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看崇王也没说什么,毕竟我知道这东西是不需要我去说的。

  “那十二脚蜈蚣看来真的是有高人才会有这样的方法了!”崇王对着我说道,我点了点头,也不在说什么了。

  不过这种蜈蚣的培养的一种方法就是用死人的尸体,让蜈蚣成为尸体的左右臂膀!

  我暗暗的想这十二脚蜈蚣真的有点吊,不过如果真的让二六蜈术练成了,将会是三界的祸害!

  我也想起,也有养的布谷,总是给猪肉给它吃,加上崇王从大拇指里面用镊子夹出的蛆虫。

  说明这个蛆是粘肉的,所以才会用镊子去夹。不过如果蛆只是看着害怕而已,关于有没有像蜈蚣那样有没有毒之类的,我想是没有的。

  我看了看崇王,又想起了棺材里面的那个人像我妈的那个人,也是在心里轻叹了一口气。

  从摆摊的第一天起,我就彻底的被这样远离都市的东西纠缠着,我感觉自己就像以前看过的西游记后记里面的孙悟空,就是那一颗无骨舍利子。

  不过我强的一点是,我居然能在刘莉莉家里这么顺利?如果不是故意的话,那刘莉莉家就是一群猪!

  幸好爷爷和崇王对于这方面比较懂,特别是崇王,虽然我很讨厌他这种做事的态度,但是毕竟那天将蛊虎灭掉,崇王算是十分钟一百刀的ADC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在看崇王,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如果真的是像我猜的那样,崇王是附身在别人身上的话,也是要我的初心,那么为什么还要这么的帮我?

  还有为什么我一说刘莉莉家的鸡鸭圈,他就那么的肯定说这个?还有他真的不知道棺材里面的是谁?还是故意这样的?

  想着眼前的崇王。一股怀疑涌上心头,曾经是爷爷还是崇王说过,不要信任何人!

  我看着崇王,一看过去,在路灯下面,崇王居然没有影子!有身体都没有影子!

  看着这个情况,我也不敢问崇王,我知道人心难猜测,更何况崇王可能是鬼心了!有可能在下一秒,就会杀死自己!

  但是虽然看着棺材里面的那个人,我感觉害怕,不过我只是害怕,我感觉不会害我的。

  )k最-U新章M(节p上酷匠t网

  我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在感受自然给我的分辨力,几乎是无法感受到的。

  到了家里,崇王回到了自己家里,李奶奶下葬后,他就跟着我走。我想起棺材里面的那个像自己妈的女人,有点心慌!

  严肃的说,我算是在猜测,可能我妈跟刘莉莉家里有一点关系,或者说是联系。

  不过我觉得刘莉莉,如果真的是被人控制了,一定是棺材里面的那个人!

  但是那个人到底谁?不可能是我妈!不可能!

               果不其然,展开小纸条一看,我不由得浑身一震!

  不过我回到家看到我房子里的布谷,布谷在我的被子上把棉絮啄了出来。我一看赶紧去捉住它说:“你想死是不?居然这样对我的被子?”

  说完我把被子上的棉絮拍了拍,不过被子上被布谷啄出了几个字体模样的汉字!

  “生三界之外,死三界之内,死三界之地!”

  我一看,有股力量对着我冲来,难道我是在我要找这么一个人?出生在三界之外!却死在三界之中,埋在三界的地里!

  那么这么一个一个是谁?难是崇王?还是爷爷?还是我自己?

  看着布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布谷会啄出这么一行字,我从来没有见过布谷哭过之后,没有死人!

  除了李奶奶是布谷哭之前死的,之后小区没有死过人,难道布谷是赋予我的?

  在现代都市真的有崇王说的三界?

  我想不明白,更加的不知道,为什么布谷会无缘无故的那天在我家。一般布谷是给人带来灾难的!布谷是不是是说自己?

  布谷的到来真的是是想让我继承也有的衣钵?我开始乱想了。我想起了爷爷曾经说过,你必须要继续摆摊子,如果不摆的话,有些东西就会乱!“我想爷爷曾经这样说也是为了救我!但是现在这事情越来越严重了,爷爷正在养伤的阶段。

  想到这里,我赶紧的站起来,然后看了看布谷。棺材里的那个人,似乎没有醒来过,难道她知道我要去找她?所以这么简单的就被崇王把阵法给破了。

  还有崇王说的二六蜈术那么厉害,他怎么就能这么简单的破解掉?越是难的东西,破解的东西越多!难道崇王跟棺材里的那个人有什么关系?

  我一想到崇王的这个关系,我就觉得不是,虽然崇王如果跟棺材里的那个人有关系,我不排除,但是如果说是要来杀我,要我初心的话。

  那么他早就要了我的。那么,布谷说出这些东西,我该怎么办?后面到底是不是棺材里的那个像我妈的那个人搞得鬼?

  我一想自己这段时间的事情,我啥也没干啊,就是为了弄清楚,还有弄清楚这心里的力量总是莫名其妙的给我鼓舞。

  崇王说刘莉莉不是人,也不是鬼,更加处于三界之中,但是却也是三界之外!难道布谷说的是刘莉莉?

  我也不这知道,我觉得我先从停车场去看看,那里我妈去过,棺材里面的那个人像我妈!

  次日,我去了小区的停车场。不过我是趁着保卫他们吃饭去的,不过我去停车场的时候,也有一个人去的。我一看此人我不认识,但是看着很年轻,从他的形态来看的话应该是一个偷车的。一看我来了赶紧的走了过来说:“怎么了?兄弟?保卫没拦住你啊!”

  我一看他啥也没说,然后他就一直跟着我。我一看说,你干嘛?那小子笑着说,刚才没看到我在搞东西吧。

  我一听笑着说,看到了啊,对了你一直在这停车场偷这东西?

  那小偷一看我,有点无奈的说:“我也不偷车,我就偷车里面的一些司机忘记拿的东西而已了。”

  我点了点,那小子居然反问我,你也是干这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