怎么了?怎么身上这么多的毛?”我对着陈花花说道,然后看到陈花花突然的停了手上的动作。

  “你想知道吗?你真的想知道还是假的?”陈花花妖娆的问道。

  我一看说道:“想啊,你怎么了?”

  刚才我确实被陈花花的到来有点不可思议的,但是我看到这毛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丝的危机感。

  陈花花看着我不说话。我脑袋开始放空,然后说:“你怎么会来这里?怎么会?”

  陈花花一看我然后恶狠狠的说:“因为你!因为你让我得了这个怪病!”

  “我?”我一呆,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然后要认真的说:“我似乎以前就是暗恋你,没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那都是大学的事情了。”

  一般这种人找过来都是有事情的,所以我还是有点防着她的,中年妇女就坐在边上。

     

    “你那时候看不上我,你还说我是屌丝!”

  “你送了我一瓶香水对吧!”陈花花说道,我点了点头,却是大学的时候送过一瓶香水。

  陈花花说:“就是这香水,让我全身长毛的,我不来找你,我找谁!还有你看到现在的我,是不是很害怕!”

  我一听虽然说,确实害怕,但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怎么可能,就是因为我的那瓶香水,让她变成这样?

  但还是说:“怎么可能?”

  陈花花有点瞧不起说:“是你!就是你!你现在对我这样吗?就这样吗?”

  我看着她身上的毛,拿开她正要放过来的手说;“我不爱你,现在,我确实送你香水了,但是我没有往里面下任何东西!”

  不过我怎么感觉陈花花还是被那个棺材里面的人控制着?

  不!不!以前的陈花花,不是说留学了?现在怎么回来了?一定是棺材里面的那人,控制一具尸体来的。她这样是想干嘛?

  我奔溃了!我感觉自己已经陷进去了,在发生的事情里面太神秘了!我无法去明白。

  “你想干嘛?你愿意给我你的初心吗?”陈花花说道。

  我一听,又是狗日的初心,老子都不在的初心是神秘!

  不过我无意间甩手的时候,碰倒了她的皮肤,粗糙的很,我想说这一定是个男的!

  对!男的!我突然想到,这崇王都可以附身,为什么蛊界的人,就不能把一具男尸变为一个女的了?

  我听过变性!不过蛊界里面有一种蛊术,却是玛蛊!

  玛蛊的作用就是将一具女尸体变为男的,也可以变为女的,但是皮肤是不会变的。我知道眼前的陈花花不是一个女人!而陈花花现在根本就是一具死尸!

  但是,但是我想想,这玛蛊能男女变通,那是因为灵魂!难道说陈花花已经死了?

  我一想到这里说:“你是不是杀了陈花花?我知道你的这个东西,爷爷跟我讲过蛊的一些!

  “我是陈花花啊,你看看!是我!”陈花花说道。从她身上传来一股腐烂的味道。

  我一看中年妇女,然后跑了出去,自己的脑袋空白了起来,难道真的无法逃脱吗?如果陈花花真的死了?

  如果陈花花死了?棺材里的那个人还用这样的来弄我,她到底想要我的什么?初心?

  刘莉莉怎么办?我好乱,好乱。一个曾经我不爱的人,我现在爱了,但是一个我曾经爱的人,现在却不爱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一切都是阴谋!如果谁要我的初心!我给他就是了!

  我回到家里,拿起了我爸的剑南春喝了起来。越喝越气,两个女人,我感觉我们三个人那么的相似!

  如果说刘莉莉能看懂的话!她会不会就像我一样!我才明白一个人错过的爱情,如果重头再来的话,那么不是甜蜜的重逢,是奔溃的开始!

  陈花花,曾经我是爱!刘莉莉,曾经我是嫌弃!但是现在呢?现在呢?我是依然那个屌丝,但是我的思想变了!

  我用酒麻醉着自己,想着很想痛哭一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缺三少四说:

  四更已到!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