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Y)匠YV网E永,☆久h免费看@小Nh说G‘

  我一听也笑着,感觉自己有点粗鲁了。然后就问她这是跟谁学的什么。中年妇女正准备说的时候,我一看那中年妇女提着贝壳啥也没干,直接走了。

  我一看这中年妇女总是怪怪怪的,怎么就提着贝壳就走了?难道不做了?

  我一想这应该是家里有钱,过来玩下,但是我也正是无聊。看了看她还没收摊位,走了过去,她的钱包放在椅子上面。

  我拿起钱包赶紧的跟着中年妇女走去,我可不想贪了。我才拿着钱包跑出去几步。

  才看到中年妇女回来了,我一看她有点尴尬的说:“你的钱包,我以为你走了。”

  中年妇女接过我手里的钱包,然后说了声谢谢,我一看刚才的贝壳怎么不见了?

  我嘴里还是说了一句不用谢。

  说完我就看中年妇女后面突然追来一个人,然后说:“今天就这么点贝壳?”

  这话让我感觉到一丝的害怕,那么臭的贝壳居然也有人要?看来是刚才给人送贝壳去了!

  虽然我是做烧烤的,但是你要知道这贝壳臭了,怎么炒都是臭的,还有哪个厨师会把臭的炒成不臭的,还有那么脏,洗一定要时间,买她的一定是个蠢蛋!

  “恩,就这么点了,明天多点,贝壳家里养出来的少!”

  “哦,那是,希望你多给点,不然我们那边的客人不够啊。”

  “有钱谁不赚啊,下次多给你一点!”中年妇女说道。

  “恩,行吧,你的我们都要了,这臭贝壳跟湖南的臭干子一样,虽然臭,但是好吃啊!”

  “恩,那是,那是!”中年妇女说道。说完我看了看,想了想,这贝壳怎么养的?还是臭的?

  中年妇女一看我,然后就对着那个人说:“行吧,有事情明天再说。”然后要对着我说道:“刚才谢谢你啊。”

  我说不用,这夜宵摊子,不安全,我看你在我旁边就准备送过去了。正送的时候,你来了,也不知道你把这贝壳送哪里去了。

  中年妇女一听正要说啥,然后我说:“你这么点贝壳,就卖那个人?你自己不卖啊!”

  中年妇女一看说:“,没有,这贝壳少,那个人总是买我的贝壳而已。”

  我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想回去了,我一直在想那贝壳,我一直想着中年妇女的那贝壳,在家里洗了一个澡。我把多余的龙虾,给了布谷。

  布谷居然不吃。我一想,这中年妇女不会要是什么蛊界的人吧?那个贝壳真的有点像蛊界的东西啊!中年妇女的身上有秘密,但是我感觉跟我没关系,不过这个观念我持续了一秒之后,我发现我的是错的,应该是有关系!

    为什么她知道我白天在摆摊子?我看她根本那心思不在搞夜宵上面,如果说一个搞贝壳的人,怎么会让贝壳那么臭?现在的人很挑的,怎么可能会吃臭贝壳?还真的以为是臭干子?

  我看那贝壳跟那个蛆虫很像的,如果中年妇女真的是蛊界的,那么我该怎么办?身上有一点冷汗!难道是蛊界的人安排她来到我身边的?

  还是说是棺材里面的那个人安排来的?

  为什么不炒臭贝壳,而是卖!

  我心里一惊,如果真的是棺材里面的人安排的,那么这会怎么样的一个结局?

  中年妇女应该是蛊界的人!只能这么想了,不然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怪人在我面前?

  还是说,那天吃死的那个老板其实是真的,崇王来救我,只是一个表面的现象?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棺材里面的那个人在掌控着,她为什么要躺在棺材里面?不管怎么!她就就死人一样的呆在棺材里面!然后预谋一个大的阴谋?

  但是她到底是为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我的初心?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个中年妇女一定有问题!我跟爷爷打了电话问爷爷伤怎么样了,如果那个中年妇女是棺材里的那个人安排的,那么我想再去棺材那里看看!

  我想知道她跟我妈到底是什么关系!爷爷说伤还没好,就没说啥了。

  我感觉爷爷似乎感觉到一股力量让他的伤无法痊愈!

  我也有应该不会害我的,如果害我的,还有他居然不知道我去了刘莉莉家发现了棺材,说明爷爷的道行真的是受损了!

  崇王也没有找我,我照常去摆摊子,只是中年妇女隔三差五的来,也不摆摊,只是送那种臭贝壳的。

  其实我真的想知道这臭贝壳怎么来的,但是我却害怕。一个人的自己突然感觉到很没有安全感。

  那天,我去摆夜宵摊子,我正在椅子上玩手机,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会做好自己的事情,但是现在我会看看中年妇女到底在干什么。

  但是除了送那臭贝壳,中年妇女啥也没干过。我总是有时候她送贝壳的时候,我去她的摊位看了看,啥也没发现。

  而我发现了中年妇女的一个秘密,就在那天送贝壳回来的时候,她是叫我一起去送贝壳的。崇王说过,蛊处于三界之内,不怕、中年妇女说:“看你也没事情干,我这不就带你来看看啊。”

  我一听想到难道这中年妇女知道我在观察她?她这样算是故意带我去的吧。是故意想让我知道什么吧。

  我说恩,我正好看看你贝壳,说不定我还可以送口味虾了!”

  中年妇女说,行啊,等下你跟老板说啊。我点了点头,不过这次我看了看表,我们走了十几分钟都没到。

  以前我看中年妇女送臭贝壳的时候,都是五六分钟最多就回来了?难道我们去的不是同一好地方?

  我看了看说“|这怎么这么长时间啊,我都有点不想去了!”

  中年妇女说,就在前面了,快到了。以前我都是打车,今天我忘记带钱包了。

  我一听,看了看中年妇女的口袋,一看钱包就在口袋里面,中年妇女这么说的目的是什么?她到底想干嘛?

  中年妇女走了一会说,别急啊。正说的时候从面前吹来一股风,一股血腥味从臭贝壳里面传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