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Q匠%r网首e4发

    那小子一看我没点头然后笑着说:”那你是来干嘛的?”

  “找人的,你经常在停车场里面,你看到过一些怪人不?”我看了看他,抓住他是小偷这一弱点说道。

  “看过啊,有个女的四十来岁的样子,整体晚上十二点多就来停车场!”

  我一听马上就来了精神然后说道:“哦,你知道她来干嘛的吗?”然后说完用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道。

  “不知道,我开始以为她是干我们这行的了,不过后来才知道她总是去前面的一个屋子里面,也不知道去那里干嘛,每天那晚去那里,难不成是约会?

  其实我猜他说的就是我妈,这小子看来只有那些车里的东西了。

  我一看就问那女的进哪个屋里,那小子一看我,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我一看我妈肯定要来了,我得去那屋里,看看她到底干什么在!

  我正在躲在屋里,屋是个停车场的杂物间,我躲在一个旧柜子里面,从柜子里面看着我妈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瓶子,瓶子里面有些水,我看不清是啥颜色的。

  当我妈打开那瓶子的时候,我一看,瓶子里面倒出来的是药丸,再看了看我妈。怎么药丸要来这里?

  不过我看到我妈用手捏碎了药丸,往脸上抹,看来这药丸有什么美容效果的,看来女人的爱美是无处不在的。

  抹完了,我妈就出去了!我才明白为什么我妈从不打香水了,用药丸抹了脸上,肯定是让自己变得美丽年轻起来。

  这还真的就女人爱美无药可救了!

  虽然我不知道我妈今晚这次是不是故意给我看的,还是怎么,但是我知道,我妈肯定跟棺材里的那人有一定的联系!

  我虽然不相信我妈就是棺材里面的那个人,我听说过我妈是蛊界的,但是我还是不相信,我妈会很凶狠!一个人怎么说都是有恻隐之心的。能作为我妈,我想,她肯定也不会害我的。毕竟我是从她身上下来的。

  如果我妈是蛊师的话,时间会给我答案的,我觉得崇王跟我说的,有些应该是骗我的,虽然蛊术很深奥,我猜不透,我也不知道真假。

  从停车场出来的第二天,我去了崇王家里,我请崇王吃饭,算是报答他帮我了,崇王一看我也高兴,一个劲的喝酒。

  这酒后说真话。

  崇王一看我说,你想知道你的龙虾为什么会是生的吗?今天你去看看。我一听感到奇怪,崇王一点得意。

  难道是龙虾出了问题?龙虾是我妈给我买的啊!难道我妈给我的龙虾有蛊?

  我妈怎么可能要害我了!不过我还是对着崇王说:“崇王,这龙虾都是我妈早上的时候从菜市场给我买来的。我妈不可能要害我吧!”

  崇王一看我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你妈怎么就不可能害你?”

  我一看说,因为她是我妈,我是她儿子。

  崇王笑着说,的确,你妈你会相信她的,但是你如果不相信她,你就可能不是她亲生的。”

    我一听睁大瞳孔说:“你这说得不就是废话啊,我妈会害我吗?那你还叫我去查下龙虾。”

  崇王喝了一口酒说:“你妈要是害你,你觉你能够现在活下来吗?”

  说完崇王打了一下我,然后继续跟我聊天。然后就说,你不相信我,就算了,我跟你说,你不相信就算了!

  我一听那语气,我腿软了。崇王的这语气,难道是说,我妈不是人?

  崇王一看我,崇王说:“那个女人是你妈,不可能害你的,你相信我是说谎吧,你信不信随便,不过你的初心太值钱了!”

  我一脸的不爽说:“崇王,你这么说,就见怪了,你救过我,我肯定是会觉得你的话是可以推敲的。

  崇王是在我最无奈的时候出现的,然后我就觉得崇王是我可以信任的。

  然后带着我去看刘莉莉的家的鸡鸭圈里。

  但是为什么崇王每次都会这么及时,我对崇王的信任感怎么越来越多了?难道他真的是阴界的高手?虽然他只承认过他是阴界的。

  我跟崇王说了一些话,我们就回去去了,但我回到家里,我一想,这几天我没去夜宵摊子,我去看看,我摆摊子。

  我一看提着一斤龙虾,想想应该没啥人吃了,旁边的那老板死了之后就没来过,换了一个中年女人。

  我摆摊回去的时候,那中年女人看着我说:“小子,你新来的吗?我看你脸色不好,你病了啊!”

  我说没有。然后说,你怎么一个人摆夜宵摊子啊。中年妇女一看我说:“没有,我这在家里也是闲着,就过来钻点外快啊,对了,我以后还要你好好照顾下啊。”

  我点了点头说:“我也没有开多久的,生意也不怎么好。”

  中年妇女一看我说道:“怎么可能,我白天看你的摊位生意很火爆啊!”

  我呆了一下,感觉到奇怪。但是现在也不是想那个白天的事情的时候。中年妇女对着我说:“你白天晚上都搞肯定赚了不少钱吧。”

  我尴尬的笑着,然后问道:“你白天也在这里?”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说来这看看,我以为夜宵摊子上面只有晚上了,哪里知道白天也有摆的。

  我就纳闷了,我那天也是看到自己另一个自己,现在这个人也看到了?我来没缓过神来。

  中年妇女就说:“怎么样,你怎么也搞口味虾啊,我不想搞这个,搞口味吓的太多了!”

  我笑了笑,看着我自己的龙虾。中年妇女一看笑着说:“你看我,我炒贝壳,我搞的是夜啤!”

  我一看,那袋子里面全部都是贝壳,当我想过去拿着看看那贝壳的时候,我把手收了回来,这样拿着似乎不是很好。

  这中年妇女还真的有点头脑,但是我感觉贝壳有点臭,我心里一想难道贝壳是隔夜的?

  但是这刚开张不久,应该不会是隔夜贝壳吧,不然客人怎么吃。

  中年妇女一看我想拿要放下的贝壳说:“没洗,等客人来了,我就洗干净的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