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赶紧的回去,但崇王已经不在了,崇王哪里去了?我看了看眼前的水杯,此时的水杯居然没有水了,我才走出去一分钟不到,难道崇王倒了?但是也不可能啊!怎么可能倒了?周围也没有水痕迹。

  不过这水杯里面的蛆虫,也不动了,我一看,此时的蛆虫六只分别在两侧,中间像一个身体,十二只蛆虫更加的像脚一样的。

  我看了看这样子,让我想起了以前跟爷爷在刘莉莉家门口看见刘莉莉嘴里的那个,因为这水杯里面的居然是一个蜈蚣!虽然说蜈蚣被成为百足虫,但是此时里面的十二脚蜈蚣让我屏住了呼吸。

  都知道,蜈蚣是有毒的,就是算身体两段,也可以存活下来。

  从崇王的大拇指脚里出来的这十二只蛆虫,变成了一个蜈蚣模样要在说明说明?

  难道说,那鸡鸭圈里面的棺材里是一只蜈蚣王?难道他触动了蜈蚣王的忌讳?

  我想起崇王的样子,难道他身体里面就有蜈蚣?不然鸡啄一口,怎么会有十二条蜈蚣出来!

  如果是崇王身体里面出来的,也没有必要用鸡去啄这么大的一个伤口。我脑袋里面很乱。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去找爷爷?说不定爷爷的伤还没好,以前的那只布谷,让爷爷少了半个灵魂。现在又受伤,想好,肯定很长时间。

  我正看的的时候,崇王拍了我一下肩膀说:“刘莉莉家,可能有些东西,不是你我能搞定的,所以不要去探索了!”

  我一听就问崇王,到底是怎么了?这蛆虫到底是鸡里面的还是你自己身体里面的。

  崇王一看说,不是鸡,也不是我身体里面的,是刘莉莉的。刘莉莉就睡在棺材里,那鸡鸭圈,你别去了,我在靠近棺材的时候感觉不到气息,我不知道刘莉莉是什么!

  我一听!不敢相信,怎么会!刘莉莉如果不是人,最多就是鬼了,还不知道是什么。

  崇王也没有说,就出去了,过了一会看我没走说:“我跟你明说吧,刘莉莉是神一样的,或者你说的主事都可能是她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个女的怎么可能!

  我看着崇王,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一想确实第一次见到刘莉莉在她家,是两只蛤蟆跟嘴里都是蜈蚣的。

  我一想到这里,我就感觉我刘莉莉或许真的不是人,也不是鬼!到底我一直站在崇王家里,站了一晚上。

  崇王看了看,也没说什么。我一直在想如果真的像崇王说的,那棺材里面躺的是刘莉莉,那为什么要这样?

  刘莉莉如果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难道就是因为想报复高中我曾拒绝过她?我越想越得烦躁,这就是命!造化弄人!

  如果这一切都是刘莉莉计谋的,那么就是为了简单的想要报复我!那我愿意,请不要连累他人!

  崇王一看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也有可能是刘莉莉死了,但是最后一口气还在,所以让她充满了仇恨。

  而鬼在只会记住死去的时候的事情,而这口气就是让使你要死的力量!

  我一听说:“崇王,我不管,你这么厉害会怕这么一个人吗?我已经想死了!如果刘莉莉要我的命,拿去,但是请放过我爸妈!”

  “她不是人,也不是鬼,她可能处于两道之间!要不知道从哪里学习到了蛊术,她是在三道之间!我没办法她能活下来,全是死前的一口气,但是就是因为救他的人,给这口气赋予了她死去的身体。所有她处于阴蛊道三家之间!”

  我点了点头,崇王说,你昨晚站在这里,已经睡着了,但是你是不是感觉到自己根本没睡?

  我点了点头,确实我感觉我昨晚没睡,但崇王说,你已经睡了。

  “你小子如果现在爱刘莉莉的话,请赶紧的忘掉,你说,她就是为了死前你拒绝她,她用最后一口气将你折磨到现在,而你因为愧疚等原因爱上,我看你只是表面心动。”

  “那你帮我!崇王!““我会帮你,就是因为你身上有一种初心,或许刘莉莉正是想要你的初心,来做一次人,”崇王说道。

  我沉默,也不想说胡啊,我一想到那棺材里是刘莉莉就脑袋大了,但是还是想自己去看看是不是刘莉莉。

  为什么我们两个人进去,只有崇王被鸡啄了?难道崇王也是刘莉莉的?他们都是为了得到我的初心拯救刘莉莉?

  k#酷N匠}网正}版首y发nr

  不可能!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不可能,我爷爷,我爸妈不可能失去我,拯救别人吧!

  我看了看崇王,崇王看了看水杯,说你看看这一夜发生了什么!我看了看水杯里面,蛆虫臭得很,已经开始腐烂了,我要看了看崇王的大拇指。

  根本就没有伤口!难道崇王会自己疗伤?但是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好这么快?

  如果崇王不是刘莉莉的人,那么一定是刘莉莉在搞鬼!难道我一直看的刘莉莉是装的?然后让我感觉刘莉莉可怜,让我觉得心里愧疚?

  但是我跟刘莉莉妈聊天的时候,刘莉莉却像一个小孩子,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要被人骗了?难道这是连环套?

  崇王一看我,然后有点可怜的眼神没有说什么,但是我怎么感觉崇王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的,那时候爷爷受伤了。

  还有如果棺材里面是刘莉莉,为什么会让鸡啄崇王!她的目标不是我的初心吗?

  “你是不是阴界的?”我问了一声崇王。

  崇王一看我,有点无奈的说:“我算是阴界的人”

  “到底是还不是?别算是阴界的人!”

  崇王说,我是阴界的人,在阴界没有刘莉莉的花名册,她不是人阴界的。所以我说她处于三界之间!

  我现在一看崇王,我想我爷爷了,至少我知道我爷爷是学道的,而崇王我到才知道是阴界的,甚至还不能确定他说的话。

  崇王说,从水杯里面一看,我们的敌人,然后要看了看我说,我不一定说是刘莉莉,可能在练习二六蜈术。

  我一听二六蜈术?我怎么都没听说,就感觉这名字都感觉到逗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